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金矿老板的廉政梦

2018-06-30 15:2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说起来都是因缘。要是当年灵宝吴家的妇人没有丧子厌世,动了出家之念,在华山玉泉院偶遇一僧人,言其红尘未了,香火未断,劝其归家,念佛行善,43岁诞下幺娃儿,也不会有后面的故事了。

1961年出生的幺娃儿,取名“脏怪”,图善养。吴家在村里单门独姓,男人忍气吞声,连生产队长的职都谋不上,只求自力更生,打点好家里所有活计,木工瓦匠庄稼,没人肯帮你。倒是别人陷难时,你拿出自家齐全的十八般武艺帮衬,或能得偿善待,抵消些冷眼。

脏怪想改变,却在高中念完后被母亲生生留在家里——“四姊出嫁,我年岁已高,你念过大学回来,还见得到娘吗?”

“你认命了吧。”老妇人说。她和丈夫养猪饲牛,盖房树,给脏怪说了个媳妇,待见传承。

儿子偏不接受“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安排。他看书习武,汲取项羽和雪芹的教训,“懂得文武兼备”,做生意,也搞诗会,“心大”。他自诋以慰母:“你有个老实孩子多好,跟你割草、养猪。我是个败家子。”

灵宝蕴金,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淘金之人。脏怪去矿上做事,渐得赏识,从帮人打理到自己承包下几眼坑口,扛着命博出人头地。

作为时代幸运儿,脏怪扛出了头,他的大名“吴启民”作为开掘矿产新晋贵贾中一员开始被乡人传说。暴富后买下“三门峡的一辆车”。110多万的林肯加长,平日也只能放在车库里,“太惹眼”,“但要不买,好像伤口无法愈合一样。”

贫穷是他的伤口,不仅在于乡邻的眼光,还在于面对地方官员的姿态。

“没钱时候,你想贷款,背着苹果,蹲在官员门口,买两条鱼,可怜地敲门,给人送去,那无奈,好像(社会风气)逼着你那么做。”吴启民说,“没钱你有什么人格可言?现在生活过得去了,再不愿弯腰,再不愿受凌辱,要找回我的自尊。”

对官员,他的感情原始强烈。

自幼被宠惯,几岁了还叼着母亲的乳头吮吸。母亲乳房下方有个一搾多长的伤疤,线脚缝得像蜈蚣。脏怪害怕,怯怯去摸,母亲打掉他的手,泪滴在他脸上。长大一些,他问母亲:那伤口是做过啥手术?

吴启民出生前,父亲给人打窑洞时因塌方砸断了腿,乡人送其去白马寺治疗。家里没钱,借遍亲友,光所有,走投无路,母亲向县民政部门求助,步行奔波,各手续总算凑齐,办事官员数落“你们家真是麻烦无赖”,没给办。第二日,母亲安顿好孩子,揣着剃头刀再到县里,“我要是有一点办法都不会来找你,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人没无缘无故的(爱恨)。从此我对耍官威的恨之入骨。”52岁的孝子吴启民说到这里,哭起来。

1999年,母亲去世,已是当地政协委员的富贾吴启民决定捐资重修宝轮寺,为信佛的母亲还愿积德。宗教建筑审批迟迟未下,吴启民意外受到市委书记宴请。

由于水电站修建前预估水位偏差,三门峡古城拆成废墟后没有按计划没于水下,反而成了这座欣欣向荣城市的一道伤疤。在新建的五星级酒店近前,钟鼓楼的乱石堆让当地官员在某次副部长级领导视察时颜面尽失。

书记给吴启民做工作:“当地曾有召公祠和钟鼓楼,你若把此重修起来,是为三门峡做好事,你是政协委员,境界要更高。西周名臣召公救苦救难,棠梨树下办公,为民不扰民,功德千年传,召公也是菩萨,也是佛,先民们一代代给他建祠堂,现你再建,跟建佛院一样,能了你母亲的心愿。”

吴启民想着企业,领导的摊派不敢不接。而且“领导做工作做得比较动情,也是点拨心灯吧”。

书记推荐他读当地学者杨书忠所作叙事诗《甘棠遗爱》,吴启明流泪看完,“那我建吧。”

