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川岛芳子诈死 隐居长春30年?[系列报道]

2018-06-01 09:17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东方魔女——川岛芳子 (1906~1948),本姓爱新觉罗,名显玗(玗是肃亲王自造的字,取“14”谐音),字东珍,又名金诚三、金梦芝,日本名川岛芳子、川岛良子、川岛良辅。

川岛芳子(又名金壁辉),这个被称为东方魔女的“男装女谍”,作为日本策动伪满独立、与国民党居间调停、互相勾结的“秘密武器”,在日本侵华战争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她曾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等重大秘密活动,并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 及营救秋鸿皇后等臭名昭著的国活动,成为日本谍报机关的“一枝花”,受到务头子田中隆吉、土肥原贤二等的大加赞赏。

作为重要战犯之一的川岛芳子终于在抗日战争结束两个月后的一天被投进汉奸牢房,并于1948年被处死。 (本文来源:新文化报 作者:刘昕)

研究者通过分析一系列物证人证认为,当年被枪决的是川岛芳子替身!

东方魔女、乱世妖姬……这些词曾被用来形容日本侵华期间最为臭名昭著的女间谍川岛芳子。史料记载,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被国民党政府枪决。11月2日,受邀到长春的努尔哈赤第13代孙、书法家爱新觉罗·兆基却提出一个大胆说法:当年被枪决的川岛芳子只是替身,真正的川岛芳子在战后一直隐居于长春,直到1978年才死去。

一幅画里藏着生死之谜

爱新觉罗·兆基到长春目的之一,是鉴定一幅名为《日本风情女子浴嬉图》画的真伪。该画出自川岛芳子之手,里面藏着她的生死之谜。

吉林省法学会理事李刚认为,当年被处决的川岛芳子可能并非本人。该画上书:“芳畿画一帘斋”。“畿”以谐音暗指自己的“己”,“帘斋”以谐音暗指“连灾”,“意思是川岛芳子自己曾受到一连串的灾难。”

该画是一幅浴室的场景:浴室墙上挂着一张身着疑似清朝官服男人跌倒的画,周围祥云环绕;浴室中央有8个梳着日本发式的女子在洗澡,还有两个孩子在戏水;画面右侧有个张大嘴巴的男人窥视着。研究者何景方说,研究者们一直怀疑此画为川岛芳子所作。“我看过这幅画后,觉得有一定可信度,但很难给出结论。”兆基说。

画家:我方姥是川岛芳子

4日,长春画家张钰透露惊人言论:川岛芳子在刑场被替身换出,隐居于长春直到1978年才死。

张钰说,她母亲是日本遗孤,1岁时被段翔收养。在长春新立城附近,段翔有位关系很深的女子,此人姓方,张钰称其为方姥。

“我小时常去方姥家玩。记得她个子不高不矮,在1.60-1.65米之间,肤色发黄,挺爱化妆的。”张钰说,“1978年,方姥去世了。”

2004年末的一个晚上,86岁的段翔把她叫到床边。“姥爷指着墙上一幅画,让我包好,回长春交给我母亲保管,他说这幅画是方姥画给我的,留作纪念。”这幅画正是《日本风情女子浴嬉图》。“姥爷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方姥是川岛芳子。’姥爷说,伪满时,他为满铁四平铁路伪警察局局长当翻译官时接触到川岛芳子。后来有人在刑场上用替身换出她。

1949年,姥爷等3个人带着川岛芳子来到新立城,把她安置在这里。”没过几天,姥爷去世了。

遗物中发现日关东军军用图

张钰说,段翔去世后,家人在墙壁夹层中发现一个密码箱,箱中藏有段翔与方姥等人的大量遗物。这个密码箱上面的英文为:高级手提安全箱、专利警告、日本造。

箱内有方姥画的3张画

箱内上层放着3幅画和几样小物件,3幅画分别是人物刀刻版画、炭笔勾勒素描画和工笔画。张钰说,这都是方姥所画。研究者们认为,这能证明方姥与川岛芳子具有一个共同点:有绘画功底。

