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访谈>正文

【我和军队的不解之缘】火箭军砺剑文艺轻骑队周炜:我们不一样

2018-08-01 10:3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前不久,在大江南北的火箭军的军营里,活跃着一支砺剑文艺轻骑队。这个文艺队可能和您以前见过的文艺队有点区别。队员们穿着迷彩,背起行囊,擎着队旗奔赴大山深处、戈壁高原的火箭军的各个,用歌声、舞蹈和欢笑展现基层官兵火热的战斗生活,所到之处受到了官兵们的热烈欢迎和点赞。他们在火箭军一线留下的精彩足迹,彰显出了新形势下军队文艺轻骑队的使命和担当。

本期节目我们别邀请到了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团长周炜,请他带您认识这支不一样的砺剑文艺轻骑队。

砺剑文艺轻骑队队员:砺剑文艺轻骑队祝大家八一快乐!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团长周炜接受中国网专访。 摄影 伦晓璇

周团长,您好,感谢您接受中国网的采访,请您先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

周炜:好,中国网的各位网友大家好! 又一次在我们天泰剧院见面了,但是这一次有点区别,我们也是刚刚砺剑文艺轻骑队为兵服务归来。看到我身边,这是我们团里边最年轻的几位舞蹈演员,也是我们轻骑队的队员代表。希望这一次能够跟随我们今天的这样的一个话题,能够走进火箭军火热的军营,了解这支轻骑队的故事。希望你们关注。 !

感谢您!咱们从轻骑队来谈起。首先,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火箭军文工团砺剑文艺轻骑队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到目前为止给官兵带来了哪些文艺服务活动?

周炜:好,我们刚刚回来的这一行,这一次轻骑队,是我们从去年开始,首长给我们命名为叫砺剑轻骑队以后的第N次演出了。

这一次演出跟以往有很大的不同。我们从这个轻骑队的名字来看,是非常有火箭军的色,砺剑文艺轻骑队。砺剑,这是我们火箭军执掌大国长剑的日常工作和军事任务。很显然作为火箭军的文艺工作者,也是要为这支来服务的。所以我们这个砺剑文艺轻骑队,这个旗帜大家应该能看到,照片上的是我们的旗帜。我们簇拥的是我们这样一个鲜红的旗帜,也是我们火箭军文艺工作者一个方向。

其实是在前年,习近平主席对全军的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要求,要当好面向基层服务官兵的轻骑队。“轻骑队”这三个字一下子遍布了我们整个军营.近期,习近平主席的又一个重要批示里讲到,学习乌兰牧骑,重在其为基层服务的精神,不仅在于形式,要符合需求。我们也是在践行这个指示精神,很多做法也是我们火箭军文工团的一个老传统。所以,这次轻骑队有几个非常显着的一个点和不一样。

这次轻骑队大概走了火箭军的三个大单位,军级以上的单位。我们大概走了不到十个旅团级单位,这个搞了将近应该是八个大场的演出,两个小场的演出。还搞了两次这个官兵对话活动。我觉得最让我们记忆犹新的事情,一会可以让我们这几个年轻演员们说一说,我觉得还是有别于以前。

一个是我们搞了一个火箭军文工团的为兵服务调查问卷。每一天演出我是主持人,一开场我都要把这个问卷发出去。战士们把这个调查面搁在这个腿上,左手拿那个小巴掌,是鼓掌那个小巴掌,右手拿着笔,这是按着,这边看着节目,在记录着每一个节目他们的感受。是每天11个问题,有他们平时的文化需求,有对我们火箭军文工团文艺服务的意见和建议。最主要的两个问题,一会让他们讲,一个是最喜爱的节目,一个是最喜爱的演员。第一天我一宣布结果,这些人傻了,几乎一宿都没睡觉。所以这十几天,他们每天都在紧张地筹备自己的节目,变换自己的曲目,改变自己的表演形式,都想争取到官兵最喜爱的演员那个系列,节目也想进入到官兵最喜爱的节目那个系列当中去。

我们这一次反响非常好。尤其是官兵对话活动,让我们直接跟官兵对话,直接听到了他们的心声。学习讲话精神,贯彻落实习主席指示,我觉得不是在口号,也不是在写得多么漂亮,也不是在所谓的形式上怎么跟讲话去贴切。我觉得这都是标准比较低的,或者都是比较浅表性,更深层次的、更深入的学习和贯彻和领会。我觉得是要重在要脚踏实地的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

