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远观访谈之姜红伟

2016-01-26 13:02:46 作者:远观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姜红伟: 1966年4月21日生,任职于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委组织部,黑龙江海伦县人。八十年代中学生校园诗歌倡导者,曾创办《中学生校园诗报》。中国八十年代校园诗歌运动历史研究者,八十年代民间诗歌报刊、校园诗歌报刊收藏者,出版有中国首部校园诗歌史专著《寻找诗歌史上的失踪者——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校园诗歌运动备忘录》。)

  远观:姜红伟先生,您好,首部中国校园诗歌史专著《寻找诗歌史上的失踪者》已经出版了,可以说您为这本书的出版做了很大的贡献,但是我不知道您的出发点是什么?是不是会有人不理解你这样做?您觉得您为了这本书付出了多少,您觉得做这件事情值得吗?会不会有人说你疯掉了?

  姜红伟: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全国各地数以千万计的中学生诗歌爱好者揭竿而起,遥相呼应,在中国校园内外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影响深远的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这些中国当代诗坛的少年先锋队员们高举着一面鲜红的中学生校园诗大旗,创作诗歌、组织社团、创办报刊、印发诗集,在中国当代诗歌史上写下了灿烂、辉煌的篇章,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八十年代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现象。

  这场罕见的八十年代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既是空前的,又是绝后的。但是,因为当时没有强大的话语权,没有得到理论权威们的认可,没有引起诗歌界足够的重视,在有意无意之间,那场曾经轰轰烈烈的八十年代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被诗歌史遗忘,那批曾经在校园内外影响很大的中学生校园诗坛风云人物成为了诗歌史上的失踪者。

  编著这本书的出发点就是为了还原这段真实历史,公开这段秘密档案,恢复这段历史真相,缅怀这段光辉岁月。2006年4月,我在隐退诗歌江湖20年后重出江湖,承担起这项十分艰巨的八十年代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历史资料、挖掘、整理、研究任务。这是一项巨大的抢救诗歌历史的工程,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巨大的工作量,超负荷的劳动,我克服了外人无法想象的资金、身体等各种困难,寻找诗友、联系作者、收集资料、约写文章、整理稿件、打字排版、拍照图片、校对文字。我已经不记得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付出了多少心血,花费了多少精力。

  2006年6月12日,为了写作这部书稿,我曾领着九岁的女儿,身上带着一千元钱,从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出发,开始了为期40天、到访哈尔滨、北京、黄山、杭州、上海、苏州、广州、深圳8个城市的重出江湖万里行——寻找诗歌史上的失踪者活动,共计寻找到40余位80年代中学生校园诗人兄弟姐妹。由于该事件极具传奇色彩和新闻价值,曾在文坛和社会上引起极大影响,国内影响力极大的《新周刊》、《南方都市报》、深圳《晶报》曾发表记者专访文章。

  为了支持我完成这本书,我那些可爱的、可亲的、可敬的八十年代的好兄弟、好姐妹给了我无私的帮助和关怀。在我收集资料过程中,在我邀请大家写作回忆文章的过程中,在我重出江湖万里行过程中,在我筹集出版资金过程中,我的好兄弟、好姐妹南岛、汤松波、张华夏、江熙、丁捷、左靖、夏季风、马萧萧、周劲松、吉春、张露群、叶宁、北极、符马活、葛红兵、景旭峰、毛梦溪、段华、欧宁、苏婷、邓荣成、何林、葛亚平、师永刚、李作明、赵立群、寒玉、曾剑鹏、左春和、叶匡政、吴茂盛、曾冬、纪太年、叶青、张振萍、徐润、他他、赵希臣、陆俏梅、小海、游春亮、老君、周瑟瑟、裴戈、张文、陈朝华、李跃、安武林、周兴顺、李长军、杨阔、汪渺、刘晓瑜、郭羽、夏雨清、邱华栋、欧宁、郁舟、黄礼孩、海啸、何平、邵文杰、黄俊杰、阿灿、黄长怡、刘敬文、柏峰以及赵阳、潘洗尘、任彦钧大哥和黄媛大姐。

  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家人,感谢我年迈的父母双亲,他们的父爱母爱给了我巨大的精神动力。尤其要感谢我的爱人,为了让我完成这本书,她包揽了所有的家务,让我的以两耳不闻家务事,一心只写诗歌史。感谢我的宝贝女儿乐乐,是可爱的她陪伴了我重出江湖万里行,走了那么远的路程,使我收集到了很多珍贵的资料。

  远观:听说《5.12汶川大地震诗歌选集出版备忘录》已经整理完毕了,去年汶川大地震牵动着很多人的心,我觉得广大诗人也为这次灾难写了诗歌,我想知道,出版这本书的具体意义如何?您又做出了多大努力呢?