银质头簪挑菜中东西

箱中上层还有蝙蝠型头簪与微型药勺。张钰称,蝙蝠型头簪是银质,“方姥平时别在头上,经常拿它挑菜中的东西,我怀疑她是在验毒。”

微型药勺似为铜质,张钰说这是方姥配药所用,“我听说这药勺比较少见,好像是日本关东军的东西。”至于从何听说,张钰没有给出答案。

关东军军用图竟是简体字

箱子下层有6张是日本关东军军事用图,包括《满洲第七三一要图》等,上有印章:满洲国关东军司令部。但图上竟都是简体字,除印章外,找不出一个繁体字。印章上的“满洲国关东军”也不合史实。对于质疑,李刚强调:“我们决不是在制造第二个华南虎!欢迎大家一同来探讨,提出自己的意见,让这个研究更接近真实。”

望远镜上有名字缩写

箱中还有一个法国造微型望远镜与美国造铅笔刀,品相陈旧。

在长春大学教书的日籍学者野崎晃布先生经过一番查找,发现这个“BardoufilsParis”望远镜至少是60年前的产品,“日本军队也只有高级军官才可能拥有。”望远镜上,有刀刻的两处“HK”和一处“HM”字样。5日,野崎先生突然想到,川岛芳子中文名是“金璧辉”,

“HK”正是“金璧辉”日语发音的英文缩写!

疑点争论:研究者提出6大疑点质疑当年死刑执行过程

红毛衣、蓝毛裤、青棉裤、豆沙色毛袜……川岛芳子被执行枪决时的衣着,在60年前的《北平日报》上有着清晰描述。然而,研究者们提出6大疑点,质疑川岛芳子死刑的执行过程。

一、日军战败后,国民党当局准许媒体对川岛芳子一案进行轰炸式报道,并举行两次大型公审。唯独最要紧的行刑场面,如此神秘,为什么?

二、选择黎明前看不清人的晨光中执行死刑,为什么?

三、处刑后,仍不开放行刑现场,为什么?

四、所有中国记者不准入内,却让美国记者进入现场,为什么?

五、把死者的面部搞得血肉模糊,沾满泥土,难以辨认,为什么?

六、川岛芳子一向男装短发,照片上的死者头发长度却到达脖子中央,为什么?

不是替身“诈死说”荒谬

4日,吉林市民胡先生透露,他曾是一位记者,写过200多篇传奇人物的传记。“1998年,我在廊坊采访过川岛芳子的亲妹妹金默玉,她亲口证实在刑场被枪决的是川岛芳子本人。当时金默玉和亲人没看到行刑过程,也没有看到川岛芳子的尸体,但他们确信,那不是替身。”

胡先生说,现在研究者们的说法是荒谬的(据《新文化报》)

川岛芳子(1906-1948),本姓爱新觉罗,是清朝最后一代王族肃亲王之女,排行第14。3岁时过继给当时日本公使馆驻华外交官川岛浪速,认川岛为养父,易名川岛芳子。

在她6岁时便随养父去了日本,从此接受纯粹的日本殖民主义教育。作为日本策动伪满独立、与国民党居间调停、互相勾结的“秘密武器”,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曾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等重大秘密活动,并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及营救秋鸿皇后等臭名昭著的国活动。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在北平将其逮捕。1948年,川岛芳子被枪决。

走进方姥当年生活的地方,寻访见过方姥的人们,成了验证张钰说法的关键环节。同时,随着调查深入,另一个惊人的猜测也浮出水面:密码箱中的一架微型望远镜,可能是“川岛芳子的物件”。

逯兴凯的证言:

她是解放前来的

方姥住在新立城。凭此线索,研究者们经过地毯式搜索,终于找到当年方姥住处的房东之子:新立城镇齐家村下齐家窝棚屯村民逯兴凯。

5日,记者将张钰临摹方姥“皈依证”照片的肖像画,在A4纸上放大,来到逯兴凯的家。

“这是方老太太,当年她住在道边的那栋房子里,后来房子拆了。”66岁的逯兴凯看到这幅画像后回忆,他的父亲逯长站(1987年去世)曾说过,解放前夕,方姥在3个男子带领下来到这里居住,其中一位是张钰的姥爷段翔(化名)。家里把大伯父去世后留下的一处房宅,让给“方老太太”居住。