与以前下基层的文艺队相比,我们这支砺剑文艺轻骑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周炜:以前我们文工团每年都要有100场到120场为兵服务演出,那个时候大家更多的是慰问。你看我讲几个关键词,慰问啥意思,是我们去看望大家。

那么我要讲这次轻骑队,是要把慰问变成融入,要融进去。不管是我们在一线的官兵,还是文工团的这些文艺工作者,我们没有其他的这个什么干部、战士,什么北京的什么这个基层的,没有这个之分,我们都叫战士。 他们是战斗员,我们也是战斗员,我们是文艺战士。所以大家穿着作训服,打起了背包,擎起了军旗,擎起了火箭军的军旗在舞台上,也擎起了我们砺剑文艺轻骑队的队旗。我们同吃、同住、同训练,深入到他们训练场、他们的帐篷里,深入到他们的班排。他们的发射车是我们的舞美,他们的迷彩网是我们的舞台的气质。现在条件也都很好,文化设施也很齐全。是他们平时唱卡拉OK的音箱,我们的歌手拿起麦克风唱起了歌,我们跟他们席地而坐,完全没有距离感。所以这样的轻骑队才对得起这三个字。应该是有鲜明的服务方向,有非常这个准确的这个服务的这个方式、方法,更多的我觉得官兵更多感受到是你跟他心与心的这贴近。

前一段时间我们军委政工部的苗华主任专门学习习近平主席讲话精神做了一篇讲话,其中讲到这样一个环节。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说现在的媒体很发达,多元化时代,官兵们从网络上从手机上可以看到很多丰富多彩艺术形式,但是我们军队文艺工作的轻骑队走到他们面前,不到一米远的时候,那当面的交流和互动,那个是从屏幕上不能够代替的。我想实际上是情感的融入。

我们记得当天晚上我们搞完那个交流会,金波看到了一条朋友圈,是我们官兵发的,是吧?还有郭芳芳,说这个电视上我们经常看到的,原来都在舞台上,现在跟我不到一米远,我甚至能够闻得到他身上的气味。这是官兵的反应。

最真实的反应。

周炜:他觉得你跟他没有距离了,你是我同班的战友,你是我上铺的兄弟了,所以说我们那个氛围别好。大家可以谈一谈。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团长周炜及舞蹈队员们谈轻骑队为兵服务归来的感受。 摄影 伦晓璇

对,我们请这些来参与过轻骑队的演出的这些伙伴们、战友们一起来谈一谈他们的感受是什么样的?从我身边的这个,这是两个年轻的舞者。

周炜:这是陶冶,舞蹈演员陶冶。来简单说两句。

陶冶:是这次下唯一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舞蹈队的这些哥哥姐姐们,是把自己最年轻的一面全部给展现给下面的官兵们。所以说官兵们的感觉回馈给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别激动,以后如果再有机会的话,我们会用更好的节目、更好的方式来回馈给官兵们。

请这年纪最小的演员来给我们谈谈他的感受。

常胜:这一次下跟以往不一样的,是我更走近了官兵的生活,跟他们融入在一起,知道他们一些生活以及他们在训练场上训练不容易的那场景。我在舞台上展现的是想给大家带来欢乐,而且这次有那个调研活动,调查活动。更促使了我们轻骑队的每一个队员都会更用心、更尽力的去完成好自己的作品。大家会争嘛,会争那个名次,因为要是没有名次的话要回家。

周炜:我第一天宣布这个规则的时候,我说如果连续三天你没有入选前三名,你的节目也好和人也好,买车票回家。

最后有没有人回家?

周炜:最后恐怕要回家是我回家了。没有人回家,不光大家没有提前买票回家的,而且当我们演出计划结束那一天,我们大家都不想回家。到现在我们回来这么多天了,他们还在热衷于谈这个事,是说下次什么时候还走,我们这些人还想成为一个队伍,还想在一起,是不是?