  姜红伟:你说的《5.12汶川大地震诗歌选集出版备忘录》,只是我编著《5.12汶川大地震诗歌运动史料备忘录》中的一个章节,说起写这篇文章,话就长了。

  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中国自发地掀起了一场以专业诗人、业余诗人、诗歌爱好者及其他社会各界人士为主体,以抒发悲情、歌颂生命、寄托哀思、体现大爱、鼓舞人心、凝聚力量、振奋精神为主题,以报纸、刊物、书籍、网站、论坛、博客、诗歌朗诵会等为载体的5.12汶川大地震诗歌运动。

  在这场诗歌运动中,诗人们创作了大量感人至深、催人奋进的诗歌佳作,各大报纸推出了诗歌专版或诗文专页,众多文学杂志和民间诗歌刊物编印了诗歌专号、增刊或专辑,多家出版社精选出版了诗歌选集或个人诗集,全国各地出现了多年来少有的地震诗歌“核爆炸”现象。

  5月29日凌晨4点多醒来后,我有点失眠了。做为一名诗歌史研究者,置身于当时的地震诗歌现场,也许是职业的缘故吧,我突然

  意识到应该写一本书,全面记录这场地震诗歌运动。因为这场诗歌运动参与人数之广、诗歌佳作之多、作品质量之高、传播速度之快、引起反响之大是多年来罕见的,更是继大跃进民歌运动、天安门诗歌运动之后中国当代诗歌史上又一个影响深远、意义重大的诗歌事件,值得大书特书。同时,面对全国各地出版的各种地震诗歌书籍、报纸、刊物,我敏锐而超前地意识到这些珍贵的地震诗歌资料是党和国家带领人民抗震救灾并取得胜利的见证和依据,是中华民族抗震救灾精神的重要载体,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甚至是文物价值,有必要进行及时

  的收集和珍藏,为中国当代诗歌宝库保留一笔丰厚的诗歌财富。收藏要趁早。当时,正是地震诗歌运动达到高潮的时候,搜集各种诗歌资料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一旦错过了这段收藏的最佳时机,恐怕过后很多资料就不太好找了。从此,我开始了卓有成效的“地震诗歌文物”收藏工作”。

  要想收集到地震诗歌资料首先必须及时、全面地掌握各地出版地震诗歌书报刊的“情报”。我运用了四种方式收集“情报”。第一种是在百度、新浪、搜狐、雅虎、网易等网站上搜索,第二种是给他在全国各地的诗友发短信询问,第三种是浏览各种诗歌论坛、网站寻找线索,第四种是浏览各地诗人们的博客搜寻消息。总之,他在那段时间里挖空心思地踅摸着,充分调动使用了各种手段,寻找着与地震诗歌资料有关的各种蛛丝马迹。

  “情报”找到了,可是如何能够尽快地把这些诗歌资料弄到手呢?为此,我花费了大量工夫。首先是到新诗代、中国艺术批评、诗歌报、第三条道路、芙蓉锦江、诗歌月刊、扬子鳄等几十家网站和论坛,发了题为《姜红伟征集抗震救灾诗歌资料致全国各地诗友的一封紧急求助信》的帖子。其次,我给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几百位诗友发去短信,动员他们利用各自的渠道为自己提供各种诗歌书报刊。另外,我还在一些不熟悉的诗友博客上留言,请求他们的帮助,为我提供各种地震诗歌资料。最后的一招就是把钱汇到有关编辑部、出版社和网上书店进行邮购。

