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1977年让万里心惊的金寨之行

2018-07-16 10:3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1977年6月21日,卸去铁道部部长的万里抵达省城合肥,出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和省军区第一政委。已经61岁的万里“空降”安徽,可以说,受命于危难之时!

当时的安徽死水一潭。万里没有想到,在他大刀阔斧拨乱反正的时候,合肥的大街上竟贴满了群众渴望改变农村面貌的大字报;与此同时,许多县市紧急要求调拨粮食的报告,接连不断地送上来,反映逃荒要饭的人之多,事态之急,火烧眉毛!

万里这才发现:安徽省的经济问题远比政治问题还要严重。于是,他下去做了一次认真的农村调查。万里的出行很简单:他和省委农业书记王光宇各带一辆小车,除去驾驶员、警卫员只有秘书。为了对安徽的农村工作有一个初步的了解,他把王光宇请到自己车上,让自己的秘书坐王光宇的车。从淮北到皖中,再到江南,事先不打招呼,说走走,随时可停;每到一地,一竿子插到村,访到户。前后跑了二十多个市县,他一不开会,二不作任何指示,只是看,只是听,只是问。他把全省大部分地区都跑到了,结果是,越看越听越问心情越沉重,回忆起这次农村调查,万里说了一句十分感伤的话:

“我这个长期在城市工作的人,虽然不能说对农村的贫困毫无所闻,但是到农村一具体接触,还是非常刺激。我们有些人瞎指挥,什么都管,是不管农民的死活。三年困难时期饿死那么多人,教训很惨重,但是我们没有很好地总结。”

最让万里心惊的还是金寨之行。这年11月上旬,万里前往革命老区大别山调查。大山里的金寨县燕子河公社车子进不去,万里只得下车请当地的干部带路,徒步上山。途中,他来到一户低矮残破的茅屋,因为屋内过于黑暗,进去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在锅灶旁的一堆柴草里坐着一位老人和两个姑娘。他热情地上前问道:“老人家,八点多钟了,你怎么还坐在柴草里,不上工?”老人却依然坐着,一动没动。当地干部挂不住脸,斥责老人:“你这个老东西,省委万书记来了,问你呢,怎么不说话?”老人这才抬起头,傻傻地望着万里,突然往起一站。

万里一下惊呆了:原来老人一丝不挂,光着屁股,没穿裤子。万里忙招呼老人蹲回到柴草里去,同时尴尬地责问旁边的两个姑娘:“你两个小姑娘怎么也蹲在那里呢?”

两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只是用羞涩好奇的眼光望着万里,身子却一动不动。这时,当地的干部意识到了,忙小声地插话:“万书记,两个娃也没裤子穿啊。山里风寒,躲在柴草里,是为取暖。”

万里再也看不下去,慌忙转身出门。他站在阴冷的山风里,好一会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来到又一户时,看上去也是家徒四壁,门窗都是土坯的,见不到一件木器家具。屋中央,坐着一位衣着破烂的中年妇女,万里便询问她家的情况:“你家几口人呀?”

中年妇女回话说:“五口,夫妻俩,带三个孩子。”“爱人呢?”万里问。妇女说:“干活去了。”“那三个孩子呢?”“都出去玩了。”万里说:“请你把他们喊回来,让我看看。”

对方面有难色,不肯出门去找。万里有些奇怪。在他再三催促下,中年妇女这才径直向锅灶走过去,然后无可奈何地揭起锅盖。

万里发现:三个赤身裸体的孩子,都缩在灶膛里!原来烧过饭的锅灶,这时尚有余热,三个没有衣服穿的孩子正好挤在里面御寒。万里走出这家茅屋后,已是泪流满面。

他再也坐不住了。回到合肥后,当即主持召开了全省各市县书记会议,他同大家作了一次推心置腹的讲话,他首先谈到自己在金寨县农村调查的感受。他是动了感情的,说:“大别山革命老区的人民,为我们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那么大的贡献,当年,老娘送儿子,媳妇送丈夫,弟弟送哥哥,参军参战,前仆后继;一个当时只有二十多万人的金寨县,当红军、牺牲掉的,有十万人!没有他们,哪有我们的国家?哪有我们的今天?可是,解放以后,我们搞了那么多年建设,老区的老百姓还是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十七八岁的姑娘连裤子也穿不上!我们有何颜面面对江东父老,问心有愧啊!中国的革命是从农村起家的,是农民支持了我们;但是进了城,我们有些人把农民这个母亲给忘了,忘了娘了,忘了本了!”

