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负,魏翰还孩子快乐童年_教育_80后之窗
当前位置:80后首页>教育>正文

减负,魏翰还孩子快乐童年

2018-06-03 09:2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教育奋进之笔1+1②走进广东

像往年一样,今年3月,广州市卓越教育校长周贵收到了一摞试卷,这是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组委会发下的杯赛试题。不过今年,周贵作了一个大胆决定,“取消考试”。退费,取消比赛,开始对讲义逐字检查,授课大纲对标课程标准,卓越教育开始了“自我革命”。

从2月下旬,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开始,减负攻坚战吹响了号角。

而在广州,一系列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雷霆行动”落地,在这场与校外培训机构的角力中,学校教育占据了上风。随着广州念好“严、堵、疏”三字经,引导培训机构从“野蛮生长”进阶为“有序发展”,一场变革正在悄然改变着这座城市的教育生态。

真突击真检查真整改,清除校外教育存在的“沉疴痼疾”

虽然自己是一家大型培训机构的负责人,但身为家长的周贵也是培训机构“抢跑”的受害者。

周贵的女儿读初一时,孩子的班主任痛心地指出,学生整天在课堂上没精打采,原因是课外时间到培训机构提前学习初二知识。由于违背了教育规律,学生辛辛苦苦补习的知识像“夹生饭”,初二知识一知半解,初一基础也不扎实。

从补差到培优,是广州培训逐渐失控失序的转折点,不光裹挟着家长,也迫使很多培训机构不断“换挡加速”。

周贵说:“原来很多机构补差为主,强调帮助学生进步。补习的学生主要是成绩处于中下游的,多是偷偷摸摸地补,不愿让外人知道。现在培优的越来越多,很多好学生以能进入某选拔性的培训班为荣。”

2013年开始,部分培训机构在开展语数外等学科类培训时,大搞“超纲教学”“提前教学”,逐渐搅乱了。明师教育董事长罗宇恒痛诉,部分培训机构利用家长对孩子升学考试的恐慌,通过“饥饿”,大搞奥数等各类加重学生负担的“提优培训”。

4月18日,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林洽生等局领导带队与公安等部门联合执法,在培训机构较集中的5个中心城区采取突击检查的方式,打响广州校外培训机构整治“第一枪”。当晚,广州学而思宣布取消春季学期排名考试。

“真突击、真检查、真整改,清除校外教育领域存在的‘沉疴痼疾’。”广州市教育局局长樊群介绍,目前,广州已完成摸排校外培训机构7000余所,排查中小学校1200多所,统计参加校外学科类培训学生近26万人。

今年5月,一个培训机构版的“大众点评网”悄然运营,初见雏形。这是广州市正在打造的校外培训机构管理信息平台。

“各个培训机构的课程备案、师资力量、信用评价体系及清单均为‘全透明’,一目了然。家长可以像在大众点评上选餐馆一样,看口碑、比信誉。”广州市教育信息中心主任秦小珊介绍,该平台严把培训机构准入关、课程关、信用关“三关”,按校外培训机构存在问题的类别、所在区域、管辖部门等分类统计,各级教育部门可以线上进行分区审核、管理,公示培训机构黑白动态名单。

“治理行动目的不是关停,而是‘治病救人’。”樊群介绍说,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并非“一刀切”,坚持规范一批、整改一批、取缔一批。

广州市刚柔并济两手抓,疏堵结合分类管,一手抓“存在安全隐患、证照不全、超纲超前培训”等六大类问题,建立问题清单,抓经常、经常抓,逐一整改落实;一手重新修订公布了《广州市校外培训机构申请办理办学许可证操作指引》,以法治理念构建标本兼治的长效机制,把培训机构关进法治笼子里。

“原来都是参照民办学校的条件,而且每个区域都有各自的规范办学制度,很多细则不明确、模糊不清。现在有明确的操作指引,知道该如何去做了。”周贵说。

中小学与培训机构协同跳好课后服务“双人舞”

下午四点半,天河区华融小学学生肖柳翔跑向绿茵场,在天河区新世纪文化培训中心专业教师林俊生指导下,进行传、接球等足球训练。现在,肖柳翔的父亲肖先生也不再因孩子课后“无处可托”而焦虑烦恼,他别支持学校开展四点半课后服务,培训机构专业的师资能让孩子接受更加专业的足球训练。