  由于在诗歌界,我做了大量诗歌建设性工作,具有丰富的人脉资源,人缘也比较好,全国各地有很多诗人都是我的好朋友。因此,当我收集地震诗歌资料这个信息通过网络被披露后,顿时在诗歌界引起了很大反响。大家一致认为,姜红伟此举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事,应该给予全力支持。我的老大哥,著名诗人、群众出版社社长杨锦是《汶川诗抄》的编者,当他得知我在收集地震诗歌资料时,及时将两个版本的《汶川诗抄》挂号给我寄来,使我深受感动和鼓舞,更加坚定了收集更多地震诗歌资料的信心。我的老弟,著名诗人黄礼孩给我寄来了《诗歌与人》地震诗歌专号和地震诗歌评论专号两本刊物,让我高兴了好久。尤其让我感动的是身处地震灾区的都江堰诗人王国平从灾区先后四次给我寄来10多本诗集和刊物,使我感受到了一种难得的兄弟情谊。著名诗人祁人、周占林给我寄来两个版本的《惊天动地的心灵交响》,支持我收集地震诗歌资料。我的好兄弟,《大爱无疆》的主编、著名诗人海啸、汤松波先后两次给我寄来地震诗歌资料;我的好友北极和著名女诗人申林、著名地震诗歌评论家王美春等很多诗人、诗歌评论家慷慨解囊,为我购买了大量地震诗集和报刊。著名诗人、作家谭仲池给我寄来了亲笔签名的诗集《敬礼,以生命的名义》,商泽军也给我寄来了签名著作《国殇:诗记汶川》,谭旭东、黄葵、海田、张聿温、李重华、路高德、孙亦飞、黎正明等诗人先后给我寄来了个人地震诗集。另外,还有苏历铭、杨然、马萧萧、江熙、发星、潘永翔、大卫、蓝野、潘虹莉、谷良、江湖海、洪烛、草海千里、罗铖、古筝、林混、一度、庞清明、苗红年、愚木、林茶居、蒋登科、丁晓平、何思鸣、吴远目、吴荣辉、罗继仁、安晓辉、尹世霖、雷隆燕、张振萍、徐俊国、刘燕红、柏峰、之道、徐玉成、邓辉、孤城、夏雨青、许萧溪、赵继波、客人、楚中剑、王垄、郑铁军、章夫、韩俊、碧宇、杨辉隆、惠彬、章冶萍、黑马、许烟华、张中定、姚彬、陈谊、龙威、安琪、许强、陈锐军、毛梦溪、唐荣尧、陈跃勇、汪渺、李成恩、刘敬文、王国栋、刘兴雨、陈剑文、叶玉琳、阎海育、曾剑鹏、符力、姜桦、晋侯、李杜、左春和、包宏纶、蔡雨艳、邓文国、姜长荣、欧阳白、高力、谢荣胜、陈跃军、安武林、唐晋、北岸、胡鹏、杜荣辉、杨通、梁永辉、书海听涛、侯平章、罗广才、熊焱、印子君、鲁冰北雪、纪太年、鲁川、陈剑文、洋滔、孙卫卫、阿北、容浩、王芳、王海、宋世安、段伟、韩玉光、牛依河、雷霆等100多位朋友从四面八方给我寄来各种诗歌资料,对我的工作给予了无私的援助。在那些收藏地震诗歌资料的日子里,我像一位渔夫一样,每天把网捞上来,都能发现网里蹦跳着一条条大鱼。

  经过半年多的收集,我收藏的“文物”越来越多,渐渐地摆满了我家的书架。我收藏的诗歌文物可以分为四大类,共计约1000余件。第一类是诗集,其中有各地诗选、个人诗集、诗歌散文集、诗歌摄影集,既有公开出版的,又有内部发行的,如《汶川诗抄》、《感天动地的心灵交响——中国诗歌万里行.抗震救灾诗歌特集》、《大爱无疆:我们和汶川在一起》、《有爱相伴——致2008•汶川》、《天堂之路悲伤——2008中国四川大地震诗选》、《大地之殇——汶川地震诗歌选集》、《瞬间与永恒——5.12大地震纪实》、《惊天地,泣鬼神——汶川大地震诗钞》、谭旭东的《生命的歌哭》,黄葵的《爱在燃烧:汶川诗草》等比较珍贵的大约100余种,几乎将国内出版的各种地震诗集 “一网打尽”。第二类是报纸,其中有各种日报、晚报、都市报、行业报,既有企业办的报纸,又有高校办的报纸,多数是诗歌专版,少部分是诗文专版,如刊登著名诗人梁平的长诗:《默哀,为汶川地震罹难的生命》的5月16日《华西都市报》,首发叶浪的诗歌《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的5月15日《中国绿色时报》等比较珍贵的大约有200余种,几乎将全国省级以上的报纸诗歌专版统统“尽收到手”。第三类是刊物,其中有诗专号、诗增刊、诗号外、诗传单、诗特辑,既有官刊,又有民刊,如《诗刊》诗传单及抗震救灾专号、《人民文学》诗号外、《星星诗刊》6、7、8期、《诗林》增刊、《诗歌与人》地震诗歌专号及汶川地震诗歌写作反思与研究专号、《赶路:诗祭5•12四川大地震——伸出所有的手》诗歌专刊、《芙蓉锦江》“我们都是汶川人”诗歌专号、《独立》诗歌特辑专刊1、2、3期等比较珍贵的大约200余种,几乎把各种有影响的地震诗歌刊物杂志“收入囊中”。第四类是各类诗歌资料图片,共计500余幅。可以这样说,我收藏的地震诗歌文物种类之全、数量之多在国内无人可比。为此,大家送给我一个荣誉称号,授予我为“中国收藏汶川地震诗歌书报刊资料第一人”。

