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转载】叶文福经典诗作《将军,好好洗一洗》

2018-07-09 15:28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将军,好好洗一洗

叶文福

华清池的涓涓泉水,竟冲毁了一个大唐王朝…… 一位高级将领在殊死争斗中,终于打倒了对手——四人帮在军内的一个走卒——取代了他之后,竟动用了一个施工连(再配属一个相应的机械分队),花一年多时间,在他私人住宅的地下,修了一座辉煌的地下室,其设计要求是全天候——抗得住原子弹的垂直冲击和九级以上的地震。仅地下室里一个现代化澡盆,花了近一万元币——我实在不忍心在此处写上‘人民’二字。

是的

将军

你是该好好洗洗——

你这一身泥垢

玷污了

我们的党旗

是的

将军

你真该好好洗洗——

是死了

也该留一具

不算太脏的尸体

但不该用这样的澡盆——

这都是

标准的现代化呀

现代化

岂是你随意强奸的少女

这澡盆

将逼着你

先洗大脑

否则

你不怕它跳起来

将赤裸裸的你

拱翻在地

你不怕它

变成一只

无舵的舢板

在手臂的浪谷中

载着你

听大海的抗议

而且 这澡盆

是魔术师的道具

大地的遮羞布下面

它可是

变化万千 荒诞神奇

不信你撩一捧仔细瞧瞧

怎麽样

分明是牛奶

一眨眼便变成了

——前天的渣滓

——昨天的垃圾

——今天的污泥

更可怕的

它还能变成

带血的记忆

你陷进这里

将不能自拔

你绝命地挣扎

呼救

没人听见

没人理你

因为

你这原子弹都打不着的地下室里

还少花了一笔钱

装上

历史的

回——

音——

壁——

别慌

将军

像以前一样 沉住气

我的诗的花环

是你的救生圈——

冲破层层岗

砸破道道门

我把它

扔给你——

扔给你——

扔给你——

真危险

再晚一秒钟

你要被这万恶的澡盆窒息

这澡盆不能用

这澡盆——

这是标准现代化的——眼睛

看着你

无疑是它的——死敌

你应该到历史长河里去

先见识见识

再洗它个舒心快慰

洗它个酣畅淋漓

那里——

有刘宗敏

无头的尸体

有罗伯斯庇尔

斑斑的血迹

有无数至高无上的

帝王

自缢的绫带

有无数头戴花翎的

将军

最后的泪滴

打一朝江山

谁的功劳簿上

没有你这几条红杠杠

按你这标准

韩信

程咬金

岂不早成了

无产阶级

当你潇洒地圈过了

下发的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你那枯井般的心

难道竟然冒不出

一滴愧意

人民的一针一线

尚且不许随意动手

你这深深的地下室

私藏着多少

人民用血换取的希冀

打下的江山

如果能盗进地宫

十三陵

怎麽会有后人的鄙弃

我捧着你圈发的文件

学习

思考

动人的回忆录

感动得我掩面抽泣

但是

当我把

昨天

今天

放在一起——

终于

终于

我终于

痛苦地摘取了

社会学皇冠上的明珠——

1 + 1 = 1

一场革命

+

一场叛

=赔掉了一个世纪

是的

将军

回忆录中的前辈

决不是今天的——你

打裹腿的前辈

决不是

今天的——你

我渴望你在军人大会上说

你——

怎样像优质导电线

把党的优良传统

通过你

传给青年一代

我渴望你在灾民面前勇敢地说

学习雷锋

从我做起

如果广告和产品是两套货色

你高价

倒了第一批

难道还想

侥幸畅销第二批

天哪——

一 场神圣的革命

翻手变成一趟

假冒伪劣的生意

这代人真真有幸

领教了

什麽叫——空前绝后的卑鄙

如此昂贵的澡盆

落落大方地

(其实是诡诡秘秘)花掉了

无数先烈的理想

花掉了

一场革命

一个世纪

你会算帐麽

你高价买进的

是人民对你的——警惕

我们终于痛苦地领教了

——不要看别人

是你——

你满口的真理

流油的主义

全是全是

是魔术师身上

臃肿的大衣——

真正的真理

其实每天盯着的

是你的行为轨迹

真正的真理

其实你根本没资格认识——

当年你哭诉

马克思热情接待了你

你却以祖传的卑劣

盗走了

——燕妮

别碰那块伤疤

那是难堪的记忆——

那年 被困太行山

八个月不见一粒小米

你负伤了

全班同志抬着你

连夜转移

跌跌撞撞中找了个山洞

同志们轮流暖着你

一劲儿打喷嚏

老快活笑着说——

回到根据地

我要一气儿睡它三天三夜

大个子机枪手说——

胜利那天呀

我要松开裤带

一气儿干掉它

半口袋高粱米

你望着正给你捉虱子的班长说——

我的要求不高

第一次津贴

我要买个小木盆

每天

洗一洗……

艰难岁月过去了

胜利面前

你是怎样学习的两个‘务必’

