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译制片的“黄金时代”已经远去

2018-11-29 17:0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本帖最后由 donglin59 于 2016-12-26 08:03 编辑

文字可以让人从字里行间想象画面,而影像与声音的演绎,传达的却是浸润在真实情景的情绪。当影像模糊,文字褪色的时候,声音却具有一天然穿透人心的力量。当译制片的“黄金时代”已经远去,很多人感叹,能让人记住的“好声音”几乎已经无处寻觅。如果说寻找记忆里的“好声音”是一情怀, 那么在今天,“声音”还能做什么? “声音”又该如何突围?

“我凝视,凝视银幕上一‘副副’熟悉的画面……”“周导,是一幅幅,不是一‘副副’,一幅画的幅念第二声。”在新华路的领声录音棚里,正在进行的是“声音奇幻秀”的彩排,原上译厂“黄金一代”配音演员、77岁的配音艺术家刘广宁在为导演周可纠正咬字发音。提起配音艺术的舞台化呈现,也许要从2014年的“辉煌年代”与2015年“声音的味道”说起,两场业界顶级阵容的配音演出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时隔一年在美琪大戏院推出的元旦跨年演出“声音奇幻秀”,正是前两场舞台声音秀的延续。

配音艺术家刘广宁接受看看新闻Knews记者专访

作为“声音”演出的“三朝元老”,刘广宁坦言,正是从“辉煌年代”开始,配音演员才正式由幕后走向了台前。“我曾经也是习惯躲在录音棚里,但是‘辉煌年代’那时候许多老前辈依然坚持上台表演,是在他们那股子传承之下,我也鼓足勇气上了台。事实证明我的确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刘广宁曾为《魂断蓝桥》、《大篷车》、《望乡》、《苔丝》、《尼罗河上的惨案》等近300部译制片配音。她的嗓音优美甜润,别适合配少女型的角色,被誉为“幕后公主”。和走向台前的刘广宁一样,“永远的佐罗”童自荣会在演出中诵读一首饱含“乡愁”的《泥巴》。去年,童自荣在热映一时的动画电影《大圣归来》里,为妖王“混沌”配了一把音。“从代表作这个角度来说,《佐罗》是第一部,也是大家印象最深刻的。实际上,这个作品的配音不是令我最满意的,更成熟的作品应该是阿兰·德龙演的法国电影《黑郁金香》。”两位老艺术家一开腔,一下子把人拉回了译制片的黄金时代。

童自荣配音的《佐罗》

如今,译制片已经成为很多人的“集体回忆”。作为“内参片”的延续,译制片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备受关注,当时的中国观众正是从一大批优秀的译制片里第一次领略到“外国电影”的魅力,开启了对外部世界的想象。那些出色的配音演员也像台前的电影明星一样广受追捧,甚至电影中的人物一开口,观众能准确报出配音演员的名字。而当年在上译厂,刘广宁是收到观众来信最多的演员。刘广宁出身名门,祖父刘崇杰是民国时期外交界的风云人物,曾任中国驻德意志兼奥地利全权公使。上译厂老艺术家苏秀在《我的配音生涯》一书中回忆:刘广宁刚考进译制厂不久,大家知道她祖父很不一般。但是她不张扬,不挑剔,一点也没有官宦人家娇小姐的习气,只有一端庄气质。”

刘广宁参与配音的《尼罗河上的惨案》

回忆起当年的工作状态,“幕后公主”刘广宁依然记忆犹新。“那时候一部电影90分钟,要分章节,掰开揉碎,对人物的理解要做笔记,导演找来历史背景资料。90分钟一本戏,剪成二十几段,最短的一分钟不到,套上循环盘在放映机上放映,放完了循环回来。负责对口型的演员数字数的长短,根据开口、闭口、换气调整台词,语速节奏还要根据人物的征。经过初对,复对,翻译和口型演员一起对,到演员拿到剧本后再复对,自己再排练。到最后录的时候,不能看银幕上张嘴了再说话,而是感觉他要说了,开口,节奏要跟着角色走。最后配戏的时候,进棚已经是最后一步了,前面很多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配音的幕后工作非常琐碎。刘广宁回忆,“配音的时候,话筒员举着“钓鱼竿”,上面吊着话筒。下面站好几个演员,话筒员把剧本都圈好,该到谁说话的时候话筒伸到谁的近处。嗓门大的站靠后一点,个子矮的脚下垫个板子。做音效的也要一遍遍跟演员一起配,打架要在地板上跺脚,跳得膝盖都摔青了。翻译片是一个整体,都发挥得淋漓尽致效果才会好。”

