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苏联歌曲《莫斯科——北京》与五十年代的中苏关系

2018-06-14 09:1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在我们唱过的几十首苏联歌曲中,只有一首歌曲的歌词内容与“中苏友谊”有关。它所发挥过的巨大历史作用和政治影响,是其他任何一首苏联歌曲所无法相比的,它是《莫斯科---北京》。歌的词作者是俄罗斯人米 维尔什宁,曲作者是格鲁吉亚人瓦 穆拉杰里。 中文版的《莫斯科---北京》由朱子奇译词,周巍峙配歌。

歌曲《莫斯科---北京》的诞生过程:

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主席抵达莫斯科,开始了对苏联的历史性访问。这个事件表明,体量和影响都很大的新中国,已经旗帜鲜明地选择站在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一边!消息传来,让俄罗斯诗人维尔什宁感到非常振奋,他决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定要写出一首讴歌俄华(苏中)联盟的优秀诗歌”。这首名为《莫斯科----北京》的韵律诗,很快便发表在苏联《文学》杂志上。1950年初,苏联“人民艺术家”、著名作曲家穆拉杰里读到了这首诗歌,他热情地为它谱了曲。从此,歌曲《莫斯科---北京》迅速地流行于苏联大地;斯大林也表示很喜欢这首歌。歌声飞越千山万水,传到了中国;由于译词纯朴、感人,旋律优美、动人,很快也红遍了中国。在以后的许多年里,这首脍炙人口的苏中多民族心灵交响曲,深挚地激荡在两国人民的心中。它的三段中文歌词是:

中苏的人民是永久弟兄,两大民族的友谊团结紧,纯朴的人民并肩站起来,纯朴的人民欢唱向前进,斯大林和毛泽东在听我们!在听我们!在听我们!莫斯科北京!莫斯科北京!人民在前进,前进,前进!为光辉劳动,为持久和平,在自由旗帜下前进!为光辉劳动,为持久和平,在自由旗帜下前进!

伏尔加河边听到长江水声,中国人民仰望克里姆林红星,我们不怕任何战争威胁,人民的意志是强大无敌,全世界赞美我们胜利!我们胜利!我们胜利!莫斯科北京!莫斯科北京!人民在前进,前进,前进!为光辉劳动,为持久和平,在自由旗帜下前进!为光辉劳动,为持久和平,在自由旗帜下前进!

从没有这样牢固友情,咱们的行列充满欢腾,行进的大队苏维埃联盟,坚强的大队苏维埃联盟,并肩前进的是新中国!新中国!新中国!莫斯科北京!莫斯科北京!人民在前进,前进,前进!为光辉劳动,为持久和平,在自由旗帜下前进!为光辉劳动,为持久和平,在自由旗帜下前进!

------这首歌曲在中国传播之热,当时连老头、老太太,以及低年级的小学生也能唱上几句。

------歌曲于1951年获得斯大林文艺奖二等奖的荣誉。

------五十年代,中苏两国政府举办各活动,或双方人士友好交往时,合唱此歌必不可少。

------50年代后期到60年代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每天下午5点钟有一档由苏联莫斯科国家广播电台播出的华语节目,节目的开始曲是这首《莫斯科----北京》。假如你当时正在街巷行走,你会从到处悬挂着的有线广播的匣子里听到这首节奏高昂、明快的歌曲。

------时至今日,这首歌曲仍是俄罗斯之声广播电台汉语广播的片头曲.。

不过,在政治斗争环境十分复杂、险恶的前苏联,《莫斯科---北京》的两位作者,都免不了遭遇了个人的不幸。关于这些,我们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据说,词作者维尔什宁自幼爱好写诗,成年后,写诗的热情越来越高,1941年达到创作高峰。1942年他上了前线,成为一名歼击机飞行员;后因别人诬告,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流放到遥远的阿尔泰边疆区。苏德战争结束后,维尔什宁又重新拿起笔,继续他的创作……

1952年11月,著名的苏联红军亚历山大红旗歌舞团第一次到北京演出时,女演员亚历山大罗娃《莫斯科---北京》的一曲高歌,令出席晚会的毛泽东主席也深受震撼;他当即决定要见一见该歌曲的词作者;可惜维尔什宁不在场;那时他的个人历史问题尚未解决,未脱掉“苏维埃政权异己分子嫌疑人”的帽子。不过,有毛泽东的关注,在斯大林的授意下,苏联军事法庭很快撤消了对维尔什宁的一切指控,并将他被安排到苏中友好协会工作。几个月后,维尔什宁参加了苏联作家访华团;但他是否如约受到毛泽东接见,无论是苏联还是中国的官方档案中都没有记载。

访华回国后,维尔什宁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从一名普通作家高升为苏联外交部部长助理;随后,他负责起政治刊物《勇气》的领导工作,同时兼任《使命》杂志编委会成员,与退到幕后的老帅布琼尼、科涅夫等一起整理回忆录……当年中苏殊的兄弟关系,这样神奇地改变了他的命运!