基本不出屋不像农村人

逯兴凯记得,“方老太太”人瘦,眼睛有神,一对招风耳很突出,“她很干净利索,从前面看和这个画像一样,其实脑袋后面还扎个发髻。说话不是本地口音,有点像北京口音。她成天在家烧香念佛,基本不出屋,我和她接触也很少,但在我印象中,她不像农村人。”

逯兴凯确认,“方老太太”冬天不在新立城居住,“第二年开春她才回来。”

张钰称,段翔曾说过,方姥冬天到浙江省国清寺过冬。对于张钰和张母,逯兴凯也有记忆,他记得张母和张钰小时总来“方老太太”家玩,甚至还能说出张钰幼时的外号:小波叨。

研究者们发现,该村并无“方老太太”居住过的官方登记记录。逯兴凯告诉记者,“方老太太”确无户籍,“这个人在农村很消停,冬天也不在村里,没人注意她。”

陈良的证言:

这个画像是“方老太太”

研究者们找到了另一位与方姥有过接触的人:当年给方老太太家送过鸭蛋的陈良。

陈良今年70岁,现居长春市朝阳区永春镇平安村窝瓜屯。不久前他得了脑溢血,交流起来较难。陈良戴上眼镜,看了片刻,认出这张画像是“方老太太”。

但身高描述上出现疑点,陈良说“方老太太”身高1.67米,记者找到的史料中,虽无川岛芳子的详细身高,但一些资料中说她并不高,应该没有1.67米。

研究者们则认为,陈良与“方老太太”的接触只限于给她送鸭蛋。从逻辑上分析,陈良没有给她测身高的可能性,而他竟精确到“1.67米”,准确性值得怀疑。

日本学者的猜测:

“HK”是“金璧辉”缩写?

正当记者感到陷入罗生门般的谜案时,另一个惊人猜测出现了。

发现了“浴嬉图”出处和“关东军密图”漏洞的日籍学者野崎晃市,本是热心读者,他与研究者们及张钰从前并不认识。野崎先生与记者看过密码箱后,对箱中一架微型望远镜感兴趣——这个陈旧物件没引起研究者和记者的别注意——野崎先生一番查找,发现这个“Bardou fils Paris”望远镜至少是60年前的产品,甚至可追溯到百年前,“这是法国造的高级望远镜,当时日本和中国很少见,日本军队也只有高级军官才可能拥有。”

望远镜上,有刀刻的两处“HK”和一处“HM”字样。首次见到望远镜时,所有人都认为“HK”是香港(HONG KONG)之意,不明白这东西怎么会和香港扯上关系。

野崎先生昨日突然想到,川岛芳子中文名是“金璧辉”,日语发音的英文写法是:Kin Hekiki。按照英文姓后名前的习惯,“HK”正是“金璧辉”日语发音的英文缩写!

这个猜测让研究者们很兴奋,但“HM”又怎么解释呢?大家没有想出来。

历史上的川岛芳子是否可能拥有法国望远镜呢?野崎先生认为,“伪满映”理事长甘粕正彦是日本务,他曾在法国研究电影,此人与川岛芳子曾交好,“川岛芳子可能会通过这个途径拿到法国望远镜。”

野崎先生一再表示,这只是猜测,不能此证明此望远镜是川岛芳子的物品。

另外,昨日提到的药勺,野崎先生确认,这与日本关东军用过的药勺一样。至于全是简体字的“关东军密图”,有长春此方面专家昨日给80后之窗来电指出,曾见过此类图表,应为赝品。

谜底会在沈阳吗?

望远镜被重点研究,“关东军密图”似无价值,真与假掺杂在一起,让人感觉迷雾重重!

