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90后>正文

深度解析——90后投资人余晚晚如何定位自我

2018-08-10 15:5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摘要: 外时装产业对余晚晚并不感到陌生,大量媒体泛称其为“时尚名媛”,但甚少有人去探寻其公众形象背后的真面目。在有年度时尚奥斯卡之称的Met Gala开始前,这位年轻的女创业家与BoF进行了深度探讨,除了畅谈 ...

外时装产业对余晚晚并不感到陌生,大量媒体泛称其为“时尚名媛”,但甚少有人去探寻其公众形象背后的真面目。在有年度时尚奥斯卡之称的Met Gala开始前,这位年轻的女创业家与BoF进行了深度探讨,除了畅谈Yu Holdings今后的发展计划,还分享了其鲜为人知的成长奋斗史。

英国伦敦——“谁介绍我是名媛,我真会把白眼翻到天上去。”被问及这一称谓,余晚晚带有几分诙谐又咬牙切齿地说道。

中西时尚文化艺术交流的桥梁

在前往纽约出席今年主题为“神圣之躯:时尚与天主教想象(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的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简称Met Gala)之前,这位Yu Holdings的创始人在其位于西伦敦办公室附近的South Kensington Club里,坦然地接受了BoF的访问。彼时一身女士黑色西装的她,与今日身穿别定制的Oscar de la Renta踏上Met Gala红毯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私底下我其实是个十分生活化的人。当然,每个女孩子都会有别爱臭美的时候。”她告诉BoF:“现在,我对于服装的选择和喜好其实改变了很多。平时工作、开会穿衣都是简简单单。一般是平底鞋和全身黑。”但在重要场合,余晚晚还是很享受“臭美”的感觉。像她今天所穿这条黑白拼色礼服,有可谓“冠绝”今年Met Gala红毯的硕大裙摆。与之搭配的,则是由高级珠宝设计师胡茵菲(Anna Hu)专门设计的红碧玺耳环,其设计灵感来自于这宝石与天主教深厚的历史渊源。

这已不是余晚晚第一次踏上Met Gala的红毯,但这一次,她在这场活动中扮演的角色可谓举足轻重。今年3月,在美国版《Vogue》主编Anna Wintour的牵线搭桥下,余晚晚通过Yu Holdings旗下的分支Yu Fashion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合作,成立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s Costume Institute)主策展人基金。

此举,使余晚晚成为了时装学院有史以来第一位策展主席(Curatorial Chair)。这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学院成立至今第一个针对策展人职位的支持基金,并且将以余晚晚的名义永久性设立。现任时装学院主策展人Andrew Bolton将成为第一位任上受该基金支持的策展人。

“说到时尚策展,他说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她说道。下半年,Yu Fashion还将为Andrew Bolton在中国举办一系列讲解时装学院策展过程的系列讲座,以及多形式的深度创意文化交流。此外,余晚晚还计划在Bolton的帮助下,十年后在中国开设时尚博物馆,向公众自己的时尚藏品。

有Wintour与Bolton的支持,余晚晚的时尚信誉度实现了几何倍数的增长。但余晚晚深知,即便如此,人们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仍会意味深长地盯着那个叫“名媛”的隐形头衔。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倍加努力,证明自己的商业判断,成为进入西方时尚产业的中国资本中最耀眼的启明星。

时尚投资考验的是商业判断,也挑战投资人对消费的预测及洞察。还需要审美,及一点运气。余晚晚相信风水,更相信天时地利人和。“现在中国消费转型升级,我们这一代的消费者,跟我们父辈的消费者十分不同。而西方设计师也意识到中国是个很大的,却不知从何入手。”余晚晚的优势很明显,她可以通过自己多年积累的人脉及方信任,拿下一个好的设计师。与此同时,她也在逐渐学习如何在时尚圈玩转资本游戏。

余晚晚在过去一年动作频繁,而Yu Holdings是她创造价值的载体。该公司的前身,是余晚晚2015年在香港注册的Yu Capital。去年,该公司更名,并增添了Yu Fashion和Yu Culture两部分的业务。通过一系列的投资与战略合作,Yu Holdings在今年成为了国际时装产业热议的新晋玩家。

Yu Holdings在英国伦敦和中国上海设有办公室,雇佣超过20名员工。据该公司发给BoF的新闻稿显示,截止2018年底,Yu Capital将对新创企业累积进行超过2000万美元的投资。去年,Yu Capital收购了伦敦女装设计师Mary Katrantzou的少数股权,誓言帮助该扩大其中国。此外,Yu Capital参投的企业还包括途家、滴滴出行、Fashion Concierge和Bottletop。