如今译制片的黄金时代早已经远去,电影院里放的都是原版大片,观众习惯了听原声看字幕,中文译制人员也越来越少。四大译制片厂仍在,规模却不复从前,不仅无法像以往那样备齐各个语的翻译,甚至多数翻译人员都是兼职。有业内人士透露,一部影片不论投资多大、票房多高,在译制部分的预算都只有5万元左右,其中包括了翻译、配音、录制等各环节的费用。配音演员如非别著名,收入也不超过千元。而我国全年分账片、批片总量不超过100部,分摊到各大片厂,都不足以养活一个专职的班底。

“现在的配音的确不够考究,这里面有体制的原因,配音演员的待遇跟其他演员比起来低很多,又是幕后工作,自然难以坚守。”刘广宁说,很多年轻演员声音条件和艺术修养很不错,却难有用武之地。“前些年,我回到厂里配过一个广播剧,他们每天工作12小时,早9点到晚9点,规定几天完成得几天完成,都是快餐式的,翻译力量没有从前强,人物是怎么回事也没有时间去深刻了解。但是我觉得不能怪这些年轻人。”

出于影片保密、版权保护的原因,目前在院线上映的引进片译制工作,仍是由八一、上影、长影、中影等老牌译制片厂进行,为了适应各个年龄层、各知识背景的观众,院线片的台词需要通俗易懂,并且过于低俗的词汇不允许出现,每行字幕不能超过20个中文字。因此,在翻译《银河护卫队》这类美式俚语、文化典故很多的影片时,翻译会很受限制。不仅是中文配音版遇冷,中文字幕也常遭非议,老牌译制片厂被质疑,也不难理解了。

如今的配音艺术早已不再与译制片划上等号,要复兴“声音的力量”,仅仅靠贩“译制片”的怀旧情怀显然是不够的。在娱乐大工业的革命的背景下,配音艺术也开始以更为广泛的形式渗透于新生代的娱乐产品之中,如手游、网游、动漫、VR产品等二次元作品。年末演出的“声音奇幻秀”将以大篇幅展现诞生于译制片的配音艺术如何在二次元作品中重焕新生。导演周可透露,舞台将处理成一个“奇幻录音室”,观众将在这里听到各各样的声音:从1980年代的海外译制片穿越到2016年的原创二次元,从各式狂轰乱炸的广告大片里的百变之声,到夜夜伴你入眠的有声书里的温暖嗓音……“当你听着耳机单独坐在房间里,配音演员的声音会突然把你带到另一个世界,或者像走近一道门打开一扇窗,他们的声音会给你带来无穷的想象空间。我们的整场演出像是在声音的世界里经历一场‘奇幻’的旅程。通过舞台空间的变幻、多媒体设计与千变万化的声音相结合,让观众在不同的时穿梭。”

译制片配音式微的同时,民间配音团体和二次元声优却广受欢迎。近年互联网涌现出不少“声音版周星驰”,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被认为“神配音团队”胥渡吧的成员段富超,他被网友誉为内地版“周星星”。十几年前,风靡内地的周星驰电影,让很多观众记住了“星爷御用配音”石班瑜。石班瑜曾经包揽了周星驰90年代几乎所有电影的声音,如《整人专家》《逃学威龙》《情圣》……甚至连电影中一些前卫的流行语,也是石班瑜的二度创作。比如“I服了you”,台词本上写的是“我服了你啦”,石班瑜不自觉地冒了几个英文单词,被配音导演大为赞赏因而保留。石班瑜的配音台词甚至会反向输出到周星驰的电影中。而 “声音奇幻秀”正是石班瑜的国内剧场首秀,他将在现场与胥渡吧成员段富超过招。两人将搭档上台,表演一场以假乱真的“真假周星驰”模仿秀。

周星驰主演的《大话西游》,御用配音为石班瑜

有别与以往电影配音和朗诵,“声音奇幻秀”着重呈现配音演员的匠心,并融合阿卡贝拉、拟音秀、二次元游戏配音等元素,充分颠覆观众对声音的理解。上译厂“黄金一代”的刘广宁、曹雷、程晓桦将以独的声线,向观众讲述他们对配音的情感与理解。三位迈入古稀之年的配音艺术家,将与《大圣归来》中为小唐僧“江流儿”献声的林子杰搭档,来一段跨年龄的穿越对话;“永远的佐罗”童自荣则将诵读一首饱含“乡愁”的《泥巴》。领声“教母”狄菲菲化身“声音魔法师”,带着《指环王》等大片神秘走来;而吴磊、赵乾景、陶典等活跃于动漫、游戏、直播平台等领域的青年配音演员,则会用自己的声音,带领观众走进“非人类的”二次元世界。