这样的情景,不仅是家长乐见的,也给许多培训机构吃了“定心丸”。

对于广州立尚教育的总校长冯颐来说,在这次“雷霆之击”到来之前,立尚曾经经历过一次“死亡”。

原来的立尚主攻小升初等升学考试辅导。2013年后,广州逐渐取消民办初中入学笔试,重拳打击“秘考”,规范招生秩序。立尚砍掉竞赛、升学辅导等,转攻补差,把素质教育作为未来增长点。最“痛”的两年,该机构学生数量大幅减少,营业收入更是大幅下降。虽然遭到很多员工反对,但是冯颐咬牙坚持下来。

当时很多培训机构都经历向死而生的“涅槃”,如今这些主动或被动转型的机构,正触底反升,处于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对于那次艰难的转型,周贵倍感庆幸。卓越教育“拥抱”四点半课堂等新的政策红利,与广州市越秀区部分中小学携起手来,利用学生课外时间,提升学生艺术、体育等综合素养。

“这次的专项治理行动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连续剧’。”这是在5月25日广州举行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对这次专项治理行动的判断。

最近开会,天河区教育局局长曾东标也苦口婆心地劝一些校外培训机构,不要错误判断形势,把此次整改当成“一阵风”,依然把超纲教学等“定时炸弹”,当成“挣钱法宝”,等待时机死灰复燃。

“校外培训机构应顺时而动,做课后服务的有益补充,做好学校四点半课堂的舞伴。”曾东标之所以会有如此想法,来自于天河区先行先试。天河区以“套餐+单点”的形式,向学生提供课后托管服务。一份套餐是免费的“食堂饭”,包括托管、照看学生学习写作业等内容;另一份是“色小炒”,对学生进行综合素养提升。

“如何设置合适的托管时间,是实施校内课后托管工作重点。”在曾东标看来,以前学校托管到下午五点半,如同“鸡肋”。

他曾对大量学生家长进行精细化调研,发现多数家长的下班时间是下午5:30或者6:00,不能及时接孩子。此外,还有不少家长期望孩子放学后,能够参与个性多样的兴趣活动。因此,天河区贴心设置“弹性时间”,家长最迟可以晚上7点接孩子。

“赞成学校延迟托管时间,校内托管更省心安心。”现在孩子参加校内课后托管班,下午五点半下班的家长伍女士可以从容地接孩子了。

“欲速则不达,课后托管要考虑家长的不同需求。”在曾东标组建的课后托管工作微信群里,天河区五山小学校长许凤英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如何选择提供托管服务的机构是问题的核心,要充分听取家委会意见。

随后,天河区用“开门办教育”的理念来推进课后托管服务,成立由家长、行政及教师代表组成不少于7人的第三方机构准入评审小组,其中家长代表不少于50%,按照相关服务细则,分别对第三方机构进行评定打分,再充分征求各方意见,民主决定引入第三方机构。

针对如何加强常态监督,保证课后托管服务质量,华融小学校长郭文峰给出了“妙招”。该校为每个兴趣小组安排了校内跟进监督教师;建立微信群、QQ群,及时加强考勤管理;每学期进行一次课开放日,开展满意度调查。伍女士等家委参加新世纪文化举办的“课观摩周”,上课时,她手持一份《听课意见反馈表》,检查教学效果,为培训机构打分。

在总结试点经验基础上,今年5月18日,广州市教育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探索政府和学校支持、家长合理分担运行成本的做法。目前,全市午休托管服务类学生51.3万人,课后托管服务学生35万人。

用课改“质变”推进学生负担“量变”

广州市执信中学高二学生刘亦洋现在更忙了。

高一时,刘亦洋创办了国学研习社,如今,每周他都会和20余名对国学有兴趣的同学一起诵读、研习国学经典。“晚上睡觉基本没有超过十点半”的他从未参加过课外培训,而是将时间分给了自己的爱好,尽管如此,他的成绩依旧名列前茅。

当然,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学霸的故事,他成功的背后是执信课堂40分钟的高效学习的秘密。

“在这里,每个学生的英语作业都是不尽相同的。”对于执信中学英语科副科组长岑立平来说,这个秘密是分层教学和分层作业。她说:“英语来说,学生们的水平比较容易拉开差距。我们采取分层教学的方法,关注每个孩子的成长和需求,比如刘亦洋爱好读原版英文小说,那么我不会布置阅读作业给他,但语法方面内容可能会加强。”

执信中学语文教师董燕现在也更忙了。

“现在每天备课的时间都在3个小时以上。”课堂上如何提供更好更优质的内容,考验着教师的智慧,让教师也压力倍增。

“我们换一方式上语文课,让学生融入情境之中,他们的兴趣会被激发出来。比如作文,我让学生从编杂志开始。一开始,他们不用自己采写,只摘登已经出版的美文。慢慢地,他们发现,如果自己采写,可以和张爱玲、刘慈欣、金庸等知名作家的名字署在一起,成感非凡,于是他们开始自己写稿了,有的学生还把杂志做成电子版放在网站上,有了固定的读者群。”董燕说。