我们请我身边的这位战士,也是舞者来谈一谈。

周炜:这是我们的舞蹈教员,平时给他们上课训练,芭蕾舞出身。

吴俊:这次演出有三个不一样。第一个是互动性。对于舞蹈演员来说,以前是音乐一起,然后我们上台准备好跳,然后音乐一结束,我们谢幕、行礼,走掉了,没有任何的互动性。这台晚会上我们有一个互动性。第二个是有一个迎合性,是所有的节目不光是舞蹈,还有歌曲,大家都是为了真的是为了官兵去着想,去唱他们心中所想听的歌,看他是给他们跳他们想看的舞蹈,这是一个迎合性。还有一个是引领性,是尤其在舞蹈上有体现。在我们表演的时候,周团都会给我们一一介绍,让官兵们可能是他们以前从来不懂这个舞的时候,它通过这个节目,了解了每一个舞有它的不一样,有它的不同,然后他知道怎么去观赏欣赏它,是三个不同。

那请他,这也是位舞者?

周团长:这是我们“中老年”的舞者。

谈谈您的感受。

王圣砚:我首先介绍一下我们五个人,我们六个人有一个组合,这组合的名字叫5+1。

为什么是这个名字?

王圣砚:从性别上能看得出来,五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周炜:这个是不是我们起的,这是官兵给我们起的名字。是在我们第一天评选时,因为这个节目单上没有,突然间出现一个5+1。我想5+1是啥呢?恍然大悟,他们喜欢那个即兴的节目,战士们给他们起了个名字叫5+1。但是我想这5+1可能会延续下去。

王圣砚:绝对会延续下去的。我也像刚才吴老师说的那三点,我也总结了几个关键词,第一个是不爽。

为什么不爽?

王圣砚:这个不爽在于是没演够。

周炜:真会说话。

王圣砚:真的是不爽。是看到台下的那个氛围以后,我们觉得真的是没演够,还想继续再演。 不管是电视上还是平时的舞蹈演员只是个陪衬。说实话,我们其实是甘当绿叶的。然后这回是有这个调查问卷,我们这个节目一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出现了惊喜。

什么样的惊喜?

王圣砚:是没想到我们能拿第一。

是一个什么样的舞蹈能够这么受官兵的欢迎?

王圣砚:这个舞蹈我们觉得有三个地方可以直击观众的心里。是周团,在台上给我们提出了三个问题,让我们即兴去表演。 但是也挺坏的,他还拿了一顶军帽,是所有的表演形式是你要想讲表演的舞蹈命题,都是要以这个军帽来作为贯穿。上来第一个题是童年。然后我们再即兴商量的时候,在觉得这个童年该怎么去演,该怎么去能体现到童年的感觉,而且还能跟军帽有关系。所以商量了以后,我们跳这个第一个舞蹈,我们第一个动作一出来以后,台下已经炸掉了。

是一个什么动作,让台下气氛一下爆炸了?

王圣砚:我们是想讲一个人在孩童时期有从军的梦想。 第二个是恋爱,军人的恋爱和普通人的恋爱的区别在哪里?那是随时准备分别。战士们一下看懂了。在她跟李繁,他们俩演一对,他俩在拥抱的那一刹,下边那个时候其实是无声的,是比掌声更有力的地方是无声的,因为他看进去了。然后第三个题是母亲。是军人的母亲是什么样子的?在我们这一招反正有点狠。

周炜:有点狠。

王圣砚:真的有点狠。我们几个人拿了一面军旗,留了一顶帽子给母亲。这个军旗其实官兵们一下看得懂了,我们捧着军旗回来,是什么意思? 战友牺牲了。当我们面对战友的母亲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母亲看到了这面军旗是什么感觉?一句话都没有。最后的时候我们集体喊了一声妈,冲过去抱住那个妈,因为什么?她是我们所有的人的母亲。

周炜:每一段都在一分钟到两分钟之间。

这三个都是即兴的?