领导给甘棠苑的建议预算是600万,一期工程吴启民花了1200万。被抓差来花自己的钱,花得如此投入,把书记都感动了。吴的心态也从无奈到喜欢,再到寄情。

做企业时遇到不顺心,他跑到园子里跟召公倾诉。有作为民营企业家的辛劳,也有为政府一拍脑袋的错误决策埋单的委屈。有些领导指令他接待朋友,他赔笑应承,坐下来给人家讲召公文化:“你从福建来?我很崇敬你们福建的林则徐。他有诗云:‘茹茶心事苦,愧尔颂甘棠。’”是有一点,“权钱交易的我不做。”

“我骨子里恨那些坏人。你给我办那些(行政事务),是你应该的嘛。我有一股劲儿,活不明白。你给领导送个礼多好嘛。遇到那无奈我回来甘棠苑里边,宁愿把钱给召公塑个像、盖个庙、栽棵棠梨树,花个几百几千块钱,那我愿意。”

现在的甘棠苑,已成为三门峡一处景点,门票20元,平日游客寥寥,运行开支除却门票收入,吴启民都从家里拿。两年前他把企业转给别人打理,自己一心研究召公。告别时,他说要去开一口储量更高的金矿,对方问:可否共同开发?吴交代原委后,对方说:你个傻子。

一期建成后,甘棠苑门口挂一副对联:“倡廉风年年珠圆玉润:顺民意时时月朗气清。”市纪委过来一看,这是现成的廉政教育基地呀。经过申报和挂牌,甘棠苑成为省市两级廉政教育基地。

上一任三门峡市委书记,在七一建党日这天,带着四大班子,在甘棠苑里挂起党旗,曰“甘棠红旗”,在此“重温入党誓词”。

“简单说,你在党旗下入党,你要对组织负责。你在这个地方(甘棠树下),要对良心、对老祖宗负责。”按照吴启民想法,如果将来有可能扩建,他想号召各地官员都来树,一人一棵,“你栽了甘棠树,你的良心留在这个地方了。如果将来你犯错误了,在树上(做标示)。这是传世的东西,甘棠树要活千年万年。谁敢?谁愿意?”

吴启民敬畏因果报应,也希望树能够下正义的子。

可外人不这么看。一日,他在园子里转,听到一位游客大姐说:这是灵宝的一个老财主,挖金子有钱了,园子修得这么大,比刘文彩厉害得多。你看这家伙,官商勾结,政府给他这么多地,不要钱。将来打地主分田地,都要给他分了的。

游客的话刺痛了吴启民。他邀请那位大姐一起吃饭,看看老财的生活。他穿着线扣的布褂子,满口飞速纯正的灵宝话,眉梢一颗大痣,显不出富贵。吃的是鸡蛋面汤、涮菜、炒辣椒、腊肉、豆瓣酱馍。园子里的客房,角落的墙体起皮。

有人以朋友身份找上门来,声称帮助吴启民“搞经营”,免得辜负这么一块儿风景好、能够名正言顺聚拢官员的宝地。吴启民觉得这会把风气带歪,撵走了那位“朋友”。

其实官员们并不一定喜欢这园子。吴启民的一位官员朋友,许是看透了世事,提拔无望,“能花(的钱)花,能报(销)的报(销)。”他评价吴鼓吹廉政的行为是:“你一个老百姓,瞎逞能呢。”他也承认,像他这样放松对自我要求的“人来到(甘棠苑)里面,不是很自在”。

园子中心的召公塑像高耸,石块的接缝处随着年久,也愈清晰。召公像旁,有石雕虎与龙,意取“猛兽参禅悟道,况其人乎?”吴启民把这个意思讲给园中工作的年轻人,以便他们给参观者讲解。年轻人不懂变通,对普通游客和前来受教育的官员都讲着同一套说辞:“连青龙白虎都知道参禅悟道了,贪官来到这里,难道不会受到启发吗?难道没有良知吗?”老百姓听了拍手称快。陪同官员参观的吴启民却看到领导们的表情“尴尬得没法讲”,心里暗叫:“我的妈呀,这不是给我惹祸吗……”

树、花、像、堂、廉政教育展厅,20亩大的园子里挤得满当当,但吴启民对园子的投资还没有结束,他还要建书院、办课堂,传授召公文化——不是“敬天保民”的清官文化,而是“敬德保民”的民本思想。

吴启民陶醉于出门讲学,回到家里后,与他白手起家、即使最穷时也没埋怨过他的妻子,不冷不热地丢出一句:哎唷,你搞传销回来啦。进而总结道:“你做这个,对谁都没好处,是你要做一个梦。”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