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为毛主席制茶

2018-06-27 16:4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这是骗人的吧。”

当北京的茶叶经销商蔡锦儿告诉勐海陈升茶叶有限公司经理陈少燕有人委托他们为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做一款纪念茶时,她如此反应。

她甚至劝告蔡锦儿,“做点小生意好了,别打毛主席的主意。”

后来,陈少燕与“李讷奶奶”见了面,此事才最终被确定下来。

勐海陈升茶叶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升河说,“毛主席的思想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把这个茶做起来的。”

李讷和王景清夫妇出席“纪念敬爱的父亲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敬制茶交接仪式

“别打毛主席的主意”

2013年,6月的北京已酷热。蔡锦儿在自己的茶叶店里饮茶,一对夫妇走了进来。蔡锦儿起身迎接,热情地为她们介绍各茶叶。

这对夫妇听着介绍,饮着茶,频频点头,偶尔插话。这样,他们在蔡锦儿的店里坐了约莫半天。

临走前,这对夫妇向蔡锦儿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女的叫阎文戎,是毛泽东之女李讷的朋友,他们此次是受李讷委托,找一家品质好的茶厂,为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做一款纪念茶。

阎文戎告诉蔡锦儿,在走进他的店时,她和丈夫已经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逛了很多茶叶店。最终让阎文戎决定走进这家茶叶店的是一款摆在台的茶——毛铁饼。“看到毛字感觉很亲切。”

这款茶的生产起源于一个韩国经销商。大约4年前,一位非常崇拜毛泽东的韩国经销商在跟陈升河聊天时,提到希望陈升茶厂能做一款“用毛泽东思想,用铁的品质”为主题的铁饼茶。当时,陈升河以“很难找到原料”为由拒绝了。

2012年,韩国经销商和一位广东朋友坐在陈升河的办公室里,旧事重提。陈升河最终接受了他们的建议。他决定做一款“让老百姓喝得起的茶,便宜又有品质的保证”。这样的理念有点类似于毛泽东在1939年提出的“为人民服务”。

也是这一点最终打动了李讷。“跟毛主席一样,对群众有感情。”日后,李讷见到陈升河时,这样跟他说。

铁饼茶早期是以一应急品出现的,虽然茶的价格很便宜,但品质却很难得到保证。陈升河决定颠覆这一传统。因此,为了体现茶的品质,他们在铁饼前加了个“毛”字,以示“‘用毛泽东思想,服务老百姓’的决心”。毛铁饼熟茶推出之时,陈升茶厂把价格定在了460元一饼。上,一般的铁饼茶价格在100元左右。

最后,阎文戎问蔡锦儿,愿不愿意接受李讷的委托做一款纪念茶。蔡锦儿不相信,心里想,“怎么有这么好的事情。”嘴里却回道,“这个得回去跟大老板商量。”转身,蔡锦儿觉得这是“骗人的”,根本没当回事。

3天后,阎文戎又来了。进门指定要泡毛铁饼喝,并让蔡锦儿介绍陈升茶厂的故事。蔡锦儿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告诉她,“陈升茶厂的领导过几天要来北京,到时候你们直接见面接洽。”

陈少燕到北京后,蔡锦儿也没敢说,“怕唐突。”只到陈少燕临离开前,才试探性地把阎文戎的话告诉她。

陈少燕心里也没底,只是劝蔡锦儿“做点小生意好了,别打毛主席的主意”。但她希望,不管接不接这笔生意,还是跟阎文戎夫妇见一面,“吃个饭,聊聊天,生意不成还是朋友。”

饭桌上,阎文戎说,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时,用茶做一批纪念品,是她给李讷提的建议,李讷同意后,便委托她来负责联系厂家。她还向陈少燕出示了李讷的委托书。

“知道你们怕,认为我们是骗子,这样,你们再呆一天,明天约个时间,去跟李讷见一面。”见陈少燕实在提不起兴趣,阎文戎干脆把她心里的猜疑捅破了。

“见一下好,见一下,事情能确定。”

