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创业>正文

ArtLifting:专为流浪艺术家打造的电商平台

2018-06-30 14:37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2014年9月,前重型设备操作员斯科贝纳(Scott Benner)因失业而无家可归。住在位于昆西,马萨诸塞州的一个名为比尔神父之家(Father Bills Place MainSpring)避难所里。

除去某衰竭性疾病和抑郁症的困扰,贝纳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艺术创作上。他引人入胜的铅笔、墨水画引起了波士顿初创公司ArtLifting的注意,随后将他加进了自己网站的流浪及残疾艺术家的队列,这意味着贝纳可以在上面和自己的作品。

因为贝纳的画作实在是太优秀了,以至于ArtLifting的创始人丽兹鲍尔斯(Liz Powers)专门为贝纳在波士顿的高级纽伯里街(Newbury Street)举办了个人画展。在那里,贝纳的好几幅作品都到几百万美金。

在2009年,贝纳58岁时失去了工作,绝望之际又和妻子离婚。而在波士顿的这场个人画展无疑成为了他在人生低谷时,对未来展望的一个惊人拐点。

当我办那个画展的时候,我向救助站的辅导员申请了可以在救助站外待到晚上晚上六点之后的许可贝纳回忆到。在那里我跟人们一边喝着酒,吃着奶酪和饼干一边谈论着艺术。一个小时后,当展览结束我坐在回昆西的火车上,随后我必须上交自己的钱包跟药物,并且在被搜身之后才可以进入救助站,回到那些正在斗殴、呕吐或者渐渐不省人事的人群中去。这好像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我觉得很不真实。

手心手背,由斯科贝纳创作。

在办完画展的几个月后,贝纳找到了缅因州海岸边的保障性住房。而在去年的圣诞节,ArtLifting以2500美元售出了他的一幅画作。和其他在ArtLifting的艺术家一样,贝纳表示鲍尔斯女士在他转变命运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她的魅力无可抵挡。他说。即使我刚认识她,我决定把自己的一生的艺术作品交付给她,因为我知道她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

27岁的鲍尔斯毕业于哈佛的社会学专业。在经过了多年寻找如何缓解无家可归现象的办法后,对和哥哥斯宾塞(Spencer)于2013年创办了ArtLifting。当时还是一名18岁大一新生的她已经开始为流浪者们一起工作。我早上六点半开始在救助站里做煎饼和煎蛋,但是我并不认识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她说到。

当鲍尔斯升到大二,她加入了全国非营利性组织LIFT。在那里,她受到了系统的培训如何帮助无价可归的人解决房屋、失业、食物和自尊问题。

在一对一互助课上,鲍尔斯常常听到这样的话。很多我们的客户都对我说,利兹,我十分孤独,她说,于是她便想,如何创造出一个安全的环境,让这些人在一起互相支持?

作为一名艺术家,鲍尔斯将这件事和自己的热情结合到一起。开始敦促当地的救助站建立艺术小组,方便当地居民可以走到一起,创作艺术来加深对彼此的了解。在哈佛公共服务奖学金的支持下,鲍尔斯花了一年的时间实现自己的这个理念。

她发现,很多救助站都已经有了艺术项目,并且橱窗里也塞满了被丢弃的艺术品。但是问题在于,这些艺术品被创作出来之后并无可供展览的地方也没有明显用处。

傲慢,作者:Katie Hickey Schultz,描述了她在画展后收到的第一束花。作品目前给印刷后在ArtLifting网站上售出。

在这些迷思中,那些优秀的作品引起了鲍尔斯的注意。她意识到这个艺术家需要一个可以自己的机会,这样还可以他们的作品挣一些钱。她开始在波士顿的教堂组织一些艺术展,但是反响平平。但在2013年波士顿地产,房地产信托,捐赠了市内的Prudential购物中心,鲍尔斯在那里为流浪艺术家们举办了画展。商场内来往的客人驻足停留,啧啧称赞这些画作。很多人询问下一场展是什么时候。于是,创办ArtLifting这个点子便在鲍尔斯的脑子里形成了。