这样,经过几上几下,安徽省委正式出台了一个《六条》规定,下发到全省。

以万里当时的地位,显然还没有权力决定这些大政方针,他却以改革的名义,以大义凛然敢救苍生于水火的气魄与远见卓识,义无反顾地“正本清源”,冲锋陷阵,要杀出一条血路!

安徽省委《六条》强调生产队必须有自己的自主权,要建立起农村生产责任制,甚至允许生产队下面组织作业组,且允许责任到人,并鼓励农民经营自留地和家庭副业,等等。这些现在看来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在当时,已是石破天惊!因为它的许多规定分明触犯了神圣不可动摇的“天条”。在粉碎“四人帮”后仍处于迷茫徘徊的中国,它无疑是第一份突破“左”倾禁区的有关农业政策的开拓性文件;从而有力地揭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伟大序幕!

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也才有了小岗村的故事。

(2018-01-10 政治观察A)

黄山云海 发表于 2018-2-15 18:46

1977年的安徽省依然这样贫穷落后,真是打了本坛一些人的脸了,当时全国农村的很多地方都没能解决温饱问题。

你说得真好!现在还有人在高喊拥护文革的口号,真可笑!

80年代初 我们老家——东北一个地级市、工业城市。冬天 早上在市中心临街小巷的灶膛里(里面是饭店锅台、外面是供掏炉灰用的炉膛通外面街道)人们发现三个流浪儿童在睡觉取暖。按大小分,年纪大的在紧里面睡、年纪较小的在外面睡。因为冬天夜里冷,体力强壮的占据紧里面的位置更容易取暖,这事是我亲眼所见。人口大国,本身发展慢,更禁不起折腾。70后80初那几年,社会生活整体水平确实不算乐观。

让那些鼓吹走回头路的人看一看,让那些睁眼说瞎话的人看一看,改革开放是怎么来的,看看今天和过去的天壤之别。

jakson 发表于 2018-2-16 01:09

你说得真好!现在还有人在高喊拥护文革的口号,真可笑!

各级政府官员只有心里真正想到了人民的利益,老百姓才会拥护他,爱戴他!新中国成立快70年了,国人心中的好干部还是不够多,贪官污吏却不少。

黄山云海 发表于 2018-2-16 09:05

各级政府官员只有心里真正想到了人民的利益,老百姓才会拥护他,爱戴他!新中国成立快70年了,国人心中的 ...

法律制度的建设,恐怕还要很有一段时间去努力!

枫之恋 发表于 2018-2-15 20:58

老毛领导的中国,那么的贫穷,一大二公搞得经济处于破产边缘,那些喜欢毛的人情以何堪。

呵呵, 老毛1949年接手时, 本来烂摊子.

70年代末, 经济并没有什么破产之说,华国锋上台, 首先给工人加工资,接着11届三中全会又宣布第二年给农产品收购加价,还要求生产资料平价. 这是经济破产的政府能做的出来的?

只要把资金向农业倾斜, 效果出来了.实事是如此.

黄山云海 发表于 2018-2-15 18:46

1977年的安徽省依然这样贫穷落后,真是打了本坛一些人的脸了,当时全国农村的很多地方都没能解决温饱问题。

呵呵, 反过来看,证明小岗村那一拨人, 是极端自私的一群人. 自私到, 另可受穷,也不原意, 哪怕是在公社体制下, 一起合作着,至少把好地 .解决下自己的口粮问题. 都不原意.

(实事是, 在集体的20多年里, 小岗村吃了国家20多年返销粮)

万小岗心惊之余,不忘帮扶子女们先富了起来,与黄姓大富翁关系密切,而且很快要出狱了,万小岗如果活着恐怕今天才是真要心惊了呢

那个时候全国的老百姓大多数人都不原意在公社体制下,一起合作好地,解决自己的口粮问题,不能因此说他们是极端自私的人吧?实际上是错误的生产关系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

hjx700 发表于 2018-2-16 08:11

让那些鼓吹走回头路的人看一看,让那些睁眼说瞎话的人看一看,改革开放是怎么来的,看看今天和过去的天壤之 ...

