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太格:大城市病的病因不是人口多而是城市规划不合理_媒体看80后_80后之窗
当前位置:80后首页>媒体看80后>正文

刘太格:大城市病的病因不是人口多而是城市规划不合理

2018-06-01 08:28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各位好!这里是中国网《中国访谈》。在2018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我们采访到了新加坡国家发展部宜居城市中心主席刘太格,他中国城市建设、未来城市发展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刘主席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知道,这些年来您一直在走访中国各地,所以想问一下您,您觉得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城市面貌发生了哪些具体的变化?

新加坡国家发展部宜居城市中心主席刘太格接受中国网记者专访。(杨佳 摄)

刘太格:中国城市肯定是改变非常快,建设量非常大,过去当然是在沿海地段做的比较多一些,不过现在已经延伸到内地去了。所以,在世界历史上来说,中国的城市建设量还有速度几乎是独一无二的。

一般政府做城市规划,三个字“多快好”,中国城市是多,也快,但不一定非常好。反过来,我讲一句不谦虚的话,新加坡政府做到这三个字“多快好”,而且这个“好”是人士公认的。

您觉得新加坡的成功经验可以给中国城市建设哪些成功的建议?

刘太格:我觉得新加坡的经验总结来说是现代化的、亚洲化的欧洲城市理论。我们的理论根源是欧洲的。欧洲理论不完全适合亚洲,因为亚洲是人多地少,而且开发的速度快。新加坡针对这个问题,做了许许多多的实际研究。而且过去欧洲的城市规模也比较小,现代的亚洲城市规模非常大,比如说北京或者上海,一个城市的人口相当于整个澳大利亚大陆的人口。所以,新加坡针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个现代化的、亚洲化的欧洲(城市规划)理论。这个理论说起来是新加坡提出的,不过这好的规划理论好像语言的文法,你如果把一语言的文法学会了,你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讲任何故事,我觉得新加坡这套理论在中国的任何大小城市都适用。

那么您觉得中国在城市化过程中如何保留中国自身的色呢?

刘太格:你们的市领导一般都很在意要把城市做的有色,我对这个问题也做过一些思考。

第一,要保护自然环境,山水湖河都要保护。不过在中国很多地方,为了争取开发用地,把丘陵铲平,把河道拉直,甚至填上,这破坏工作还是不少。所以,自然色必须用其最大的决心保留下来。这个工作我们在新加坡是做得相当不错的,不是十全十美,是相当不错。

第二,历史文化古迹。中国的沿海城市历史文化古迹被破坏的非常多,不过幸亏三、四线城市文化古迹保留得还不少。所以,我希望无论是沿海的大城市还是内地的城市,所有能够保留的古建筑都要保留下来。

而且我顺便说一下,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人因为当时经济相对落后,所以要拼命模仿西方建筑风格。其实外国人包括新加坡人来到中国,非常欣赏中国的老建筑,西方人也很欣赏,这保留绝对有价值,会提升中国人的民族尊严。

第三,是人口密度的色,大城市应该是密度高一点,中小城市要适当调低,而且处理方式不一样,大城市要高密度做得比较重大一点,中小城市做得比较(小一点)。现在有一句话在规划中几乎忘掉了,是“浪漫精致”。所以我在中国经常说,如果大城市相当于一个董事长的夫人,它是贵妇,穿的衣服比较豪华,那么小村落的这些设计应该像乡村姑娘的服饰。难道你说乡村姑娘的服饰不美吗?其实董事长的夫人看到乡村姑娘那天真活泼的衣服,她也很羡慕,不过她的身份不允许她这么做。你如果把乡村姑娘打扮成董事长夫人,完全是不伦不类。不过这现象在中国,很可惜,还是比较普遍。我希望这一点稍微多注意一下。

一年前,中国政府提出要建设“雄安新区”来探索新的城市建设模式。在雄安新区建设和规划过程中,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刘太格:首先,我觉得这个理念非常好。不过我们做城市规划,最关键的第一句话是新的城市要给多少人口。因为是希望通过雄安新区的规划解决北京的城市问题,其实也不仅仅是北京,应该说可以解决京津冀整个片区的问题。那么要解决这个问题,第一件事是说,雄安新区如果要适当地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多大人口?

北京现在是个经济大国的首都,将来的经济发展机会是非常巨大的。大城市有许多大城市病的问题,不在于人口多,是规划做得不够合理,是要把大城市的规划做得合理化。所以,有鉴于此,我经过思考,提出星座城市的规划。比如北京这个城市,不要把它当作一个城市。因为北京这个城市现在是什么问题呢?是一个人体承担五六个人的体重,把这五六个人的体重分摊给五六个人承担,每个人变成健美的人。所以这是一个城市族群,而不是单一的大城市。如果能够这么解决,其实城市再大也没有问题,是要把它做得合理化。所以,我很希望雄安新区不要为了大城市而把它压缩,应该非常客观地考虑:你们要解决京津冀的问题,需要多少人口来做规划?

除了您刚才提到的京津冀发展的问题,中国现在也在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您觉得这些大的城市集群的发展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好处?

刘太格:粤港澳这块经济发展是非常好的,肯定会吸引很多人口。我七十年代第一次去深圳,整个地方都是农田,只见到一栋建筑,是什么建筑呢?跨在农田上的一个木制厕所,没有排水系统的——而现在是千万人口。所以,我也希望粤港澳这一带也按照这星座的发展来做。其实粤港澳这块的人数是非常巨大的,我提出了另外一点,城市上面有星座城市,是有若干个城市,星座城市上面又再提出一个城市银河,是把粤港澳这一带,有的把它划分为城市,有的是月亮,有的是小星星,不过要很系统化地把它梳理出来。

我们知道,新加坡即将举行世界城市峰会,在您心目中,未来的宜居城市是什么样的?

刘太格:未来的宜居城市,当然说来话长了,不过若要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表达,以新加坡的经验,我觉得城市做得好有三件事:第一,要有正确的价值观。所谓正确的价值观是有人文学者的心,我们的政治领导和规划师在做规划的时候,不是把他主观的意见放在这个地方上,而是要了解市民需要的是什么。

第二,一个城市对我来说是一部巨大的生活的机器,所以,我们需要一个高度的、科学家的脑来研究这部机器里面有哪些零件,它们之间的比例是多少,每个零件的尺度大小。这个工作我不是谈理论的,我过去在新加坡政府,每个过程我都通过研究、通过咨询来做出来,所以这个是科学家的脑。

第三,因为一个城市是一件艺术品,也是一个文化作品,所以,第三点,我提出说要有艺术家的远见,通过艺术家的远见来跟土地“谈恋爱”。中国很多大城市对土地的破坏相当多,我看着很不忍心,所以我提出这么一句话——“要跟土地谈恋爱”。

如果把这三者结合好,我觉得这个城市,“好”这个字应该会做出来。

我想中国人民,政府官员和规划师要多了解新加坡的规划经验。我现在是新加坡宜居城市中心的主席,我们每两年举办一个世界城市峰会,今年在7月份十几号,这个峰会同时颁发李光耀世界城市奖,举办水资源研讨会、环境保护研讨会等等。最近两三届的会议,参会人士有2万多人。还有一个很重要,市长峰会也同时参与进去。所以我希望你们有这个兴趣,到我们那边去参加,也给我们一些支持和鼓励。

谢谢刘主席,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本期人员——责编/文字:韩琳;记者:杭舟;摄像/后期:刘凯;摄影:杨佳;主编:郑海滨)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