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教育>正文

大二女生退学后,有人偷偷替她交学费!3年后她发现恩人竟是…

2018-10-24 14:1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尊敬的家长:

您好!我是受您资助的学生袁松龄……

在这里,我要向您说声“谢谢”,虽然这声谢谢微不足道,却发自肺腑。

谢谢您让我能继续接受教育,让我继续完成我的大学学业,让我在黑暗中看到光明……

这是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工学院会计专业大四女生袁松龄,写给一个从未谋面的好心人的信。

袁松龄

这样的感谢信,她每年都会写。

她也只能靠写信表达自己的感恩之情,因为无论她怎样软磨硬泡,辅导员许蓓是不肯告诉她资助者的任何信息。

袁松龄写给“恩人”的信

大二时因经济太困难申请退学,受好心人匿名资助

袁松龄读的会计专业,一年学杂费加起来要1.78万。2015年,福建武夷山农村的袁松龄由当地一慈善机构捐助了1万元,当地政府捐了3000元,再加上家里东拼西凑,才勉强凑够了学费。

袁松龄的母亲是聋哑人,父亲也有残疾,家里有一个上小学的弟弟,都指着地里的一点收成和父亲打工的钱过日子。

2016年袁松龄升大二,因为家里经济太困难,当年中秋节前她办了退学,踏上了返乡打工的火车。

袁松龄2016年9月12日提交的退学申请

“学校老师多次劝我,说会为我想办法,爸爸也想我读,但3年的学费对我家是个天文数字。”袁松龄坦承,办退学的那一刻自己别绝望。

可是,没过几天,有一个好心人帮她交了学费,还给了些生活费,并承诺资助袁松龄本科三年的学费。

一次意外曝光匿名善行

如果不是今年新学期学校的缴费系统出了状况,袁松龄可能到毕业都不会知道,捐助了她三年学费的恩人,竟然是她的同学李秋雨!

相见口难开

9月20日上午,辅导员办公室里,袁松龄第一次和默默捐助了她三年学费的李秋雨相认。

两年多来,一句“谢谢”在袁松龄心中不知说过了多少遍,但当她真正面对恩人时,开口说出这两个字却艰难无比。看到低下头的袁松龄,李秋雨主动拉起袁松龄的手,柔声地说“不用谢。”随后,两人的手拉在一起,久久都不放开。

李秋雨(左)和袁松龄走在校园里

李秋雨说当时她也很紧张,但和袁松龄不同,她主要是担心这次见面会给袁松龄造成太大的压力,“决定匿名捐助时,是不想有这样的见面。”

两人的相认其实源于意外

此前,李秋雨都是通过辅导员提供的袁松龄的校园缴费账号,将学费打入缴费系统。但今年学校系统升级,袁松龄的账号突然无法登录,李秋雨试了好几天都不行。

怕袁松龄以为学费没着落而担心,李秋雨想让辅导员许蓓转交,因数额较大,许蓓不方便转交,李秋雨只得要了袁松龄的微信号,将学费打给她。

袁松龄向记者接受捐助的微信

这时,袁松龄才知道,一直捐助自己的恩人,竟是不熟识的同专业同年级不同班的李秋雨。

毅然施援手 家庭会议改变同学命运

袁松龄当时退学的一幕,被李秋雨看在了眼里。她越想越惋惜,当晚给在广州做生意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我父亲曾因家贫辍学,所以他也别愿意资助她完成学业。”

2016年中秋节后,李秋雨和父亲找到辅导员许蓓,拿出2万元让对方帮袁松龄交学费,多的钱给袁松龄当生活费,并承诺资助袁松龄本科三年的学费。

“我和爸爸都想保护她的自尊心。”李秋雨说,匿名捐助可以减少袁松龄的压力。

暗中悄关怀 申请助学金帮缴考试费

除了帮助袁松龄交学费,李秋雨还从很多方面暗中关心这个小她一岁的妹妹。

“有段时间,我看到袁松龄常低头走路,非常不自信,让许老师多关心一下袁松龄,希望她能阳光一点。”李秋雨还总会提醒许蓓老师,千万不要漏评了袁松龄的助学金。

李秋雨(右)和袁松龄见面后,亲如姐妹

“关心袁松龄,是我发自内心的。”李秋雨说,时间长了,她真在心底将袁松龄看成是自己的妹妹。

李秋雨,美丽善良的姑娘!

袁松龄,积极向上的女孩!

为两个姑娘点赞!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