我们离真实有多远?研究者称,在沈阳有位爱新觉罗家族很有名望的人士,他对川岛芳子生死有着几乎是决定性的证言!为此,80后之窗记者将在下周赶赴沈阳,揭开这个谜团……

方姥左胸有伤

张钰称,她和母亲在与方姥做伴时,曾看到方姥左胸有褐色疤痕,方姥还常让张钰母女为其捶背。

研究者称,川岛芳子左胸受过枪伤,患有脊椎炎。这两个说法,记者在史料中查阅确有其事。研究者认为,这证明方姥的伤病与川岛芳子吻合。

方姥身手很好

张钰称,方姥除精通书画,擅长日语外,身手还很好。

张钰说,她小时在方姥院里方便时,外面跑来一只狗,吓得她大哭。正在做饭的方姥听到哭声,手拎烧火棍,从屋内跳到院里,几下便将狗打死。张钰说,至今都记得当年方姥的敏捷与狠劲。

研究者认为,若无殊经历,一个60多岁的老妇人很难做出这事,“这个举动,有川岛芳子年轻的影子。”

方姥喜欢跳舞

张钰称,方姥家里有块大石头,夏天可以坐在上面乘凉。她小时候,方姥常把她放在大石头上面,祖孙围着大石头跳交际舞,方姥扮男角。有时方姥也让张钰站在炕沿上,架着张钰胳膊,顺着炕沿跳舞。

研究者称,川岛芳子舞技出众,由于她喜欢女扮男装,因此跳男角更会得心应手,“这又是一个吻合点。”

对马连良很愧疚

张钰称,有一次方姥听京剧,张钰问唱者是谁,方姥说是京剧大师马连良。张钰又问方姥是否认识马连良,“方姥脸色变了,她说认识,还说每次听到他的唱腔,心里发酸。方姥嘱咐我,长大了如果见到马先生,让我代她说句对不起,说完她到院子里了。”张钰说,方姥这个反常举动,一直让她不解。

研究者称,川岛芳子在历史上与马连良发生过矛盾,曾勒索过他。

《新文化报》记者 刘昕

16个奇怪篆字究竟是什么,让很多对川岛芳子感兴趣的人煞费苦心。

研究者李刚、何景方等人认为,纸条内容与张钰所称的“方姥是川岛芳子”一事,存在重大关联。日前,吉林大学古文研究者对这16字,给出释义。

昨日,川岛芳子亲妹妹金默玉亦作出回应。

众多版本:破解“奇怪篆文”

16日,张钰所称的“姥爷临终前嘱咐我交给小方八郎(川岛芳子秘书兼情人)的掐丝景泰蓝狮子”,被打开封底火漆,内藏一张手掌大小的纸条,正文是16个篆字,落款为“秀竹敬具小方阁下”。

17日,该消息见报后,众多读者打来热线,开始一场破解篆文的“全民大猜想”。各个破解版本如下——

版本一

人没死

省旅游局王跃进认为,这16字是:芳魂西天,尚未归来,含悲九泉,遗今奇才。“第五字是尚,书写者用了草书写法,颠倒来写。”王跃进说,前8个字“芳魂西天,尚未归来”可能即指“川岛芳子还没魂归西天”,“含悲九泉”暗指替川岛芳子上刑场的人,“遗今奇才”指川岛芳子活下来了。

版本二

像佛偈

北华大学退休教授韩永丕认为,这16个字是:芳魂西天,至未归来,空悲九泉,迹今奇才。“很像佛家偈语,似是而非,说明书写者对佛学有研究。”韩永丕说,“芳魂西天”意指人死了,“至未归来”指魂魄到死也没回来,“‘空’字是说她没死,死者亲友白为她伤悲了,迹今奇才,迹当动词,是说她能走到现在,实属奇人。”

版本三

藏头诗

数位读者称这可能是首藏头诗。其中较有趣的说法是:单看纸条右上角四字,是“芳魂归来”,单看纸条右下角四个字,“至未九泉”,都传达“人没死”之意。若“方姥”真是川岛芳子,这可能是她在世时,秀竹写给小方八郎,传递“川岛芳子还没死”的信息。

版本四

人死了

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副所长冯胜君教授称,这16个字是:芳魂西去,至未归来,含悲九泉,古今奇才。

冯胜君表示,这些篆文写得较怪,“我确信,除第四个字还不能敲准外,其他15个字没问题。”冯胜君说,第四个字从篆文角度看,既像“天”又像“去”,“单拿出这个字,更像‘天’字,结合前后文来看,我认为是‘去’字。”从字面看,表达的意思是“人死了”。