既然是睁着眼睛在说瞎话,那么对以前曾经发生过的也罢或是今天正在发生的也罢都不会看也不想看,真的假的都不重要,一个原则,根据自己的需要说,民间不是有个说法吗:真睡着了容易叫醒,假睡着的叫不醒啊。

小岗村这个典型事实上根本是给改开抹黑,大包干根本治不了穷,包产到户也不能使中国农村摆脱贫困,到今天真正贫困版图仍然在农村,跟体制没关系,中国几千年农耕经济被资本主义三百多年所赶超是事实,工业化才是中国改开后经济发展的动力。如果没有前三十年中国实行的积累经济,打下了良好的人力,物力基础,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积累经济讲的是农业反哺工业,勒紧裤带讲奉献讲觉悟讲主观能动性,没办法因为底子薄因为穷。不要乱戴帽子,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要知道感恩。ps大包干四十年后,新的农村土地三权分立会让土地再次走向集约化、合作化。

网日之思 发表于 2018-2-21 10:22

为什么明明是全国都贫困的体制

硬要说是好的呢

所谓的体制,不管是承包还是公社制度, 跟国家对农业的政策(说白了,是跟农民的直接收入)有关.

分配如果向农业倾斜,那农民的收入高, 积极性高.

但如果提留多了, 例如90年代,即使是承包制下,一样是农民真苦,农业真危险.

youfenyu8 发表于 2018-2-21 14:52

所谓的体制,不管是承包还是公社制度, 跟国家对农业的政策(说白了,是跟农民的直接收入)有关.

分 ...

呵呵 我知道可不是这样

而且国家宣传页不是这样

黄山云海 发表于 2018-2-21 07:37

那个时候全国的老百姓大多数人都不原意在公社体制下,一起合作好地,解决自己的口粮问题,不能因此说他 ...

大多数人?那50-70年代, 粮食产量从1.8亿吨, 提高到2.8亿吨. 是哪来的?

如果说受灾年份什么的, 吃返销粮, 那可以理解, 但小岗村是吃了20多年的返销粮.而且一分田, 产量剧增(如果数据是真实的), 远远超过全国分田后的平均增量水平, 只能说他们在集体时期, 极端自私.

网日之思 发表于 2018-2-21 15:59

呵呵 不好意思 让你不高兴了

哪里哪里,别不好意思.我说 你高兴好 ,如能真让你高兴起来, 我也很高兴啊.

这么低成本的人情,要多少给多少.

youfenyu8 发表于 2018-2-21 18:11

哪里哪里,别不好意思.我说 你高兴好 ,如能真让你高兴起来, 我也很高兴啊.

这么低成本的人 ...

呵呵 你没不高兴好啊

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时,《人民日报》发表了18个“血手印英雄”之一、现任村委会主任关友江的《小岗村的明天更美好(亲历者说)》的(2009年9月24日该报)。该文不长,只有420余字,却是一篇难得的不打自招的自供状。其中最精彩最传神的是第二段,现将其照录如下——“想想过去,干的不够吃,夫妻俩和4个孩子住的是两间破茅草房,家当只有锅和用棍子和绳子绑成的床。当年干活大呼隆,每天挣十个工分,大家都磨洋工,可是不准‘单干’。最后大家偷偷地聚在一起商议,签字画押按手印:队长要是倒霉了,大家帮照顾家庭。万一走漏风声,队干部为此蹲班房,全队社员共同负责(奇怪:18个“血手印英雄”私订分田协议,却要“全队社员共同负责”,这算不算侵犯他人的权利呢?)把他们的小孩抚养到18周岁。一‘单干’,我当年收了5000多斤稻子、1000来斤花生,还有豆子等杂粮,一下有了很多的余粮,可高兴了。”

从关友江这180余字的回顾中,人们至少可以清楚地看出如下三点:一是当年小岗村确实贫穷到了极点。关友江家而言,“吃不饱”不说,“夫妻俩和4个孩子住的是两间破茅草房,家当只有锅和用棍子和绳子绑成的床”——那状况确实是够惨的啊。二是小岗村的自然条件很优越。因为关友江说他家“一‘单干’,我当年”如何如何。如果没有好的自然条件,这可能吗?也正因为如此,“一单干的当年”关友江家才能有那样多的收成。三是小岗村当年的落后和贫困,与集体化(关友江所说的“不准单干”)根本无关。因为当时全国农村都是“不准单干”的,却没有一个村庄像小岗村那样的一副惨状。小岗村的贫穷落后完全是由他们的极端自私自利和狭隘保守所造成的。这从他们“干活大呼隆”,“大家都磨洋工”可以清楚地看出;也可以从关友江“一‘单干’,我当年”如何如何中可以清楚地看出。