在她的主导下,Yu Holdings正试图打造一个真正的时尚生态系统。“时尚、文化、艺术其实是互通的,我正在通过战略性投资和财政性投资,促成跨界合作。像科技产业我也在关注,但是它给我的成感和满足完全没有时尚、艺术、文化领域的投资来的大。滴滴出行和途家都已经是很大的公司了,投它当然会赚了,但是是我个人参与的程度别少。”她说道。

而对于设计师,余晚晚则能扮演中国启明灯的关键角色,真正推动的发展。“其实很多设计师,包括Mary Katrantzou,都是有盲点的。他们设计出来觉得很棒的衣服,中国的顾客不一定真的想要穿。有一次,我在微博上发了9张我穿不同Mary Katrantzou衣服的。最后大家最喜欢的反而是一个看上去比较’仙’的纱裙,而不是她拿手的印花款式。”她说道。

“Mary之前从来不会意识到这一点,她觉得她最受欢迎的永远是她的印花。所以后来我跟Mary说,中国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她继续说道:“首先,我们中国人的身形比较娇小一点。其次,我们喜欢的东西目前还停留‘仙’的阶段。那针对这个,你可以有你的DNA,但是你要击中中国顾客的痛点,并将其转为兴奋点。”

叛逆的女儿

余晚晚的父亲,在她的成长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从小真正启发我的人,一直都是像我父亲一样,那实实在在地做事,创造价值,并推动产业进步的人。而我也渴望成为这人。”思维跳跃的余晚晚又补充道:“我觉得自己是个混合体,有很男性化的的一面,也有很女性化的一面,有比较早熟老成的一面,也有挺幼稚的一面。虽然我喜欢那些大裙子,但是和我深交的朋友都知道我这个人在工作上十分女汉子,比很多男生都更拼、更喜欢挑战,而且非常完美主义,甚至有点强迫症。凡是我认定要做的事情和项目,做到极致我才觉得对得起自己。和我一起创业的小伙伴们更能深刻了解,我在工作中还挺像一个不太注意形象的女屌丝的。”

一边吸着椰子汁,一边手舞足蹈的余晚晚,在采访途中多次强调其早年在心中已埋下了人生使命感的子。“我爸爸从我大概只有5岁的时候会开始问我:’你要想好,你在哪里,你要去哪?来人生走这一趟,怎样才会不后悔?’从那时候开始,他的那些价值观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她回忆道:“包括在我15岁的时候,他把我送来英国读书。他当时跟我说:’我送你过来的这个费用,可以帮助一千个山区小朋友改变命运。你要对得起我给你的这个投资和机会。此外,我对你没有其他要求,但是我希望你会成为一个上进心、有爱心、肯吃苦的人。’”

余晚晚的成长历程,反映出众多中国“富一代”的家庭教育模式,除了提供富足的物质基础,也对下一代的成长也管教有加。在这教育环境下,往往能孕育出真正独立的人格。余晚晚坦言她十分感谢父母提供的良好基础,让她成为了一盏“不省油的灯”。她说道:“我十岁之前是跟父母住在一起,然后我妈妈是个不折不扣的‘虎妈’,对我的管教别严格,琴棋书画、各奥数比赛一个不落。”

但成长的过程中,又怎少得了跌宕起伏的剧情。“到了青少年期,我开始变得很叛逆,开始厌学。”她继续说道:“我当时觉得读书这件事没什么挑战。我是那倘若做不到,宁愿不做的人。那时候全年级600人,我考了年级前三。说明我其实好好读书,我是能好好读书的。但是我妈当时是一直想要我考第一。可我做不到第一,那我觉得算了,不读了吧。”

话至此时,余晚晚眉头一紧:“现在看来,我那几年可能有点淘气。如果我可以重走一遍人生,我会更认真读书。但现在,我还算是走在人生正确的方向上的,在做我从小想要做的事情。”

从质疑到骄傲的父母

其实余晚晚的父母,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也对她的时尚梦想持深刻的怀疑态度。“按理说,我不应该是做这个的。我记得我16岁的时候,我爸爸跟我伯父问我以后想干什么,我说’我想做和Fashion有关的事情!’他们会觉得,‘时尚不是衣服吗?’”