周炜:都是即兴在舞台上,在舞台上给即兴撞出来的。后来越演越熟成为一个保留节目。是这个节目最后我们最长的时候这个要演二十一、二分钟,比小品还长。但是观众一点不觉得长,他们看得津津有味,有笑点有泪点,有正能量,还有专业知识。

当之无愧的第一名。我们请那位小伙来给我们说说你的感受。

牛牧源:中国网的网友大家好,我是火箭军文工团的舞蹈队的一员。我觉得真的是火箭军的战士,他的这亲情也好,家国情怀也好,是不一样的家国情怀。 而且到了最后泪点的母亲那会儿,真的是泪崩了。因为我捧了一面锦旗,等我走两步之后,我回头去找那个母亲。我一回头,我俩一对视之后,我俩开始不停地流眼泪。因为这情感是你只有感动了自己,才能感动到底下的战友,我觉得这次价值非常高。我们喜欢深入到基层,我们喜欢这样的表演方式。

周炜:好。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团长及舞蹈队员讲述轻骑队为兵服务的故事。 摄影 伦晓璇

胜过任何的浓妆艳沫和华丽丽的舞台道具。我们最后请压轴,请我们的小美女。

周炜:这是我们这一行唯一的一个女孩,舞蹈队的女孩,李繁。你说着可不许哭啊。

李繁:这一次不一样的是我们整个团队更年轻化,然后随着我们周团,给我们是新加入的那个调查环节以后,我觉得整个团队气氛会越更加的积极团结。这一次下更走进了战士们的心中。刚刚说那个5+1对我来说其实压力别大。我觉得是通过这个节目,我也有看到和以往看到战士不太一样,像平时我们看到的战士可能是那在训练,比较坚强,但是这一次可能是因为我们这个节目,在演的过程中也打动了他们,然后同时也打动我们自己。当我们演完这个节目的时候,台下的战友们都哭了。周团去采访一位战友的时候,他已经哭到泣不成声,一直在抽泣,说不出话。

周炜: 第一天宣布演员的时候,最喜欢演员的评选有一个不一样的情况,是我没想到当我看到选票的时候,他们都坐在那个会议室里,我宣布排名第二的是舞蹈队的李繁,这丫头当时哭了,谁都没想到。观众和战士们竟然还知道名字,他能把她的名字记住,而是写的那个繁字还没有错,是那个繁体的繁,她感动得不行。为什么呢?有了价值感她幸福,这是文艺工作者这一点点的。他们的心愿.从一个侧面也反映这次我们的服务质量确实是实打实的。连一个舞蹈都能做成这样的,可见那些语言节目歌手和歌曲会是一个什么状态。这是我们这一行,这一次轻骑队的我们不一样,我也套用他们最喜欢的,那咱们最后咱们一块跟网友咱们来打个招呼好吧,

砺剑文艺轻骑队队员:我们是火箭军砺剑文艺轻骑队,祝大家八一快乐。

随着“00后”的新兵加入军营,官兵的年龄也趋于年轻化,那么他们最喜欢哪些形式的文艺作品?针对这样的点,我们在节目编排表演形式方面做了哪些探索和创新?

周炜:像“90后”、“00后”的兵,他们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文艺形式?他们想听什么样的歌,想看什么样的舞,我们跟他们像今天这样一样,我们这个促膝长谈。 调查结果确实是第一天让我很意外。意外到什么程度?是我们本以为有一些老演员和一些经典节目会受到大家的喜爱,但是没有想到大家选的和我们原来的初衷还是有一定差别。入选的曲目,我听都没听说过。什么叫《悟空》《小幸运》《让我带你去旅行》《我们不一样》。你说当团长的,在这派节目单,你不知道这个节目,我把他们叫到我这来,我说你们给我唱唱哼哼。后来那个有一个孩子叫李乐天,那个男孩儿。团长,你这样呗,你让我试一下。你明天演出你试一试行不行,我现在跟你说不清楚,反正我知道他们喜欢什么。 那行,我怀着一个非常忐忑的心理,我把第一天节目派上,还没敢都派上,派了一两首。第一天是叫《小幸运》《我们不一样》,王玮玮他们唱。我没想到我一报幕,音乐一想起底下全场躁动起来了。哇,欢呼,然后这首歌基本上全场一千多人大合唱,从头到尾,我在侧幕条我傻了。那可想而知晚上那个最喜爱的节目评选是哪一个了,是吧?相反我们很多团里或者是以前积累下的一些军事题材的主旋律的作品,没有入选前三名,这其实让我很意外。

