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五十年代的婚姻时尚

2018-06-10 15:18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新中国成立的第二年,中国的第一部《婚姻法》开始实施。以前颁布的法规,都是些零星的篇章,像狂热的口号,一边做还一边捂着。后来便坦荡了起来,大家在操办的时候,心底一片澄明,眉眼间全是喜气的笑。

当时,姑娘家心中伴侣标准是——踏实肯干,劳动模范;小伙妇则要求对方——不慕虚荣,不爱打扮,勤劳贤惠。那年头不流行一见钟情之类的玩意,多是领导和街坊帮着牵线搭桥,两人一看还凑合,给单位打份报告,心平气和地去登记结婚。

那时候,结婚崇尚的是一切从简。有些姑娘家出嫁,不仅彩礼、嫁妆一丁点不要,甚至连花轿都推掉了,自己扛着个新式农具,大刺刺地走到婆家去了。婆家虽然不乐意,但是口头上却不能说,还一家大小立在门边,满脸堆笑地把媳妇让进门来。当时一切都 要“改革”,谁也不敢“逆时代风潮而动”。许多年轻人,是用两床被子搭在一起,在门梁上贴一张大红纸,便开始过起热热火火的小日子。而在那之前,女儿家出嫁是极其繁琐的——出门前,做娘的会在门口撒上一碗清水、一碗白米(自然地,新娘子走后,米还是得一粒粒捡回来的),清水意即“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是泼出去的水”,白米则是希望女儿到婆家有吃有穿;新郞常顶一把红伞,沿途一路护送,进门前,两口子得先从火盆上跨过,而且不能踩着门槛;婚后第三天,新姑爷还得陪着新媳妇回门,叩拜父母……

到了五十年代,琐碎、铺张的婚礼形式基本上消失了,喝喜酒也是一大帮亲威在一起“凑分子”,每户从柜子里拿出一二元不等,打上个胀鼓鼓的红包,差人给那对新人送去。也有人嫌钱少拿不出手,不送现金,几家撮合着,去裁缝店弄上条描龙绘凤的被面,迎新那天,欢欢喜喜地送了过去,放在正堂里,光耀了一屋人的眼。那时结婚,虽说是吃喜酒,却看不到丁点排场,一切都粗陋得很——新郎在家中炒上几把花生米,鼓捣出不知是哪年哪月的老茶叶,给稀稀拉拉的客人泡上杯热茶,再发上几支土烟,大家嘻哈一下,便在沉闷中潦草地收了场。假如办喜事的想把排场弄大些,得提前几天到街坊邻居那儿,借来桌子、椅子、锅碗瓢盆、然后把藏了好久的咸菜、萝卜干、花生仁齐齐掏出来,在“筵席”上大肆铺开。即使这样,也只是因陋简,办的人和吃的人都受罪,大家端着小酒杯,吉庆的话说了一大堆,肚子却开始不争气地咕嘟作响。

刚结完婚,两口子没来及过蜜月,开始扛起锄头,顶着太阳下地干活了。那会流行一首农民诗,叫《忘了前天才结婚》:

十五月亮明似镜,大地像涂一层银。晚风吹来爽精神,裤腿高绕大腿跟。新嫁媳妇冯银英,黄昏插到夜三更。为了实现一千斤,忘了前天才结婚。当时,小两口子不仅是夫妻关系,更紧要的是同志关系,讲究的是:“同心同德干工作,比翼齐飞搞建设。”有些“觉悟高”的年轻人,白天还照常去单位上班,晚上把油腻腻的工作服一脱,三下五除二把筵席给办了;第二天一大早,一个鲤鱼打挺,朝躺在床上的妻子“生猛”地瞥一眼,又急急忙忙干活去了。

那时候,许多“新式”妇女都有了自己的工作,下班后,她们又任劳任怨地操持起家务,坚决不拖丈夫后腿。《中国妇女》曾登了一篇歌颂“新婚风”的,叫做《盛利的妻子》;盛利是上海机床厂工人,闻名全国的高速切削能手,他妻子玉珍为了支持其工作,包下所有的家务,还得照顾公婆、抚养孩子……后来,她因宫外孕连续数天腹部剧痛,但为了不耽误丈夫工作,硬挺着继续干活。最后,当她被送往医院时,医生说,如果再晚送两个钟头,会有生命危险……刊出后,玉珍成了许多妇女心中“偶像”,同志兼战友般的婚姻模式,也被交口称颂。所以在那时候,夫妻俩可以缺少爱情,却不能逃避责任,他们可能没有缠绵悱恻地牵过手,没有轻声慢语地讲过一句情话,却会相濡以沫地厮守在一起,走一条很苦很苦的长路。

黄昏插到夜三更。为了实现一千斤,忘了前天才结婚----这都是充满革命理想的.不过亩产千斤,这还是这两年袁隆平院士才刚刚实现的

标签: 的是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