她回忆道:“而且我后来走的路子跟我的那些同辈的亲戚走得也不太一样。他们都是很正统的学校毕业,然后去投行。我在他们眼里是野路子出来的。我爸以前都会说:’你这都什么花里胡哨的。’”

余晚晚的父亲余静渊是梦天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被业界誉为”亚洲木门大王“。该集团目前为亚洲最大的木门生产制造企业之一,在今年,中国木门研究中心将梦天木门评选为“2018中国木门十大”之一。

据当地媒体报道,余静渊在1989年辞去了浙江丽水县经贸局工作下海,以30万元资金、22人、300平方米的生产场地创办庆元县玻璃钢厂,并在1995年将公司更名为庆元县梦天实业有限公司。如今,该企业在中国大陆拥有超过1400家专店,并邀请刘德华长期代言。从人民大会堂,到恒大和万达等房地产开发商,梦天皆为其指定合作伙伴。

“不过我父亲在过去两年,对我做的这些东西改观很大。虽然他说他不懂,但是他发现业内的很多前辈,包括甚至不是业内的前辈,都开始认可并支持我。他说,反正这些长辈肯定也不傻,那说明说你做的也许是对的。”她欣慰地说道。

回顾年轻时候的所作所为,余晚晚并不后悔。“我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喜欢探索不同的领域。我觉得你只活一次,像我青少年时期参加各舞会和活动,我起码都尝试过了。Been there done that(见过世面),知道是个什么回事。这总比说年轻的时候,唉呀我想试试这个那个,但是唉呀我觉得这个可能有点危险,唉呀我觉得别人会说什么的情况好。现在我可以说,我都试过,我知道哪个适合,哪个不适合我。”

争当创意型企业家

余晚晚今年28岁,她像所有年轻女孩一样,会抱怨自己“太胖了”,要“减肥冲事业”。但接下来的几周,她的日程表会往常更满,除了出席Met Gala的一系列活动,她还要参与Yu Holdings的日常大小会议,身处时尚与商业的交叉点,她又显得比同龄人要多几分淡定。

聊起商业来,余晚晚眉飞色舞。“我很早意识到我不是一个创意型人才,但我可以当一个创意型的企业家,扶持这些创意型人才的成长。我很爱跟他们在一起,并向他们学习。一开始很多人质疑,我做这事情是不是玩玩。但像我之前说的,我一开始很清楚我要做的是什么,我13岁有的这个愿景如今变得越来越清晰。尤其是和业内前辈进行真诚交流后,我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我真正能添加的附加价值是什么。”

所谓”附加价值“,像伯乐一般,真正有耐心地支持一代设计师的成长。“我希望我能帮助孵化下一代杰出的创意型人才。包括像跟Andrew Bolton,他最近一直在问我有没有合适的中国设计师介绍给他,然后希望可以在大都会博物馆他们的作品。而今年跟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British Academy of Film and Television Arts,简称BAFTA)的合作,也是为了孵化下一代年轻的杰出影视人才。”

余晚晚在此独家向BoF透露,今年晚些时候,Yu Culture将与BAFTA展开战略合作。BAFTA的首席执行官Amanda Berry告诉BoF:“Yu Culture与BAFTA的合作,将为英国和亚洲国家提供跨文化的合作机会。”

一步一步踏入时尚行业

回溯时尚启蒙时刻,人生中有几个时刻对余晚晚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大概6岁的时候,我爸给我买了个芭比娃娃。然后我一直玩芭比娃娃,几个小时玩不停。后来我还买了好多个,并开始收藏。这是一个契机。”她回忆道。

“还有我13岁的时候。那时候我是个留着西瓜头的假小子,好奇心很强,报刊亭的各杂志我都爱买。那时《Vogue服饰与美容》还没进中国,但《Harper’s Bazaar时尚芭莎》、《Elle世界时装之苑》和《Marie Claire嘉人》我都买,然后我读了发现,哇塞!我真的觉得这些杂志真是太好看了!于是我马上放弃《青年文摘》和《知音》这些杂志,并开始收藏每一期的时尚杂志。后来我出国读书前,《Vogue服饰与美容》出了第一期,我买了看整个人激动。”她说道。

“然后我第一年刚来英国读高中的时候,周末没事干去Harrods百货逛。唉哟,真的觉得我是‘进坑’了。但是我不光是是买买买,我也在观察他们的视觉陈设、顾客服务等各方面的细节。”她继续说道:“后来读大学,伦敦时装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简称LCF)图书馆里,那些关于时装历史和设计师事迹的Coffee table book(咖啡桌书)是我最喜欢的书。我买了很多。那时候Amazon还没那么方便,我都是人肉把书扛回家的。”

当时选择来英国读书,而非美国或澳洲,是因为她发现她在英国读书的堂姐,每年回去都变得越来越自信,并与她分享了许多有趣的事情东西。而在英国的这些年,也是余晚晚发现自我的一个过程。“读书那段时间,我尝试了很多不同的风格。有一段时间我别朋克,把头发染成不同颜色。”她告诉BoF:“很多人觉得我是不是从小打扮得美美的,其实不是的。但我的确一直很喜爱时尚,像后来我去了LCF读书,又去《Vogue服饰与美容》实习,然后学生时期开始去时装周,我一点一点地强化吧。”