“要杜绝‘高负担=高质量’的思想,向课堂40分钟要效益、要质量。”执信中学校长何勇说。

广州市东风东路小学加强教师集体教研制度,共同备课。校长彭娅要求教师利用课前10分钟,交流授课“锦囊妙计”,相互分享“小绝招”。

近年来,广州通过深化教育教学改革,抓校内教学水平、教师管理规范等,进一步提高中小学教育教学质量,完善学校服务、强化育人功能,缓解广大学生和家长对校外培训的依赖。

在彭娅看来,中小学要坚守教育教学“主阵地”,推进课改,直击课程碎片化“痛点”,统筹整合课程,系统化提升效率,减轻孩子的学习负担。

近年来,广州以提高中小学教育教学质量为关键,统筹解决“吃不饱”“吃不好”两头问题,引导学校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加强课程管理,指导学校创新教学模式,改进教学方法,规范教学行为,全面提高课堂教学效果和学生学习效率,让学生在学校“吃饱吃好”,从根本上解决培训热。

彭娅看到的可喜变化是,学校越来越多的家长告诉她,他们孩子所报的培训班越来越少,“学校课堂效率更高了,孩子的文化课在课堂上能‘吃饱’,不让在课外学得太多,省得‘撑’着了”。

5年前,广州市第九十七中学初一学生郭子岳和她父亲作了一个决定,用初中3年的时间,做一道成长的“证明题”:不参加任何课外文化课培训,看能不能跑得赢上校外培训班的孩子。

“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是对的。”如今,郭先生现在成了反对培训机构抢跑的“金牌宣讲员”。3年后,郭子岳以优异成绩考入广东实验中学。由于初中时没在校外培训班“抢跑”,她对学习兴趣浓厚,发展后劲足。

现在,随着这场专项治理行动的开展,越来越多的“郭子岳”出现了,用这道“证明题”去求解自己成长的“方程式”。

教育部:全国已整改培训机构1.2万所

80后之窗讯(记者刘博智刘盾)“我们从一开始下定决心,坚决打赢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这场攻坚战。”日前在广州召开的教育奋进之笔“1+1”系列发布采访活动第二场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一字一顿、语气坚定。他要求各地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要像一样,按时按点推进,完美闭幕。

吕玉刚亮出了一份沉甸甸的阶段性成绩单。今年2月下旬至今,全国31个省份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全部明确了专项治理的时间表,普遍建立了由教育、民政、人社、监管等部门齐抓共管的工作机制。截至5月23日,已摸排校外培训机构128418所,已整改培训机构12251所。其中,整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机构2822所,占存在此类问题机构总数的28.08%;整改语文、数学、英语等学科类培训“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机构1241所,占存在此类问题机构总数的16.74%。

在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汪明看来,专项治理行动之所以短时间内初见成效,是由于思路方向明确,工作步步深入,及时总结经验。吕玉刚对此详细解读说,教育部等部门加强对地方的政策指导,推动培训行业自律,建立了信息通报制度,强化督促督办督查,营造良好工作氛围。

“目前校外培训热还没有真正‘退烧’,一些校外培训机构整改不够积极,一些校外培训机构转为‘地下’或化整为零。”吕玉刚强调,各地下一步要继续加大工作力度,坚持标本兼治,系统治理。教育部等部门将织密织牢工作网络,压实上紧工作责任。同时,教育部正利用大数据等信息化手段,紧盯各地专项治理路线图落实情况,推广广州等先进地区工作经验,对动作缓慢地区严肃问责。

汪明认为,决胜专项治理行动,要立足长远,加强制度建设,深化配套改革。首先要为校外培训机构规范管理、长效机制建立、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审批机制和培训行为制定规定,实施校外培训机构全过程管理。其次要树立素质教育导向,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免试近入学工作,杜绝将培训机构结果与中小学招生挂钩行为。继续推进中高考改革,从考试内容来看,更加注重和强化对能力的考查。从招生录取机制来说,将综合评价引入招生录取的环节。再其次要提高课堂教学质量,按照课程标准教学,合理设立学生的作业和时间。

吕玉刚也明确,要进一步做好课后服务,疏堵结合。各地要坚持学生自愿、公益普惠、成本分担、合理取酬原则,加大财政资金扶持力度,充分调动教师积极性,推动中小学普遍开展课后服务。此外,各地中小学也可在自愿的基础上,通过服务费、代收费等方式,补上课后服务资金缺口。

《中国教育报》2018年05月28日第1版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