需要别指出的是,关友江以为他这是在为农村集体化抹黑,殊不知却恰恰是在当众揭自己的丑呢。听了关友江的这番话,不禁让人想起来了革命样板戏《红灯纪》中李玉和斥责叛徒王连举的场景:“还把耻辱当光荣。”看过那出戏的人大概都会记得,当王连举被李玉和严厉斥责时,王的脸上显示出了些许的愧色。而小岗村包括关友江在内的“血手印英雄”及其后代们,30年来,在叨叨唠唠地向世人讲述他们的那些落后思想和丑恶行径时,却从来都是津津乐道、眉飞色舞的,仿佛是在讲一个英雄救美人的有趣故事。由此可见,他们的人格操守,连叛徒王连举都不如。

谈到“血手印英雄”们“还把耻辱当光荣”的嗜好,另一件事也值得一说。纪念建党90周年时,《人民日报》组织了“追寻·纪念建党90周年大型主题活动”,分赴多个红色纪念地进行追寻。其中有一路“从合肥直奔凤阳县,来到中国农村改革发源地小岗村,参观大包干纪念馆和沈浩同志先进事迹陈列室。”(2011年05月24日《人民日报》)在“‘大包干’纪念馆”里,解说员对追寻者们讲解道:小岗村在“30多年前是‘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三靠村’。”看来,集体化确实是使小岗村陷入贫穷落后的罪魁祸首。然而,且慢,如上所述,当时全国农村都是实行集体化的,如果集体化果真那样的糟糕透了,那么,全国的村庄都应该是“三靠村”,那些自然条件不如小岗村的还应该是“四靠村”、“五靠村”……才是。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这里不说别的,说那些“返销粮”又来自何处呢?莫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或者是城里人在他们住房的楼顶上出的不成?抑或是美国帝国主义支援的不成?人们都知道,当年国家发展工业、文化、教育、科技、医疗和国防等事业,其粮食的全部和资金的大部都来自农村,而农民缴纳税赋的主要方式是缴公粮,支援国家建设的重要方式是多余粮(口粮、子、饲料之外的部分)。在那个爱国主义精神大发扬的年代,“踊交公粮,多余粮,支援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是亿万农村党员、干部和群众的共同心声。然而,小岗村却是一个例外:它在合作化后长达23年中,不但没有向国家交一粒公粮、一粒余粮,反而年年都要靠国家的反销粮(国家向遭受灾荒的农村返销的救灾粮)来养活。尽管如此,按照他们(如上述关友江回忆)的说法,他们当时还经常携儿带女地外出要饭。而今他们竟把这些原本十分可耻的思想和行径当作光荣来炫耀,真是不知天下有羞耻事。

jakson 发表于 2018-2-16 01:09

那个时代都有得利者。

文革中靠打砸抢得利的人,为文革翻案是不奇怪的。

可是,翻得了吗?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可怜,可怜,一些狂呼乱喊的小丑,真可悲!?

有个帖子说小岗村大包干纪念馆的照片有造假,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啊?这个帖子的网址是:https://tieba.baidu.com/p/5614903816?red_tag=3097923025

zlyl100 发表于 2018-7-11 21:14

不过,从37楼说的那些事儿来看,也不知为什么,这小岗村也真是窝囊废,不给花了那么多钱扶持他的人长脸。真有点烂泥糊不上墙的味儿哈。

laotangs 发表于 2018-7-11 22:12

你多问一问六十五岁以上的农民吧,他们是生活的亲身经历者,是大包干好还是大帮哄好。

不是亲身经历者,基本上都是人云亦云、带着派性的胡说。

youfenyu8 发表于 2018-2-21 15:23

20年提高了55.5%很厉害吗?要横向比较才能看出水平,别的国家从50年代到70年代发展幅度是什么样?总有人说中国当时一穷二白,一穷二白应该增长幅度更大才对。再说了中国五十年代初GDP还比日本高,七十年代呢?

本帖最后由 laotangs 于 2018-7-11 23:13 编辑

zlyl100 发表于 2018-7-11 21:14

那碰到不同的看法,马上举起什么“打砸抢”啊、“为文革翻案”啊等等的棍子来阻止别人说话的人,才真是很有点儿继承了文革里的那很少的不讲道理的狂呼乱喊的小丑的味儿。

想一想,那么多从老区出来的,拼着命干革命的老同志老干部,为什么对自己的老家也不去挂念一下,看一看,帮助一下.因为都进城了,做大事去了.

laotangs 发表于 2018-7-11 23:12

说到某些人的痛处,倒咬一口不奇怪。

讲道理要摆事实,而不是忽悠人,喊一些不着边际的口号。

一个吃得满嘴流油的人,硬说饿着肚皮好,是讲道理吗?

硬说干一天活还要倒找五分钱的劳动体制好,你说是讲理吗?还是不懂人的道理?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