目前,多数研究者倾向于冯胜君的分析。李刚按冯胜君的分析,给出了另一藏头解释,16字从右至左横读是:芳归古,魂归今。“意思是说川岛芳子死了,魂魄归来了。”李刚说。

川岛芳子妹妹:你们听到的是谣言

张钰:方姥是站着死的

昨日,张钰和她母亲段续擎经过回忆,又提供一些新证言。

张钰称,1978年的农历正月十五,方姥在四平去世。“当时她让我出门帮她买烟丝,回来后我看到她拄着棍,站在屋里一动不动,脸上还有点温度,眼睛睁着,有点湿润,后背也是湿的,原来她已经死了。”

段续擎说:“方姨会舞剑,会骑马,骑毛驴,还会翻跟头。”史料载,川岛芳子擅长骑马。

《男装女谍》一书中,有1947年川岛芳子在狱中写给养父川岛浪速的信:“此次如获释,一定……信奉观世音菩萨……每天诵经,做一个好人。”落款是“不孝的死刑囚芳子拜”。张钰说方姥信佛。

李香兰:半信半疑

前日,读新闻社、东京时事通信社等多家日本媒体云集长春,采访此事。

东京时事通信社记者林先生称,川岛芳子密友李香兰知道此事后半信半疑。“李香兰说,官方消息当时称川岛芳子被处死,但她在日本听过关于川岛芳子没死的各传说。川岛芳子隐居在长春到1978年才死,李香兰还是第一次听说。”

张钰的方姥遗物中,有一张李香兰的老唱片:1941年的《苏州之夜》。张钰说,“方姥在世时常听这张唱片。”

林先生说:“李香兰提到,川岛芳子说很喜欢她的歌,几乎天天听她的唱片。”

金默玉:都是谣言

昨日下午,记者电话采访了住在廊坊的金默玉。

金默玉,1918年生于辽宁省旅顺市,是肃亲王善耆最小的女儿,川岛芳子的亲妹妹。电话中,90岁的金默玉思维较为敏捷,交流毫无障碍。

对于张钰所称的“方姥是川岛芳子”一事,金默玉说,“当年她(川岛芳子)被枪决时,也有被替身换出的谣言,我们看了行刑后的照片,那是她本人,没有错的,你们现在听到的都是谣言。”

金默玉表示自己年事已高,身体不佳,不愿再对此事发表看法。

研究进展:认为方姥是川岛芳子者居多

16日发现的纸条,使大多研究者认定:方姥是川岛芳子。

研究者李刚、何景方等推测:1948年,川岛芳子从北京刑场脱逃后,由秀竹(老七)、于某护送,经烟台、大连至沈阳,找到张钰姥爷段翔(化名),3人一同把川岛芳子送至长春新立城,租住在新立城镇齐家村下齐家窝棚屯逯家中,化名方老太太,此隐居。“文革”初期,于某自杀,秀竹在浙江某寺削发为僧。1978年,川岛芳子病故。1981年,秀竹取走骨灰,留下这张纸条,委托段翔交给小方八郎。2000年,段翔将此事告知段续擎,嘱其勿外传。2002年,段翔在天津将纸条封入“蓝狮”内。2004年,段翔自感不久于人世,遂将此事告知张钰。

关于“蓝狮”中的“炉渣”,有读者表示或许是防潮。研究者表示暂接受此分析,下一步可能要做科学鉴定。

见过多人证言与证物后,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庆祥表示:“张钰说方姥是川岛芳子,我从前是有怀疑的,但见过这么多证物和证言,尤其是这张篆文纸条出现后,我认为这事是真的。”

记者手记

每个人都是“侦探”

这些日子,很多人一再问我:方姥是不是川岛芳子,能否给出准确结论?