难道你满脑子的‘革命’

只是为了打翻

包括同志在内的任何一个别人

让自己坐上

纹丝不动的

金——

交——

椅——

一个学生

上学期满纸五分

而下学期的试卷上

都是你圈文件那样的鸡蛋

是该升级还是留级

是的

革命打着裹腿进了北京

但是难道能因此而说

进了北京

便是钦定的无产阶级

李自成进京又出京

太平天国进得南京

便东西南北王互相残杀

你在这

无数将帅

纷纷仆倒的岁月之后

从自己被战友咬破的

伤口的溃烂里

难道读不出丁点儿启迪

将身挤进金字塔

你是哪一级奴隶

历史是严峻的

无论谁

抛弃这方土地上的劳动者

历史将他无情抛弃

不管他射落多少颗太阳

不管他私吞多少红利

不管他

以哪方土地神的名义

再名贵的化妆品

也救不活——木乃伊

只有无产阶级

在一切神光圣子

都被消灭之后

才能同自由一起含笑而亡

提前一分钟夭折的

不是无产阶级

且回头

看昨天不幸的历史

秦始皇的尾巴

一直伸进了

我们党的会议

黑云翻滚

国事艰危

一个共产党员

嘴角流着战无不胜的主义

为什麽非但不挺身而出

用生命捍卫真理

保护人民的利益

反趁月黑风高

趁火打劫

混水摸鱼

你一捆一捆花掉的

哪里是钱

难道不正是

恶性膨胀的无边权力

难道不正是

一切腐朽灭亡的原因

难道不是溥议

和万花筒般的法律

留给你的一点可怜的伙食尾子

是的

将军

你真该好好洗洗——

你这一身历史的污垢

决进不了

二十一世纪

人民是大海

每个劳动者

都是一颗晶莹的水滴

到这大海里来洗吧

到这波澜壮阔的大海里来洗吧

给你毛巾——人民的关怀

给你香皂——马克思主义

洗它个痛心疾首

洗它个骨干髓净

洗它个痛哭流涕

衷心祝愿你

在这金钱无法买到的

澡盆里

洗濯之后

能由衷地拍着胸脯慨叹

哎 这回

我才真正属于

无——

产——

阶——

级——

1980,4,10,于北京

1980,4,27,改于北京

1980,11,12,再改于北京

交与历史的说明

这个说明是这首诗写成和发表近二十一年后的 2001年3月1日写的。

这首诗的发表给我带来的残酷而无穷无尽的灾难,而今说出来已毫无意义了。此时,我只以奄奄一息之身,留与历史一个庄严的说明:

一、这首诗发表之后,当时的军纪委曾派员假惺惺向我调查这首诗所依据的事是否属实——我说假惺惺是因为他们不去向层层下属纪委调查而向诗作者而并非新闻记者进行所谓调查,除了根本没资格理解什麽是文学之外,实质则是变相审讯——这么大的是非,我依据的事实当然是确凿的。如若不实,我怕是早变成厉鬼了。留与我的遗憾是,二十年来我一直在等这位调查大员向我证实他的调查结果,他是再也没露面——我在二十年后说他的调查是假惺惺该不为性急。

二、1981——1985年间,我被全国几乎所有报刊点名严厉批判。批判我的中共中央(1981)三十号文件和各材料发到全党每一个支部。其中关于这首诗,《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等报刊的批判的作者们栩栩如生地写道:“世上哪有价值近万元的澡盆?”说,他们被我的漫天大谎骗得在北京大大小小的商场问了个遍,答案也是否定的。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别说北京,怕是全世界的商场也难得找到如此昂贵的的澡盆。

此类批判的作者们的无耻透顶在于,它们分明知道这华贵无匹的澡盆,真的是全世界都没有,分明知道只有一个地方有,而且它们知道在什么地方,撒天下之大谎而有恃无恐,而我被逼在角落里写检讨。它们的无耻造谣使天下不知情者痛恨我的无耻造谣诽谤,这不是活鲜鲜的指鹿为马么?古今中外人等,领教过这类下贱和卑鄙么?我的诗集《苦恋与墓碑》里收有一首短诗《笑答批评家》,便记载了我当时的愤怒和痛苦,不长,不妨抄在这里:

战场上

如若只听得

一边的枪声

小鸟不禁想问

这场战争

何必进行

1984,10,20,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