我们天天让他们教这个歌,反映我们战斗力,这些歌为什么没有这些流行时尚音乐受欢迎,其实当时他们很兴奋,演员很兴奋。我入选了,他们可能想的是这样的一个层次,但是作为团长你不得不去深入的去思考,这个现象给我们带来了一个什么?我们不能说那些歌曲是靡靡之音,不能说那些歌曲是负能量,都是很正能量的。我是更多的觉得它那个歌词更人性化,更符合今天我们年轻一代年轻人的心理,它的音乐的旋律和编配方式和音乐气质,是这个时代“00后”兵的音乐语言。

我们需要这这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这样的东西在,但是即便是这样的音乐旋律和节奏,我们这个歌词能不能打动人?真正走进官兵的内心,这是我们专业团队和专业创作者要思考的。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团长周炜谈对军队文艺工作的思考和体会。 摄影 伦晓璇

这会带来一些矛盾或者困惑吗?

周炜:当然了,这是极大的困惑和矛盾。专业文艺团体我们如果是闭门造车的话,我们离官兵、离观众会越来越远,离时代会越来越远,你会被这个社会淘汰,不要自娱自乐了,不要觉得我们这个歌好像在某些主流媒体上发表过叫成功了。不要觉得获得一个什么所谓的政府奖、军队奖叫成功了,我觉得官兵的口碑要大于奖杯。

刚才那些孩子们谈到那个舞蹈也是,如果你不闻不问,也没有一些关联关系,我准备好了一个作品。不管单人舞、双人舞,我跳军嫂也好,我跳战友也好,反正跟着音乐跳,跳完以后他们也觉得腿抬的挺高,站得挺稳,技巧很多,或托举把女孩拖那么高,仅此而已,这不是杂技节目,我们不是给人看技术技巧,技术技巧是手段,作品的主题才是核心。

所以说任务很艰巨,这个今后的路还很长。所以说我们还是要宁心静气,踏下心来,把脚伸入到土地当中去。习近平主席也讲过,说脚上有多少泥土,心中有多少力量。一定要跟观众心贴心,肩并肩手挽手,我们一起来打造我们新时代的强军文艺。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不同的时代也会被赋予不同的使命任务,为兵服务的文艺工作也会随着调整方向,以提供更贴合官兵、贴近官兵的这样一个精神食粮。 那么您觉得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在新时代的文艺工作有哪些时代点?

周炜:去年我们做专访时候我谈到一个话题,我说军队的文艺发展史是新中国文艺史的中流砥柱。改革开放40年应该是从1978年开始算,到今天2018年军队文艺在改革开放的这个步伐当中、这个大潮中也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

改革开放,国富起来,老百姓富起来,军队也强大起来了。这是第一个直接关系是跟经济挂钩。第二,改革开放40年不是一帆风顺,我们的国家也经历过很多天灾人祸,那么每到关键时刻,每到天塌地陷的时刻,人民子弟兵依然是中流砥柱,依然是钢铁长城,依然是铁臂铜拳。那么不用多说,军队文艺当然也起到了先锋引领作用。比方说九八抗洪,那是一场浩瀚的战斗,《为了谁》的歌是怎么出来的?歌颂的是谁呀?歌词说,泥巴裹满裤腿,那是谁?是穿着救生衣的抗洪一线的官兵。每当这个时候,老百姓又会认识到,哇,还是人民子弟兵还是解放军在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

再比如说在我们很多重大的国家的举办的活动,类似于奥运会,亚运会,类似于全运会,类似于这个高峰论坛等等。实际上我们看到很多军队的同志们也在做着很多积极的贡献,我指的是文艺创作。我们不信可以在网上查一查。当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张艺谋导演那个团队当中有多少是的文艺工作者和创作者。包括我们的舞美和机械,我们可以查一查。那个击缶的节目,是那大型的节目,除了,别人完不成。整齐划一,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另外往往这样的活动要求是什么?绝对要政治可靠的。因为是党直接指挥的人民军队,是党直接领导的一支文艺队伍,何况这里边高手如云,都是各个领域的专家,大家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是为国家,为我们这个民族的形象,他们是鼓与呼的,是付出了心血,付出了汗水。

进入新时代以后,比如说今天我觉得应该比较能够深入人心的《强军战歌》,旗帜鲜明地把习近平主席在新时期确定的强军目标,用歌的形式在军营传送。那么通过我们中央电视台也好,各大主流媒体推送也好,很多老百姓也通过这首歌,也更多地了解到今天的在干着什么,他们在想着什么。他们听完这个歌,知道了干什么,他们踏实,他们知道他们在天天的思打仗,谋打仗,练打仗。这个声音是靠谁传达的?是靠宣传文化工作,是靠文艺工作。