我们试图用DNA、指纹、笔迹等科学鉴定身份手段,得出结论。因客观条件限制,上述办法都无法应用。

张钰母女的证言;爱新觉罗·德崇的证言;逯兴凯、陈良的证言;澍培法师送给方居士的礼物;望远镜上的英文缩写;纸条篆文……对这桩历史悬案,哪怕证言与证物多么逼真传神,在拿到科学鉴定结果之前,都不能在报道中给出确定性结论。

退一步讲,即使上述证言与证物能确定真实性,也很难此在报道中告诉大家“方姥一定是川岛芳子”,万一这是段翔留给后代的玩笑呢?

有些读者告诉我,他们把3日以来的所有相关报道,均剪下留存,这是做仔细研究的好办法。其实大家不用再问我,关注这组报道的每个人,都是“侦探”,大家可以在众多线索中逐条分析,抽丝剥茧,争取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不管你的答案是否接近真实,有一点毋庸置疑:作为汉奸的川岛芳子,随着1948年的那声枪响,已经在历史中凝固了。

至于张钰所说的方姥,只是一位信佛的老太太,无论她曾经是谁。

未来,此事若有突破性进展,我们将继续关注。

从2008年11月3日开始,80后之窗报道了长春画家张钰所称“我方姥是川岛芳子”一事,并连续披露关于此事的诸多情况。其间,张钰、方老太太故居邻居、张钰之母段续擎、爱新觉罗家族现族长爱新觉罗·德崇、川岛芳子亲妹妹金默玉都表达了或相同或相悖的证言。而景泰蓝狮子中的神秘篆字纸条、刻有英文字母“HK”的望远镜等许多神秘物品更是引起了社会各界高度关注。

11月20日,关于“方姥”与川岛芳子的报道告一段落,80后之窗报道的结束语是:此事若有突破性进展,将继续追踪报道。昨日,“突破性进展”终于出现了!

台禄林俯下身,盯着桌上的3张图像,不时比量着3张脸的五官比例。片刻后,他拿起其中两张,将之重合起来,对着阳光比照。

“我相信我的判断,A图与C图是同一人,但这两张与B图都不是同一人。”作为吉林省公安厅副调研员、省公安摄影协会秘书长,台禄林表示:“这只代表我的个人看法。”

研究者李刚等人认为,这个鉴定结果,对该研究意义重大。

三张图像

“方姥”画像与川岛芳子是同一人

台禄林所看的3张图像,均打印在A4纸上,画面大小基本相同。

张钰称,“方姥”一生不留照片,当年皈依证上的这张黑白照片是惟一的例外。“方姥”去世后,张钰姥爷段翔(化名)从皈依证上取下照片,让张钰临摹。后来,这张照片与段翔遗物一同火化。因此,张钰临摹的画像,成为“方姥”存世的惟一影像资料。

此画像,段续擎、“方姥”邻居逯兴凯、长年给“方姥”送鸭蛋的陈良等人均确认,“是方老太太的模样。”

结论1 B图与A图、C图均非同一人

台禄林对3张图像,主要进行了视觉比对与骨骼比对。

“三张图像角度不同,透视关系也不一样,尤其是B图,姿势是仰卧,这给比对带来了困难。”台禄林说,“不过B图死者的脸部轮廓依然可辨,面部基本构造通过延伸,可以大致得出结果。”

通过鉴定,台禄林断定,B图与A图、C图均非同一人。

推论1:研究者认为,按这个鉴定结果推论,当年刑场上的死者,确如当时媒体与坊间猜测的一样——只是一个替身,监狱里必然发生了某些难见天日的秘密。

结论2 A图、C图确为一人

按照“三庭五眼”、“光影重合”等专业方式,台禄林对A图与C图进行了比对。

“首先从直观上看,这两张脸的五官比较像。从专业角度看,正常人脸部宽度约相当于眼睛宽度的5倍,而川岛芳子眼睛较大,脸部宽度相当于眼睛宽度的4倍到4.5倍之间。川岛芳子脸部中庭较长,左颧骨略高,长着一对元宝耳,这些都与C图吻合。”台禄林看着A图和C图说,“包括肩膀的曲线也基本相同。而这些体貌征,一般是一生也无法改变的。”

台禄林在这两张图中,找到的惟一差别是眉毛高度,“这也是正常的,因为人到老年,眉毛不会那么坚挺,所以C图的眉毛会略微垂下。”

台禄林经过一番鉴定,认定A图、C图确为一人,并出具了书面鉴定书。

推论2:研究者认为,按这个鉴定结果推论,不外乎以下几可能。一、“方姥”是川岛芳子。二、画家张钰造假,画的是川岛芳子老年图。但第二可能性存在的前提是,她联合段续擎、陈良、逯兴凯等很多人一同参与,但若如此,其他相关证据又如何解释?

