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哗啦团子!这种小吃,中端单反相机推荐2015你们怎么称呼它?

2018-05-30 00:0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本帖最后由 柴大官人 于 2018-5-27 09:48 编辑

旧梦勾沉之哗啦团 记忆中,这是顶好吃的食物了,想起来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不过现在这孩子们喜欢的食物是很少见到了,因为它现在改变了形状,也换了新的名字。 那是利用爆米花制作的食物,制作者用炒化了的糖汁将那些刚刚从喷爆机中制造出来的又焦又脆的大米花粘合起来,成了好吃的米花糖。我小的时候见到的,是用模具压制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圆球,小的似乒乓球,大的像成年人的拳头,而不是现在超市里的长方形的包装得很好的那。一般来说,小的那些哗啦团往往是五个串成一串,最下面缀着红纸剪成的飘带似的纸条,大型的哗啦团则独自享受着红纸条映衬的荣誉。看着那些走街串巷的小贩们挑子上累累如秋日硕果般的哗啦团,怎不令孩子们眼馋? 印象中一直到上小学的时候,这些哗啦团子的价格一直都不算贵,五分钱可以买上一串小的,高兴的话也可以买一个大的。不过,好像大家都愿意买上一串小的,因为这样可以慢慢边吃边玩独自享受,也可以与要好的伙伴一同分享。不过对于我来说这运气似乎不太多,身边的朋友有钱的并不多,更多的时候,是眼巴巴地看着别人提着一串哗啦团子在美滋滋地享受生活,要知道,看也是一乐趣哦。 在我们皖西北界首,老城的小贩们基本上是固定在一个地点不变的,比如是临近广场边缘的空地,或是某个学校门前的一角,只有外地的小贩是流动的,他们的到来对于无所事事的孩子们不亚于是一场节日,因为和本地的小贩相比,他们更会激起小孩子们狂热的购买欲望。 你见过这样的场景吗? 一个衣着普通的中年男人,挑着一副沉重的担子,担子上面却是一大一小俩木箱子。小木箱上面拴着个简陋的木凳,大木箱上面的提手上挂着一串废钥匙,走一步,晃三晃,“哗啦哗啦”乱响。这声音犹如天上的仙乐,让所有的孩子都在家中蹲坐不得,扑楞楞向声音响处集中。不得父母允许外出的孩子在家里急得团团转,没办法,母亲说,好啦好啦,魂呢都让哗啦团的拉走啦,别闹啦,给你一分钱玩去吧。小心翼翼从母亲手里接过那一分钱,跑出家门的孩子,循着那“哗啦哗啦”奔去了。 在某处空地停下了,中年男人从扁担上解下木凳,坐在大木箱跟前,按下大木箱上的提手,再把碍事的扁担放置脚边,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看着面前围拢的孩子越来越多,他变戏法似地从小木箱中取出个小盒子,在晃了晃,里面发出的“哗啦哗啦”的声音是面前的孩子们立刻安静下来。中年男人继续摇晃着那个小盒子,嘴里吟唱着自编的歌谣:“掏的掏来对的对,对好钱来好摇会。要摇的上来了,每人一分钱!”手里有钱的孩子们立刻每人一分钱递了上来,凑够了五个人,那中年男人便不再接钱,然后又摇晃着那个小盒子嘴里吟唱:“一分钱哪小玩意儿,输赢不伤大脾气儿。好啦,谁先摇?” 这其实没什么可争的,掏了钱的孩子们依次胡乱摇晃着那个小盒子,然后把盒子放在那舞台似的大木箱上。每一个孩子放下小盒子后,中年男人便唱着:“好不好来孬不孬,掀开盒帽大家瞧。”打开盒帽,里面是三粒色子,他当即报出这个孩子摇出的点数。五个孩子都摇完后,中年男人便收起小盒子,从大木箱里取出一个拳头大的哗啦团递给摇出点数最大的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便在伙伴们羡慕的目光中挤出人墙,笑眯眯地走了。在中年男人的歌谣中,又一轮的竞争摇会上演了…… 没有人的运气是一成不变的,用一分钱来博一博自己的命运,这个男人给我上了人生的第一课。我的运气一般,拿出去的一分钱,偶尔一次能够赢得到那个大哗啦团,更多的时候是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开心的笑容。家境好的孩子输急了,干脆掏出五分钱买一个去啃;运气别好的孩子若是摇出了最大的豹子(三个六或是三个一),那个中年男人便会直接给他两个大哗啦团!而这个时候,眼巴巴观望的没钱孩子便会齐声喊着诅咒似的歌谣:“哗啦团,哗啦团,吃到肚里将(生)小孩!”我不无嫉妒地想,那个孩子大概做梦也会笑吧。 那时候,我爸爸在一家修车铺干活,妈妈在解放二大街的服装制帽厂蹬缝纫机。二大街可是个出名的服装一条街!从南到北,都是摆摊子服装的,我每次放了学,都背着书包去找妈妈,等待妈妈下班一起回家。若是去得早了,有作业时找个地方写作业,每没作业用废纸叠小船玩儿。看着小船在街边的臭水沟里飘飘悠悠地流浪,跟着它慢慢地跑,直到它一头扎进深深的下水道里,再也没了踪影。这游戏持续了很久,某一个傍晚,当我看着我制造出的小船翻入下水道的时候,突然看到临近下水道的淤泥里面露着一分钱!不会错的,的确是一分钱。我四顾无人,弯腰要把那一分钱从散发着臭气的淤泥里拈了出来。我认真想了想,忽然明白了。钱是街边做生意的商家掉的,这些小钱落入街边的水沟,会顺水漂流到下水道的里面。但是入口处的砖头稍高了一点,淤泥积攒的多,那一分钱停滞在那里了。看着那一团较厚的淤泥,我毫不犹豫,立刻忍着臭气,弯腰下手,正如我所想到的,我从那淤泥里面挖出了好几枚一分、二分的钢崩儿,数一数,一共有一毛二呢。但是这好运只有这么一次,第二天我发现,每到傍晚做生意的收摊后,二大街扫垃圾的老李大爷用一把破扫帚从南到北将水沟清理的干干净净。看着这些脏兮兮的东西,我用水沟里的水把它们洗净了,从书包里掏张废纸擦干净,第二天兴冲冲地去找那个哗啦团的人。 “你来晚了呢,”那个中年男人说,“晌午了,都回家吃饭了,这会没人摇了。” 我自豪数出五个一分的钢崩儿递给他:“我不摇,我买一个大的。” 他递给我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哗啦团,我把它放进书包里面,悠悠的吃了三天!

撰文摄影:柴进通联:皖界首市委老干部局邮编:236500手机:18096707486

谢谢楼主的分享。从楼主的描述来看,这个食品类似广东的一食品“煎堆”。不过仅是春节才有的年节食品。

标签: 看着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