改革开放40年,“两个一百年年”奋斗目标等等等等,凡是国家和党中央确定的我们这样的一个大的发展方向。我相信我们的军队文艺都会有用武之地,也会起到关键的作用。 这一点我非常自信。

军队的文艺不追求经济效益,我们是军费开支,我们不去票,我们不去寻求那个票房价值。我讲过,票房只能从某程度上衡量商品,它不能衡量作品。衡量作品的是什么标准?是观众的心房。

内容价值。

周炜:当然,这是军队文艺的不一样之处。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团长周炜谈军队文艺工作的新要求。 摄影 伦晓璇

根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军队文艺工作的新要求,那下一步军队文艺工作会进行哪些方面的调整?

周炜:习近平主席对文艺工作非常关心,尤其对军队的文艺工作,我觉得思考的很多,而且很深邃,几次对军队文艺工作提出具体的要求和指示。

从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闫老的“风花雪夜”指明军队要围绕强军目标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到军委扩大会上,要当好轻骑队,面向基层服务的讲话,到近期对军队文艺工作又指出了一个非常具体的方向。说军队文艺要树立正确的强军文艺思想,不能走向涣散战斗力的反面。学习乌兰牧骑,重在其为基层服务精神,不仅在于形式,要符合需求。

那我们在第一时间,军委政治工作部和各大战区、军的主管宣传文化的领导机关、文艺工作者,在积极的学习贯彻落实。那么我觉得习近平主席的最后两句话非常触动我的心里,是不仅在于形式学习,乌兰牧骑不仅在于形式,要符合需求。这是从去年习近平主席给乌兰牧骑队员的一封回信引起的,全国上下、军内外掀起的学习乌兰牧骑的热潮,说这个草原上的这支红色轻骑兵是我们文艺的一面旗帜,这是原话。所以大家都在纷纷学轻骑队。我觉得我个人是这样理解,轻骑队是文艺精神,不是文艺形式。轻骑队是文艺方向,不是单位编制。轻骑队是文艺态度,不是艺术标准。我们不能一刀切,不能形式大于内容。我们该符合轻骑队的这表演形式的,我们当然要坚持不懈,我们该在一定专业舞台上要为国家鼓与呼的时候,要体现我们新时代社会主义这样一个新文艺的一个形象、专业水准的时候,我们当然要拿出专业的这样一个表演模式来。

我们要留下经典,留下经典作品的时候,我们当然要专业的创作者和表演者去来完成这个艺术作品。我们军队文艺不能变成群众文化,群众文化是底座,它是分几个层次的,官兵有文艺骨干,他们也可以唱,也可以 跳。这是底座,中间还有一层我们的基层文艺这些,真正的这些演出队、骨干演唱组这些,他们是更直接的、更方便快捷地为基层服务。

那么再上一层,是我们这些专职的军队文艺团体,不管叫团也好,还是叫文化艺术中心也好,它有引领作用,它有指导作用。你不能完全变成了基层文化,变成了群众文化,这个是完全不对的。当然是在精神上在态度上,在这个方式上,我们一定要往这边去加大力度,全心全意,但是不能过。一过了,又走向另一个阶段。

我个人认为现在是个矫枉过正阶段,但是矫枉过正,我们最终是要校正到最精准的那个方向和方式方法,如果总是来回这么偏离的话,我觉得也不利于军队文艺的发展。是我们既要加大力度为基层服务,要让我们转变作风,改变观念,但是一定还是要确保我们那些有良知,有初心,有热情、有情怀的专业的,有这个较高水准的文艺工作者,要保留到这个队伍中来,才能够确保我们这个队伍良性发展,持续发展。这也是我个人学习讲话的另一方面心得。

军队文艺不要做成假大空,不要做成喊口号,不要只做给上面看,要真正要为官兵服务,要让他们满意。

(本期人员:责编/文字/主持/后期 裴希婷 摄像/常智博 摄影/伦晓璇 技术/刘凯 实习生/阮欣雨 主编/郑海滨)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