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教育>正文

胡彬彬:“我的宿命是保护传统古村落”

2018-06-05 13:18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要想采访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胡彬彬,不是件容易事。

从20世纪80年代初至今,胡彬彬的工作节奏始终处于一“疯狂”的状态。

他以平均每年不少于140个村落的节奏,累计寻访了5000多个中国传统村落,总行程绕地球7圈有余。

他每年至少写下500多万字的田野考察札记,拍下胶卷3000多卷、数码照片20多万张。

他每年手绘古村落建筑式样图超过1000张,撰写研究专著10余部,在海内外核心学术期刊上发表各类研究论文50多万字。

几十年专注于中国传统村落研究与保护,他要做的事,太多太多。

研究“古村落”的公务员

一本重约1.5公斤、厚约20厘米的《四角号码字典》,是16岁的胡彬彬以知识青年身份上山下乡时,父亲送给他的唯一礼物。

“‘34700’,‘谢’字的四角号。”时隔40多年,很多汉字的四角号,胡彬彬依然能脱口而出。

与一般的字典不一样,《四角号码字典》具有鲜明的色:注音、字的原型出自何处,字体怎样演变,各用法、词义出自哪些典籍,全都详细列具。一本字典,蕴藏着一般人识字时不会接触的中国传统文化知识,父亲送给胡彬彬这样一本“大部头”,深意在此处。

世代居于湖南双峰县的胡家人,基本上只从事两:郎中,或私塾先生。

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小知识分子家庭——胡彬彬这样定义他的成长环境。小时候,他接触的是家族里藏的几万卷古籍、书画。再大些,他跟着行医的叔爷爷走村串户治病救人。叔爷爷治病不收钱,作为报答,那些认识不认识的村民,会偷偷塞个鸡蛋、一块红薯给年幼的胡彬彬。

温良恭俭让,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以这姿态植入幼年胡彬彬的心中。同时植入的,还有家庭的古文启蒙教育,以及各色花草植物名。那时候,胡彬彬别想当一个博物学家。

1978年,胡彬彬参加高考。他的分数足可以上北大,却因非自身原因,去了“服从祖国分配”的邵阳师专。“只要有书读是好事。”父亲劝慰他。他听了进去。到了邵阳师专,因为常在寝室、走廊、路灯下读书,胡彬彬没少被点名“不守纪律”。18岁,他的《论维克多巴黎圣母院的人道主义精神》在学术期刊上发表,成为那所学校当时唯一一个发表论文的学生。

毕业后,胡彬彬进入邵阳市政府,当了一名公务员,他的上级是个“泥腿子干部”,常带着他下乡。鸡栖于埘,柴门犬吠,书中看到的古人关于乡村的描述,在胡彬彬日复一日的下乡中越来越清晰。

公务员胡彬彬开始大量撰写与村落、文物、工艺有关的论文。2001年申报文博与工艺美术系列高级职称时,胡彬彬提交的材料除了以上论文,还有两本专著。当年,全国申报此系列正高职称的有3000多人,最终评上的仅有3人,其中,胡彬彬是唯一一位以公务员身份、破格获得此系列正高职称的获评人。他最终也如愿被南京博物院聘为研究员。

在审阅申报材料时,评审委员们都不太相信这是一个机关里的干部提交的材料。按常理,机关并不是一个做研究的场所。他们不知道的是,胡彬彬找到了一个并不比任何书斋逊色的“研究院”——传统村落。

寻找活着的文化

胡彬彬办公室的门后,立着一根挑柴的纤担:高约2米,中间似扁担,两头像弯月,木头制成,两头扁担与弯月处的连接,用竹鞭编成的图案,精美生动。这是他从湖南城步县的侗寨里带回来的,是明代侗族男性的劳动工具。

山里的侗寨建筑与外边很多地方不同,屋里的门往往只有闩,没有锁和锁挂。家中男主人如果出门打猎、砍柴,会将纤担斜放在门前;女主人如果不在家,门前放置的可能换成竹篮,或者是挂上一根纱线。路过的客人可推门进去,歇歇脚,倒杯茶喝。至于留不留钱,留多少,客人自定,主人不会要你怎么做。

“什么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什么是仁义礼智信?什么是工具之美、工艺之美?什么是古人对劳动生活的态度?这是!”胡彬彬说,书本里所有关于传统文化的记述,都能在村落里找到具象的传承,“但书本的记载非常有限,村落的天地却广阔无边。”

基于此,胡彬彬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研究方式:从实物资料和亲临各文化现场实地考察着手,由物而史,以物证史,以物正史,以物补史。

这套“白天找实例,晚上找文献”的方法论,帮助胡彬彬在30多年的田野考察中,不断有新发现。

比如,以田野调查和民间搜集的古砚台为研究对象写成的《中国民间藏砚珍赏》,区别于以馆藏或皇家藏砚为研究对象的主流著作,丰富了中国藏砚的记载;以大量实物资料确证中国竹簧及其雕刻艺术起源于宝庆的《宝庆竹刻》,更填补了我国明清竹刻艺术流派研究的空白,其学术影响促成“邵阳竹刻”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对湖南靖州发现的“群村永赖碑”进行考证后,他又用一年半时间,走访调研了碑文中提及分布于湖南、广西、贵州三省区五县的24个苗寨,最终写出《靖州“群村永赖碑”考》,确证此碑为目前我国古代最早的、具有完整立法构成要素与意义的、有关少数民族婚姻制度的地方立法。

