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老屋残雪

2018-10-20 10:4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来到一个名叫龙溪的徽州小镇上,因为小镇上有个十分要好的朋友的缘故。虽说是暖冬,但这是山区的小镇,冬天依然比较冷,刚下车,便觉得风直往骨子里钻,让我不自觉地把衣服紧了一紧。

小镇背倚龙山,沿溪而建,这溪叫龙溪。龙溪人在村落选址时十分考究,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力求“天地人合一”。龙溪其实是一个较大的村庄而已,因为在山区,便被称为镇了。

我离开繁华和浮躁,享受这里的与世隔绝的味道,我喜欢那静寂、那平和,甚至那残墙断壁、鸡鸣犬吠的实在。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个村庄,但凡用“古”、“老”、“旧”,都不为过,只是在我的心里,用这些词却并不能表达古徽州的精美罢了。

古徽州的村落如西递、宏村、棠樾等,外人都十分熟悉,似乎这也是徽州古村落的代表作。但这些村落,又被一新的繁华,一现代生活方式的繁华所取代,倒失去古徽州的那原本的意味了。

我踏着龙溪村祖辈铺的千年石板,走进伸向幽远历史的深巷,一踏实感油然而生,完全没有了在城里的飘忽不定的心情。这里有三街九十九巷,全是用青石铺,村子里满是四五百年的老房子,据说大部分是明代的老宅,老屋的墙面灰黑,檐脊人字形斜下,檐角青瓦起势飞翘,这便与西递等以清代为主的马头墙有着很大的区别了。

这些老宅子内居住的人并不多,又是木质结构,所以很多也较为破旧。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十分和善,人们的微笑平和、真诚,没有半点的堆砌和造作,让我从心灵深处浮现一安全和信任。但庭院深深,败落的后花园一片荒芜,斑驳的围墙檐头随风飘动着枯黄的野草,岌岌可危的祠堂,近朽的棱柱,折断的花窗,这随处可见的残缺的历史又多少让人心中隐隐地有些遗憾。

不知道在外人心中,这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我因为是来寻找那从心里摆脱浮躁的安宁的,所以便觉得这样的破败是一历史的真实,这样的一真实便带来了美意。

朋友家中挂着几幅画,这是不多的来写生的客人留下来的,我看着,古徽州那历尽沧桑的凝重感十分浓厚,也有的是朦胧的雨雾下的老屋,显得十分凄凉。这些客人来得比较匆忙,对古徽州可能并没有更深的了解,我觉得这其实并没有体现真正的古徽州,古徽州的那美应该是主流的,这当中有残缺、有遗憾、有沧桑、有凄凉,但让人一看能感受到的那震撼心灵的美才是最主要的。

冬夜来得别快,灰黑的老屋一会儿隐在了黑漆的天空里。夜里开始下起了小雪,外面十分静,我能够听到雪花落在瓦片上的声音,偶尔也能听到雪堆从墙上或檐上落下的声音。

第二天,我很迟才起床,太阳升起很高了,睁开眼,我看见了从花窗洒落的阳光,而天井的房檐上积了寸厚的雪,我一时如同孩童,穿衣出门去踏雪。

小巷中早有人踩出了路,一些老屋的檐头还在冒着袅袅炊烟,融化了檐脊上的雪,熏出了一大块黑的瓦。我站在远处眺望着这个村庄,白的雪和黑的墙产生的强大的视觉冲击力完全把我给折服了,阳光下的残雪中的龙溪是最美的。

有人说,残缺的寂寞的徽州才有一真实的美。这时候的龙溪是一个凄美的徽州女人,惹人怜爱又让人安详的徽州女人。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