用有限的资源做最正确的事

对于Yu Holdings未来设计师的投资,余晚晚十分看重她与这个设计师的化学反应。“当你投早期的时候,与其说投这个,不如说是在投这个人。还有是,设计师是不是发自内心真正地想成一番事业。”她说道:“此外,我还要看的DNA。现在有那么多的设计师,只有DNA足够强,才会有拥有自己的狂热粉丝。这样的才能够真正持续发展下去。”

“现在的选择太多了,我花同样的钱,不选一线大牌选你,背后一定要有一个很强的理由。简单来说,是让人觉得穿你的是件很酷、很Glamour(华丽)的事情。” 她继续说道。放眼全产业,余晚晚最想入股的,是现已退出江湖多年的法国高级定制Christian Lacroix。“虽然他在商业上有一些缺失,但他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其实,时尚投资有时候很像找对象,比较大一点的项目则像结婚。像我跟Mary也好,跟Andrew也好,见第一次面的时候,我们大概知道会一起做一些事情,但是那时候我们还是觉得要一点一点慢慢来,发现对方需要什么,我需要什么,并如何达到那个平衡点。让大家开心,而且双赢,同时帮助行业进步。”

她继续说道:“包括今年4月份,Mary去了中国,我给她介绍几个潜在合作伙伴。其实我投资她的牌子,我不光是给她钱,而是通过我们的一些战略合作让她在中国真正受大家重视。包括在中国,也是有许多充满才华的设计师,但他们在国际上并没有得到足够的是认可,那我觉得,如果我能够帮一些中国设计师在国际大舞台上发光发热,那也是一件别有意义的事情。”

而作为英国时装协会(The British Fashion Council,简称BFC)最年轻的资助者,余晚晚如今是一众英国设计师的中国小军师。“他们会问我,我周围的人到底喜欢穿什么,以及如何去接触中国消费者这类问题。其实我通过BFC这个平台,认识了很多设计师,然后跟他们其中的很多人成为了朋友。而这一切的背后,都有其战略价值。”她告诉BoF。

“此外,我觉得你要搞清楚在每一个的话事人是谁。那中国绝对是Angelica Cheung(《Vogue服饰与美容》编辑总监张宇)、英国是Caroline Rush(英国时装协会首席执行官),美国是Anna Wintour。当你跟他们开始产生一些实质战略合作后,你会更清楚你可以在哪些地方用力,而不是傻傻的去做了。毕竟资源都是有限的,要把资源和精力用在最正确的地方,才会产出最高的回报。”

打造商业帝国证明自己

谈及自己的缺点,余晚晚毫不避讳。“我是一个领导者,但我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经理人。”她说道:“如果将创业比作打仗的话,我是一个先锋型的人,爱冲爱拼,能谈事情、整合资源,对数字也十分敏感。但是我需要后卫,帮我管好公司的每日运营。我现在别需要能力别强的执行助手。”

一路冲过来,自然也栽过一些跟头。英国电视台Channel 4在2016年播出过一部名为《Britain’s

Billionaire Immigrants(英国的亿万富翁移民们)》的纪录片。在里面,余晚晚被塑造的形象并不完全真实。但她对参与到这部纪录片的拍摄中并不感到后悔,反而很感谢这部纪录片事后为她带来的鞭策。“当时是一个朋友介绍的,我没有什么防范心理,谁都有‘很傻很天真’的时候。”她说道。

“我当时很内疚,因为我牵连了我父母。我父母都很低调,他们那段时间觉得有点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我其实过个几天没事了,但我更加在意的是我父母的顾虑。有时候英国媒体真的很爱自己意淫。有的话,我根本没说过,像什么’我不想当娇生惯养的小公主,只想当一个优雅的英国女士’。这脑残的话我可说不出口。”至此,余晚晚又翻了一个硕大的白眼。

但话锋一转,她补充道:“但任何事物,都要从正反两面去看。我从中意识到,每一个机会我都要认真对待。包括后来BBC想拍我,我都拒绝了。更重要的是,这部纪录片更加激发我在上创造更多真实的价值。现在别人把我归类为’富二代’,介绍我是名媛。不过我觉得,有一天这一切是会改变的。现阶段我还是要通过我所做的事情来证明自己,现在我去跟别人争辩没有任何意义。”

余晚晚和Yu Holdings的未来会怎样?不妨将Anna Wintour的发展史作为一个标杆。正如Wintour当年凭一己之力将Met Gala这个属于上流社会的无趣博物馆筹款晚宴,摇身一变成为了如今的年度时尚盛事一般,余晚晚如今凭借Yu Holdings精准出击,将中西慈善、文化、艺术、时尚和商业资源以聪明的方式串联在一起。虽然规模还很小,但星星之火,总有燎原的一天。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