2016年,胡彬彬在湖南江永县发现了长江以南地面建筑中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壁画——水龙祠壁画。壁画面积达到380平方米,比此前《中国美术史》中记载的77平方米最大壁画大了几倍。胡彬彬认为,它也是迄今为止世界范围内有关瑶族的唯一重大文化遗存,“其画面内容,对我们了解巫文化,尤其是了解瑶族的历史文化,有极大帮助”。

首创、补白、拓荒、第一人……30多年或兼职、或专职的学术研究活动中,胡彬彬靠着自己的双脚,走访了中国29个省份。北至黑龙江省黑河四嘉子满族乡东、西四嘉子村,西至新疆乌恰县吉根镇托阔依巴什村,南至海南陵水黎族自治县黎安镇南湾村,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当胡彬彬“眼触手摸这些奇迹般幸存于村寨中的古代民居”,走入厅堂,摩挲着家居实用器物,那些濒临倒塌、破败废弃的庙宇牌楼、族氏宗祠的梁柱、神龛、门扉、窗棂,成为他一次又一次创新性研究的灵感来源。

“发现与保护都是我的使命”

2003年,胡彬彬正式离开公务员队伍,来到中南大学创建了“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

此时,他发现自己的研究正在陷入一场危机。不断加速的城镇化,在造成大量农民进城务工的同时,传统村落赖以存在的“人”与“地”,也在不断消亡。

中心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田野考察显示,传统村落正在以平均每年7.3%的速度递减,每三天有一个消失。

这是一个让胡彬彬痛心不已的数据。

传统农耕社会,将村落推至中国“文化传承重要载体”的位置。那里保存了无数重要的、有形的文化资源,但它们正在逐渐消亡。以白族大本曲、扎染工艺、剪纸工艺为例,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们在大理的双廊村已寻觅不到传承人。

更让胡彬彬痛苦的是,那些保存完好的古村落,经由他和团队发掘后,却被一些地方政府和旅游投资商以“保护”“开发”的名义,将古村落的原始风貌改造得面目全非。

“我看过一整条青石板路被铲掉,铺上水泥”“我看过一个重要遗址被毁掉,改建为停车场”“我看过一座古城,因过度商业开发,而变得毫无色”……

自己的保护,反成了古村落受损的源头。

这痛苦纠结于心,一度让胡彬彬想要放弃自己的研究。“我要向许多人做工作,告诉他们‘修旧如旧’‘适度开发’才是的保护。”但很长一段时间,他得不到旁人的理解与支持,这让他如堕冰中。

然而他终归放不下古村落和它背后的中华文明。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几千年来文化从未中断的国家。但是,当前国内的学术研究都在照搬欧美模式,而“出产”这些模式的国家,只有两三百年历史。在胡彬彬看来,用两三百年经验所建立的范式,来研究一个用几千年时间建立、丰富起来的文化体系,不见得合适。他认为,必须构建起中国式的学术研究话语体系,来研究中国自己的文化,这是文化自强和文化自信的基础。

“发现与保护、创建中国式学术研究话语体系,都是我的使命,哪一项出现问题,我都不安。”胡彬彬说。

这些不可能靠某一人的力量完成。2003年,胡彬彬创建了集文化保护与研究、实物与文献资料集藏、数据库建设为一体的“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他的愿望终于达成,“我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

在中心,胡彬彬对学生的要求是“三在”,即在课堂、在书斋、在文化现场。在课堂或书斋,需要刷指纹、打卡。去文化现场,或者是长达几个月的拉网式考察,任何细节都不能放过;或者是时间不定的主题式考察,发现新情况即刻开展深度考察;或者是泛考察,不定目标,可从各角度切入。

为了给学生挤出田野考察的时间,经学校允许,胡彬彬将每个学期原定5个月讲完的课程压缩到2个月完成。每天8至10课时的讲授,让他的嗓子常常说不出话来。

这严格的管理常令刚入学的新生难以适应。但经历过这段“痛苦期”以后,每一个学生都会发现自己收获不少。这几年,中心陆续发表《小村落,大文化》《中国村落文化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传统村落的急剧消亡,意味着什么?》《重视对传统村落文化的学术研究》等,计划中的《村落中国》系列丛书,也已进入文献资料和学术论文整理阶段。

2015年,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被列入“国家智库名片”。“要做的事更多了,而我已近60岁,只能以生命为代价,能做多少是多少。”胡彬彬说。

他曾经创下一年磨穿11双鞋底的纪录;他的左小腿上分布着20多处1元硬币大小的伤疤,左腿3次、右腿4次骨折;他的脚板因走路过多而渐无知觉;他戏说自己“身上没几块好肉”“生病都生不起”“睡觉也是一浪费”……

“我的宿命是保护传统古村落。”他对家人说,“若我在田野村落中逝去,请不要悲伤,这将是我的归宿……”

(受访者供图)

《中国教育报》2018年05月31日第4版

标签: 村落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