如何扩大规模?如何扩大到全国帮助更多的人?怎样可以更持久的帮助这些有需要的人?我和哥哥斯宾塞展开了头脑风暴。

作为一家盈利机构,ArtLifting已经从初期专为无家可归和残疾艺术家提供平台的在线美术馆变得越来越雄心壮志。它的目标是为弱势群体提供平台自己作品,增强自尊心,最终改变他们的生活。公司以鲍尔斯兄妹4000美元的积蓄为初始资金,后来获得了波士顿媒体的关注,于是便迅速上升,成为闪亮新星。

公司目前已在八个城市拥有70多位艺人合同,六位数的收入,7名全职员工和艺术家。斯宾塞鲍尔斯已经前往商学院深造,留下妹妹掌管公司。去年夏天,鲍尔斯从20多个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人处募集到超过100万美元。TOMS 的创始人布雷克麦考斯基(Blake Mycoskie)是投资者之一,他的公司以每售出一双鞋捐出一双起家,去年秋天麦考斯基开始创办TOMS公益创业基金。而ArtLifting是他的第一笔投资。

利兹意识到,有才华的流浪艺术家需要一个可以自己作品的而以这个目的驱动展开的业务正好可以填补这块空白。和鲍尔斯的理念一样,麦考斯基也回避非营利路线,因为他不希望靠资助和募捐来维持业务。

鲍尔斯急于消除对公司的误解ArtLifting并非慈善机构。它是一个艺术品代理商,所有的作品均来自全国各地各个救助站推荐。艺术家们必须在线申请才可以他们的作品。而作品的质量也必须符合公司使命,得到策展人员的认可。工作人员包括三个艺术史专业的学生,其中两人在包括波士顿美术馆在内的几个地区博物馆工作过。

《杰克森勃洛克》,Grace Goad作品,根据ArtLifting网站信息,Goad在两岁时被诊断对中度自闭,两年后开始作画。

一个简单的词可以形容出我们现在的工作实用艺术鲍尔斯说道。它可以是抽象的,也可以是写实的,但它必须是一个你觉得你会在别人家或者办公室可以看到的东西。

ArtLifting寻求个人和企业的渠道,艺术家可以从中获得55%的利润。公司已经成功把艺术品给了史泰博公司(Staples),以及位于旧金山的微软创新中心(Microsoft Innovation Center)。此外,ArtLifting还致力于和企业客户达成授权协议,好让艺术家的作品可以出现在包、贺卡、手机壳等产品上。

根据ArtLifting的首席运营官凯利迈凯纳(Kelly McKenna),公司立足于类似在线手工艺网站Etsy的商业模式。Etsy的额在成立的第二年增加了十倍,所以ArtLifting目前也在建设队伍,以实现相同的增长。

我们现在有资金,但是不会一直有,迈凯纳说。这位哈佛商学院毕业的学生表示,为了ArtLifting,她已经拒绝了数个待遇更为丰厚的工作。这是量提升最为关键的一年,我们希望可以达成两个大的授权协议,并将量提高十倍。

虽然一份协议可以让艺术家收入颇丰,但鲍尔斯表示另一个更为实际的作用是有人为艺术家的才华买单这可以大大提高艺术家的自信心。她说公司的目标是为他们的生活带来希望,而并非仅仅是为了利益。

25岁的波士顿艺术家Kitty Zen从16岁开始无家可归。与ArtLifting的合作虽未能解决她的住房问题,但她的经历仍有一定的启发性。她的第一幅作品出了1000美元的价格,而她收到了550美元的报酬。

当我拿到那一张支票时,感觉太棒了!Zen说到。我不想兑现它,反而想把它裱起来。当你知道你的作品在美术馆展出那一刻,这次是最令人期待的。要知道,前年夏天我还在波士顿公园外面铺张毯子作品呢。

对2017年2月17日版本的更正:

利兹是在大二的时候加入加入了全国非营利性组织LIFT,而非毕业后;ArtLifting是扩展到八个城市,而非办公室。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