两个字母

日方表示川岛芳子确曾自称“HK”

80后之窗的报道引起了日本多家媒体的兴趣,除了对此进行报道以外,一些媒体进行了深入研究。

80后之窗曾报道“方姥”有一架法国造望远镜,上面刻着字母“HK”。半路参与研究此事的80后之窗读者、身在长春的日本学者野崎晃市认为,“HK”是川岛芳子中文名“金璧辉”日语发音的英文缩写。

昨日,日本朝日电视台记者后藤华在电话中告诉80后之窗记者:“开始我们对这个说法很怀疑,觉得太牵强,按照日本习惯,她不太可能把‘金璧辉’用日本发音英文缩写的方式来表达,而‘川岛芳子’缩写应为‘YK’。但最近我找到一本书,这是川岛芳子本人所写的前半生自传,翻译成中文大概叫《动乱之荫,我的半生》,1940年出版。”

后藤华介绍,川岛芳子在该书中写道:15岁时,她在日本长野县避暑时,将一块手帕送给当地一位男孩作为礼物,并在手帕上绣上自己的名字“HK”。“我看到这段后,非常震惊,这是川岛芳子本人所写,真实性不用怀疑,看来她确实习惯用‘HK’作为名字缩写。”

另外,景泰蓝狮子中的类似灰烬的杂物,经过中科院长春应化所鉴定,确定为炉灰渣,不是骨灰。研究者李刚说:“这可能是想向川岛芳子的情人小方八郎传递一个信息:川岛芳子已化作炉中之灰。”

一部留声机

日方将对留声机上的指纹与川岛芳子的指纹进行对比鉴定

“方姥”留下了一部瑞士造留声机,日本有关方面将于近期来到长春,对留声机进行指纹鉴定。“日本方面说,他们保存有3个川岛芳子的指纹,同时他们的技术能够鉴定几十年前的指纹。”研究者李刚说,“如果鉴定出这部留声机上有川岛芳子的指纹,意义不言自明。”

历史的迷雾重重,真实可能正在一点点向我们靠近,80后之窗将对指纹鉴定继续关注。

《新文化报》记者刘昕

70年前的人和事都成了悬案,那几百上千年前的人和事,又怎么知晓呢?历史,可知吗?再往前那去翻翻杨贵妃是不是也是诈死了。也去考证一番。

媒体造假之风时有发生,弄几个人名,当作是采访证人,然后七拼八凑,一篇造假形成了。以当年运动调查的严密,想要假造身份,是很难的。何况,罪大恶极的谍敌,民国党恨之入骨,有不枪毙她的理由吗?

还有说希勒也没有死。

说的神乎其神,只可惜是漫无边际的编造,博人眼球罢了,骗几个小钱花花。

蛮有趣的,过去监狱里确实有收几百两黄金,找替死的说法,并不奇怪。但川岛芳子是全国关注的罪犯,敢这么干,胆子也太大了。

但是枪毙川岛芳子,把脸弄得模糊不清,又让人怀疑。

要用哲学的头脑去分析一切事情,首先,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什么对与错,好与坏,好人与坏人,也从来没有什么公与私,都是私,从未有过公,不用去调查取证,能100%地认定,她没死!真相从来都是掌握在极其少数人的心里的。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每天忙的都是为了私,为了自己。土匪的势力变大了,人多了,也可以从邪恶变成正确的了,历史上,从土匪变成统治者的不少吧?都是利益的交换和互相的利用而已。世界上的平民百姓能从普通渠道得知的那些消息和新闻,都是统治者同意之后才释放出来的希望百姓知道的主动往百姓脑子里装的那些东西。。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