第二天,陈少燕见到了李讷。

勐海陈升茶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升河

“去哪里找这么有心的人”

陈少燕回到勐海后,跟陈升河说了在北京和李讷见面的情况。陈升河当时觉得,“茶可以做,这是儿女的一份孝心,但不能拿去买。”

陈升河决定做这批茶的很大一个原因是他自己对毛泽东的感情。“从小听着毛主席的故事长大的,非常地崇拜,对于一个国家的领袖,我们也应该尽一份力,表示对毛主席的敬仰。”陈升河说,1976年,毛泽东在北京逝世,时年20岁出头的陈升河流下了眼泪,和他的父辈们一样,他觉得“没有了毛主席,这个国家完了”。

“他们那边我了解了,现在也需要他们了解我们。”陈升河让陈少燕跟阎文戎联系,“约个时间,邀请她们来厂里参观考察。”

半个月后,阎文戎夫妇到了陈升茶厂。8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讨论如何生产这批茶。他们在说到用什么茶时发生了分岐。

陈升河认为应该做出陈升茶厂的品质,以生茶生产。但阎文戎夫妇觉得,李讷只喜欢喝熟茶,应该考虑她的感受。生茶与熟茶是普洱茶的分类,鲜采的茶叶,经杀青、揉捻、干燥之后,成为普洱毛青。毛青韵味浓峻、锐烈而欠章理。毛茶制作后,因其后续工序的不同分为生茶和熟茶。

最后,他们形成统一意见:一生一熟两饼茶为一套,每饼茶各600克,加起来1200克。“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年,我们的茶叶做了1200克,1200克纪念120周年。”陈升河说,还决定只做1200套。

阎文戎向陈升河提议,1200套纪念茶,一部分算陈升茶厂赠送,一部分他们按成本价购买,然后留下一部分由陈升茶厂拿到上。

陈升河拒绝了,“我们也不指望用这个茶赚钱,肯定不走。”经销商蔡锦儿对大老板的这个想法很是想不通,他觉得这个茶如果放到上,一定会很火爆。

但陈升河坚持了自己的意见,并提出免费把这批茶送给李讷,条件只有一个,1200套纪念茶双方各一半。陈少燕说,制作这批茶,陈升茶厂花了两百多万。“光外包装盒花了几十万。”

陈升河事后想想不对,又加了一个条件,“要李讷给我们直接的委托书。”

陈升河的助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光这对夫妇知道不行,得让李讷夫妇知道才行,不能把产品拿回去了,他们还不知道我们茶厂在哪。”

阎文戎回京前,陈少燕希望她向李讷转达陈升茶厂的邀请,“来茶厂实地考察一下,帮忙把关品质。”

没多久,李讷和丈夫王景清坐上了北京飞昆明的航班。谁知李讷刚到昆明,接电话,“说家中有急事,又回去了。”考察茶厂一事,交给了王景清。

王景清在陈升茶厂走完一圈后,对陈升河说,“将来交给你们做的这款茶,品质我们非常放心,不会有问题。”并给陈升茶厂题了4幅字。

事后,陈升茶厂把其中一幅裱在了公司进门靠左侧的墙上。上书:办厂有方茶更精,为民服务人品高。在题完这幅字后,王景清说,“我用两句话,总结了一个厂,一个人。”茶厂是陈升茶厂,人是毛泽东。

王景清走后,陈升河心里还是没底,“毕竟她(李讷)才是毛泽东的女儿,做决定的只有她。”

尽管如此,陈升河还是开始着手纪念茶外包装盒的设计。

在外包装盒的正面,陈升河用了毛泽东头像。他觉得,毛泽东是伟人,头像应该用黄色烫金。

打开外包装盒,里面是一首毛泽东的词——《沁园春·雪》。1936年2月,毛泽东在山西省石楼县写下这首词。1945年10月,毛泽东远赴重庆谈判,将词作抄录给诗人柳亚子,随后刊登在重庆各大报纸,广为流传。

