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小时候的“厚黑”行为

2018-11-08 07:2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李宗吾的《厚黑学》讲到,做人要脸皮厚而无形、心要黑而无色。小时候是没有看到过此书的,绝不知什么是“厚黑”,可是细想儿时的那些偏执行为,大概也算是“厚黑”学的践行。

小时性格有些孤僻,心眼很小,又极为敏感,别人的一句玩笑话,都会引起我极大的反感或懊恼,而那时农村人无有什么娱乐,又没什么文明教育,闲的没事,总爱和小孩儿开玩笑,无非是略带黄色的占便宜的话语,或是侮辱讥讽小孩儿的下流话,以此取得自我心理的快感。我对此是极为不满的,凡是碰到这情况,我都会把这些人牢牢记住,暗下决心,狠狠报复。当然了,小孩儿不像大人报复的手段剧烈,只能是小打小闹,无伤大雅,又能以解心头之恨。外号“坏蛋儿”是被报复之一了。

农村人住的房子,大多都是土坯的,怕阴天下雨,所以在墙体外要包上一层,好的人家起底一米垒上青砖,不好的只用麦秸和泥,砌上一层。“坏蛋儿”的嘴脸在《雅俗人生之恶搞“坏蛋儿”》一文中已叙,我与毛蛋儿一起整过一次,这只是我计划“复仇”之外的事情,本人其中另有计划实施,好朋友毛蛋儿也不能告诉的,这是秘密。“坏蛋儿”家房子属于“好的人家”一类,我决计从毁坏他家房子下手。想着要干坏事儿,心里竟有些无比激动或者称兴奋,感觉像电影里游击队员要搞小日本一样。那天放学后,我做作业的动力别足,三下五除二便了事了,然后盼望天黑。不太爱动的我,从屋里到屋外,不知穿梭了多少次,以致于母亲呵斥了几回,我全然不觉。黄昏时,毛蛋儿找我玩,我都断然拒绝了。等到天完全黑下来,匆匆把红薯汤喝完,馍馍没吃几口,我悄悄找到小铲子(平时用来下地除草或割草的工具),对母亲说,我出去玩了。母亲说,天都黑了,上哪去?我支支吾吾说,毛蛋儿等我呢!便一头冲出家门。事先对“坏蛋儿”家的地形已摸个底朝天了,所以步履轻快地便到了他家的屋后,“坏蛋儿”家的后窗上映出灯影,我蹲在墙根处细听,可以听到“坏蛋儿”训斥儿子的声音,并伴随他老婆的唠叨。我静静地等着,我要等到他家的灯灭了后进行我的破墙计划。大概接近亥时,“坏蛋儿”的老婆便催促“坏蛋儿”赶紧熄灯了(农村那时没啥夜生活,都早早睡觉,还能省些灯油。)。我心里乐透了,抓铲子的手心里都浸出汗来。不一会儿,他家的灯灭了。这时,附近几家邻居的灯也陆续灭了,村子越发显得安静下来,我的腿有点儿泛酸,我欠了欠身子,换了一个姿势,心想,现在还不能动手,得等他们睡着了以后再说。这时,各小虫的鸣叫声音显得很大,青蛙、蟾蜍(癞蛤蟆)的歌声此起彼伏,蛐蛐叫得最欢,然后蚊子、甲壳虫在我周围乱舞。我等啊等,估计差不多了,然后我用小铲子在他家的墙上鼓捣起来,“嚓嚓、嚓嚓”,声音感觉好大,可是复仇的心情在这里得到释放,我加把劲进行我的正义行动。不久,墙被我掏了个大洞,我从洞里钻进去,里面黑黢黢的,只能借助自然光,看清一些模糊的影影,我抄起铲子,对他家的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可劲儿的糟践,肆意破坏的感觉太爽了,多日来积蓄的郁闷如滔滔江水,尽情倾泻。当我正挒的起劲儿时,忽然有人在拍我的脑袋,“醒醒、醒醒,你小子不回家睡觉,怎么整这墙根儿发癔症哩!”原来,都快小半夜了,父亲在村里找了快八圈子了,才在这里找到张牙舞爪的我。哎,行动失败。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