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代生人儿童时期闲时再喜欢的小说连播节目_怀旧_80后之窗
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六十年代生人儿童时期闲时再喜欢的小说连播节目

2018-06-07 16:3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现在的孩子们有电视,有卡通,向往着肯德基的喧闹,向往着游戏机里的角色扮演,可他们很少享受过听故事的乐趣,而在那个年代,故事是大人们的口水,是孩子们的盛宴。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上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那时的夜空比现在纯净,天空里有更多的星星。盛夏的夜晚是孩子们的天堂,搬着小凳,或是躺在竹床上,瞪着乌黑的眼睛,歪着圆圆的小脑袋,奶奶摇着芭蕉扇,一面驱赶着嗡嗡哼唱的蚊子,一面娓娓道来哪吒闹海的神话传说;爸爸叼着两毛八一包的香烟,不失时机地插进来:“那些都是迷信,别听奶奶的,我给你讲我当兵的故事”;爷爷提着茶壶:“来,我给你讲过去的事,那时我在地主家干活,那个地主还不错,一到过年……”妈妈不止一次地打断:“别教坏孩子,我给你讲捉弄坏财主的故事”。

那是个讲错话都会被抓起来批斗、游街,甚至关起来的时代,那是个怪、力、乱、神都遭禁的时代,黑夜宽恕了无知的人民,让我们能听到广播里听不到的声音。

孩子们最愿意听的是神乎其神的传说,听那些要翻过九百九十九座山,趟过九百九十九条河,才能杀死可恶的龙王,才能拯救世界的故事。那时的星星不是遥远的灼热的火焰,而是龙王的骨头做成的钉,是牛郎挑起的担子,是织女飘起的衣裙。那时大人有更多的时间陪孩子,他们喝着茶摇着扇子,永远不急不慢的悠闲;那时的孩子有更多的时间作家家,总是在故事里入睡,睡梦中是没完没了的传说。

上小学的时候最关心的是孙悟空的命运,那时关于孙悟空的故事,合法的好像只有《三打白骨精》的连环画,听长辈们零星的描述,小朋友们一起凑出个混淆三届颠倒时空的故事,于是都为一直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大圣担忧,有一位小朋友郑重其事地说:现在,我爸的已经派坦克过去了,准备用大炮轰平那些山,那时孙悟空能出来,然后能帮解放军解放台湾;于是幸福的话题打开了,解放台湾后会有很多的糖;老师说台湾产糖;到那时一分钱能买十个小糖。这样,远大的革命理想与小小的个人愿望都与孙悟空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每过一段时间,学校都会组织一次忆苦思甜故事会,同学们三三两两搬着板凳来到操场,在简易的主席台上,老阿婆声泪俱下地控诉旧社会的黑暗,台上有时会有挂着牌子,被反绑着手、低着头的地主、地主婆,或是偷了集体东西的小偷。台下常常是哭成一片,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会有人喊:“打倒地主反革命!”我们举起小小的拳头,红红的眼瞪着台上面无人色的地主。会后,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事会让我们忘掉饥饿的肚子,忘掉身上单薄的衣衫,会让我们格外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那时的课程远没有现在重,作业总是在课堂上能完成,有时,老师花十几分钟的时间能讲完课,于是,一些年轻的老师,看了太多的书而无法表达,会主动地、神秘地给大家讲故事,于是《一双绣花鞋》、《三零三房间的故事》便成了最吸引人的话题。不同的老师有不同的版本,不同的班级有不同的进度,类似于今天的互动式创作,讲故事的时候也是班上课堂纪律的时候。有一位同学用“聚精会神”造句竟然是:“我们聚精会神地听老师讲破案故事”。我的小学换过四五个学校,几乎每个学校都有这样受欢迎的老师,在他们的课堂上,同学们像节日般的快乐。

吃晚饭的时间是广播的世界,常常是全家一起听故事,小时候听孙敬修老爷爷讲小朋友的故事,以后是陈醇叔叔讲《万山红遍》,曹灿叔叔讲《金光大道》,以后是梅兰芳讲《岳飞传》,一直到高中听王刚先生(是现在演和绅的那位)讲《夜幕下的哈尔滨》,王刚有个绝招,是善于模仿女性的声音,惟妙惟肖,风情万,十足女人味。那时已是懵懂初开的年龄,对这样的故事这样的声音有一莫名的眷恋和憧憬。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