然而谁曾料想,仅仅十来年后,维诗人的“中苏人民是永久的弟兄”“从没有这样牢固友情”的美好祝愿,全部化为“梦呓”:六十年代初中苏意识形态方面的激烈论战,使中苏关系迅速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于是,这首歌不再吃香了,没人敢唱了;逐渐年迈的维尔什宁失去了所有耀眼的光环;在勃列日涅夫掌权的八十年代,贫困潦倒的他,在一次出行时,栽倒在雪地上,爬不起来,可怜凄凄地离开了人世……

曲作者穆拉杰里(1908---1970),是苏联人民艺术家,在音乐创作上颇有成;他还是一位资深的苏中友好人士。1945年10月30日,中国著名的音乐家冼星海病逝于苏联莫斯科时,中方与苏方一起为其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在仪式上代表苏方致悼词的正是这位穆拉杰里。四十年代初穆拉杰里曾在《苏联音乐》杂志上,撰文记载冼星海首次在国外(莫斯科)演奏钢琴协奏曲《黄河》的情景,并对该作品作了极高的评价。五十年代初,中国当代音乐期刊《人民音乐》刚创刊时,也曾刊载过他的“冼星海---中国天才的音乐家”(见该刊第一卷、第二期)……

1947年底,为纪念十月革命胜利三十周年,穆拉杰里的歌剧《伟大的友谊》在莫斯科大剧院上演;这部歌剧本欲反映高加索地区各民族间的友好关系。但未料到却遭到了严厉的批判。理由是,斯大林看完演出后很生气,认为剧中有政治错误,别是不适宜地颂扬了一位格鲁吉亚籍的前人民委员奥尔忠尼启泽。这个人物深深触痛了斯大林,因为奥尔忠尼启泽死时,对外宣布是心脏病猝发;其实他是受斯大林的迫害而开枪自杀的。这事被执行极左文艺路线的苏共政治局委员日丹诺夫所利用----1948年1月召开为期3天的作曲家会议;1948年2月10日联共(布)中央通过了《关于穆拉杰里的歌剧〈伟大的友谊〉》的决议》。决议点名批判了一大批作曲家,号称苏联音乐界“三巨头”的肖斯塔科维奇、普罗科菲耶夫、哈恰图良被批判为“反人民的形式主义者”。好在穆拉杰里所作所为不是有意的,他不是这场运动挨整的核心人物,属于“不明真相,好心办坏事”的糊涂人物,所以他的罪名稍轻些。而大牌音乐家肖斯塔科维奇等才是日丹诺夫攻击的主要目标……

一直到1958年,随着苏联国内政治形势的变化,苏共中央才撤销了那个带有“穆拉杰里”名字的错误决议,为肖斯塔科维奇等作曲家恢复了名誉……无疑,在这场险恶的政治斗争中,穆拉杰里也是被吓得丢掉了半条命,并长期背负着反人民的历史包袱的。

这首苏联歌曲第一段中的一个句子有两版本:第一个版本 “Сталин и Мао слушают нас ! Слушают нас ! Слушают нас !”(斯大林与毛在听我们!在听我们!在听我们!)”。这显然是五十年代初的原词原唱。

第二版本,该句变成:“Дружба навеки в сердце у нас ! В сердце у нас ! В сердце у нас !”(友谊永存在我们心中,我们心中,我们心中!);可以肯定,那是因为原歌词内容涉及到后来苏联国内政治斗争的敏感人物----斯大林,只好做了局部修改。

中国诗人、散文家、评论家朱子奇(1920---2008)是位毕业于抗大的延安老干部,曾任抗大政治部科员,中央军委直属政治部宣传队队长、剧团团长,华北联合大学青年团副书记;1949年出任中共重要领导人任弼时的秘书;后来历任中国作协党组副书记、书记处常务书记、国际笔会中国中心副会长,中外文学交流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湖南省作协副主席等职。估计他翻译《莫斯科---北京》歌词时,正担任政务院文委对外联络局苏联东欧处处长。进入21世纪后,随着中苏关系正常化的进程,朱子奇因翻译《莫斯科---北京》等三首苏联诗歌,荣获俄中友好协会颁发的“加强友谊50周年奖章和证书”。

从俄文版的《莫斯科---北京》看,歌词的第一句实际上应是“俄汉人民是永久弟兄”,而非“中苏人民是永久弟兄”(因为此处维尔什宁写的是Русский而不是Советский,而且字序是“苏”在前,“汉”在后)。看来朱子奇当年在翻译歌词的时候,对此句作了恰当的变通处理。

此外,在翻译句子“斯大林与毛在听我们”时,他也灵活地采取了“不对称的”译法,将原句译成“斯大林和毛泽东在听我们”,这更符合中国人的称呼习惯。其实“斯大林”是个人的姓氏,仅相当于“毛”字。

中文《莫斯科--北京》的配歌人周巍峙(1916---2014)也是一位延安老干部;解放前曾任西北战地服务团主任、晋察冀边区音协主席、延安鲁艺文工团副团长、华北联合大学文工团团长、天津市军管会文艺处处长等;解放后历任文化部艺术局局长,文化部副部长、代部长、第一副部长,中国音协第三届副主席,中国文联主席、名誉主席等职。作为资深音乐家,他谱写过气势磅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和充满真挚感情的《十里长街送总理》等优秀歌曲。上世纪六十年代,经周总理点将,他担任了革命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组织指挥小组的总指挥。其夫人是著名的歌唱家、歌剧《白毛女》的主角喜儿的首任扮演者王昆。两人都于2014年先后去世。

来源:网络资料

俄语版《莫斯科——北京》

想到那时两国的中学生都有许多鸿雁传书结为朋友关系的。我大哥在初中交了一个苏联某城市的女生朋友,看到她写来的俄文信,可惜我不认识,呵呵

苏联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对我们的帮助还是很大的,尤其是援助的156个项目,奠定了新中国的工业化基础。

与苏联老大哥的关系,虽有许多许多的曲折,客观地讲,总体上苏联老大哥是帮了我们一大吧的,从第一期的156个超大型援助项目,到空军,海军国防,国家战略核武器,他们与同时期的美帝国主义,严密地封锁我们不一样,苏联老大哥或多或少都给过我们一些帮助的。

标签: 苏联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