陈升河带着完成不久的包装盒设计初稿去北京见了李讷。陈少燕说,李讷见后,笑了,说“去哪里找你们这么有心的人”。

李讷没有对外包装盒设计作任何改动,只希望把“纪念敬爱的父亲毛泽东诞辰120周年”这句话放在黄色烫金头像下面,并附上她和王景清的亲笔签名。

后来,陈升河怕纪念茶制作完成后,被当作商品在上流通,又意在外包装盒上加了两个字:敬制。

“料的霸气跟伟人气质吻合”

陈升河回勐海后,开始考虑如何去选择制作生茶的毛料。最后,他决定用布朗山的古树茶。“有一点霸气,有一点底蕴,跟伟人的气质吻合。”

在制作初始,陈升河对茶的品质有严格要求。“这是个伟人,是老板很尊敬的一个伟人,要对他彻底负责,要对得起毛主席,最后不知道这些茶送到谁的手上,但多年以后,最终还是要喝的。”陈少燕说,如果茶不行,代表毛主席不行,代表茶厂对毛主席不敬,这可不行。

毛泽东生前十分关心茶叶生产。早在50年代,毛泽东主持制定了《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茶叶生产才正式列入党和各级政府领导农业生产的重要议事日程。早在1955年,勐海人给毛泽东献过普洱茶。当年,哈尼族小伙子确康和另外18人被选中进京参加国庆阅兵,他意带了两包采自南糯山的菜叶。在把茶叶交给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时,他说,“一定要让毛主席尝一尝。”但毛泽东最终有没有喝这些茶,也无人知晓。

历经近两个月的生产,1200套纪念茶全部完成。陈少燕告诉阎文戎,“希望李讷到场,有一个正式的交接仪式。”

2013年11月4日,李讷和丈夫王景清以及阎文戎夫妇一起到达昆明。此前不久,陈升茶厂通知了西双版纳州、勐海县两级人民政府。“他们很惊讶,怎么这个事情都圆满完成了,才告诉他们。”陈少燕说。

次日,交接仪式在陈升茶厂举行。本准备在三楼会议室举行的交接仪式,由于李讷的腿脚不方便,不得不临时改在一楼大厅举行。当天,州、县两级人民政府的3位领导参加了交接仪式。

为了表达对陈升河的感谢,李讷当面充诺,陈升茶厂每年都可以“用毛主席纪念茶的名义”制作一批茶,放到上自由。

陈升河拒绝了,他觉得作为一个国家的前领导人,把他用在商业上,这是对他的不尊重。“此茶不仅注入了李讷女士对父亲的缅怀之情,更有陈升茶业对毛泽东同志深深的敬意。”陈少燕说。

一如参与交接仪式的勐海县何青元副县长所说,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不仅是李讷一家人的心愿,更是全国人民的心愿,李讷女士选择陈升茶做敬制茶是陈升公司的荣幸,是勐海县的荣幸,是普洱茶的荣幸。

后来,一些部门打电话到陈升茶厂,表达了希望要一些纪念茶的愿望。除此之外,陈升茶厂还接到了全国各地消费者打来的电话。“他们打电话过来要茶,说多贵都可以,还问有什么渠道可以拿到这个茶。”陈少燕说。在一番询问之后,消费者遗憾挂电话前,均向陈升茶厂表达了敬意。

这些消费者多数来自北京和湖南两地。湖南是毛泽东的家乡,北京则是他逝世的地方。

和王景清一样,李讷在离开之前,也为陈升茶厂留下了两个字的墨宝:和气。陈少燕说,李讷写这两个字是看到陈升河一家融和的氛围后有感而发。

听从李讷的建议,陈升河把这幅字裱在了餐厅的墙上。

“一抬头,能看见。”陈少燕说。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