导演周可携老中青幼四代配音人同堂

“其实录音棚里会发生很多不为人知的趣事,比如配音演员会抠字眼、纠发音,包括他们之间有一非常独的交流暗号。”在节目中,观众不仅能重温经典之作,还能体验一把“浸入式”的录音棚,包括录音时的注意事项,“激情戏”背后的小故事,多音字的辨别,角色之间的抽离等……狄菲菲还在采访中透露,在今年“声音奇幻秀”的舞台上,这些鲜为人知的幕后创作过程将以广播剧《尼罗河上的惨案》为载体,原封不动地搬上舞台。

当译制片的黄金时代远去,很多人感叹,能让人记住的“好声音”几乎已经无处寻觅。如果说寻找记忆里的“好声音”是一情怀,那么穿梭于二次元世界的声优和各草根的拟音秀是“声音”在当下的一突围。当影像迷糊,文字褪色的时候,声音却具有一穿透人心的力量。在译制片已经成为“集体回忆”的时候,“声音”从幕后走向台前的“突围”本身是一传承。

老一辈配音艺术家们,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对创作的严谨态度,令人敬佩和怀念,这也是现在配音演员最缺失的。

从陈叙一卸任厂长开始,上译的译制片开始走下坡路。到乔榛当厂长,和童自荣纠缠不清。上译厂的黄金时代告结束。

非常还念配音的黄金时代,听他们的声音是一艺术的享受。如果将过去的配音电影称作饕餮大餐的话,现在的配音电影是快餐,吃完不饿,没有什么回味和回想。现在总说精品意识,可是现在的影视作品有几部是称得上精品?这跟整个社会大环境和体制有关系,都在急功近利,很少有人再细细打磨一件作品、精品。向老艺术家致敬!

客观的说,现在进口片子质量也不高,而且量还大,配音片子的效益肯定不行,关键是现代配音人员学不好前辈的本领,配音水平太一般,恶性循环,于是选择配音行业恐怕生存都是问题。

现在的译制片配音感觉是卡拉ok的水平,另外有一个疑问,现在原声外国大片的字幕是翻译人员完全靠听力听出来的,还是在网上找外文字幕翻译过来的,要知道现在大部分的外国电影都有外文字幕,尤其是新电影,甚至非英语电影都有英文字幕,如果是后者,那么现在外语专业的大学在校生都能胜任的。

本帖最后由 ismai 于 2016-12-26 17:09 编辑

平原 发表于 2016-12-26 15:39

现在的译制片配音感觉是卡拉ok的水平,另外有一个疑问,现在原声外国大片的字幕是翻译人员完全靠听力听出 ...过去,存在没有对白文本的情况,需要听译。

要知道现在大部分的外国电影都有外文字幕,尤其是新电影,甚至非英语电影都有英文字幕,如果是后者,那么现在外语专业的大学在校生都能胜任的。这恐怕是一厢情愿的理想期待吧。

有时,为了能看到译制片,也希望时光能够倒流。不过,德国的译制片水平依然很高。我曾经看过一部安东尼.霍普金斯主演的《万物生灵》,有德语配音。当时脑中闪过一念,或许看译制片并不妨碍人民学会说好外语吧。

用声音塑造人物,译制片也算是一类型,但现在由于各因素的影响,不如过去那么严谨认真。这可能是商业化的结果。效率高的同时难免牺牲艺术,再说了你现在能记住几个靠声音出名的艺人?恐怕只能记住几个歌星吧

当年很少能看个外国电影,一部外国片能看好几遍,台词、人物、配音……什么都能记得滚瓜烂熟!

古藤书斋 发表于 2016-12-27 10:58

当年很少能看个外国电影,一部外国片能看好几遍,台词、人物、配音……什么都能记得滚瓜烂熟!

你拿的什么书?

歌曲集。

什么歌曲?

谢谢楼主分享,当年的配音电影让人觉得配音在将国外电影翻译成国语的同时也展现了配音艺术的魅力。

那时候不但在影院看电影,还流行在收音机里听电影。常常听着听着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播送结束。经典电影的台词在孩子们中间会经常流传!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