  仅仅满足于地震诗歌文物的收藏并非我的唯一意愿和最终目的,拥有大量地震诗歌资料的我还有更大的“野心”呢。如何使地震诗歌文物收藏成果尽快转化成为学术研究成果和其他成果?这是我考虑最多的问题,更是我付诸实施的问题。于是,从今年元旦那天,我开始了《5.12汶川大地震诗歌运动史料备忘录》的编撰工作。正在我起早贪黑地紧张写作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1月11日早8点,最疼爱我的老父亲因心梗突然去世。父亲的去世不但使我身处巨大的悲痛中,而且使我几乎丧失了今后继续从事写作的兴趣。然而,想到父亲生前是那么支持自己从事写作,是那么喜欢阅读自己的作品,想到父亲期待自己多出成果的在天之灵,我终于忍受住了这种对我几乎是致命的打击。料理完父亲的后事,我强忍着心里的哀伤又投入到写作中。经过近两个月紧张的写作,我终于完成了这篇具有极高史料价值的文章。全文近8万字,共分三个部分,即可成为整体,又可以成为系列。

  第一部分是《5.12汶川大地震诗歌选集出版备忘录》,全文共计4万2千字,分五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了42种全国性诗选出版情况;第二部分介绍了12种区域性诗选出版情况;第三部分介绍了23种个人诗集出版情况;第四部分介绍了12种诗歌散文集出版情况;第五部分介绍了5种诗歌摄影集出版情况。由于大量地震诗集是在时间紧急的情况下编选的,各出版社在选编诗集时没有通知到作者本人,从而导致很多诗人至今不知道自己的地震诗歌被哪种诗集选编。该文资料翔实、准确,全面,具有独家性特点,首次披露了各种诗集作者入选情况,涉及作者人名达五千人以上,可以使更多的诗人了解自己地震诗歌入选情况。

  第二部分是《5.12汶川大地震报纸诗歌专版诗文专辑出版备忘录》。全文共计1万2千字,分五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了90余种日报编印出版诗歌专版、诗文专版情况;第二部分介绍了30余种晚报编印出版诗歌专版、诗文专版情况;第三部分介绍了30余种都市报编印出版诗歌专版、诗文专版情况;第四部分介绍了40余种行业报编印出版诗歌专版、诗文专版情况;第五部分介绍了20余种其他类报纸编印出版诗歌专版、诗文专版情况。

  第三部分是《5.12汶川大地震诗歌专号增刊特辑出版备忘录》,全文共计2万1千字,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了9种诗歌刊物出版专号增刊特辑情况;第二部分介绍了53种文学杂志出版诗歌专号增刊特辑情况;第三部分介绍了42种民间诗歌刊物出版专号增刊特辑情况;第四部分介绍了5种其他类刊物出版地震诗歌特辑情况。

  据我了解,这篇文章是目前国内第一篇最全面、最翔实介绍5.12汶川大地震诗歌运动的长篇诗歌史料,这篇文章的完成,对于梳理清楚5.12汶川大地震诗歌运动涌现出来的“井喷现象”是最权威的证据,其意义、其价值不用我说,想必大家也都很清楚。

  远观: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出版是不是很艰辛?你的家庭支持你这么做吗?您觉得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值得?

  姜红伟:一个人要想成就一件大事当然不容易,尤其像我这样身处偏远地域、工资收入很低(每月平均800元左右)的,更是难上加难。好在我有众多好朋友给我大力帮助,好在我的爱人对我非常支持,所以再难的事也就不算难了。我当然认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否则,我怎么会乐此不疲地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放在诗歌史的研究上呢?

  远观:您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或者说您还要做什么样的事情,能透露下吗?

  姜红伟:要做的事情还很多。目前,有几件事急需完成:

  第一件事是我策划完成了“中国八十年代著名诗歌编辑家访谈录系列”,著名诗人、诗歌编辑家、原《诗刊》编辑室副主任王燕生、原《星星诗刊》主编白航、原《拉萨河》主编洋滔、原《诗歌报》主编蒋维扬、原《解放军文艺》诗歌编辑程步涛、原《城市文学》主编梁志宏、原《飞天》大学生诗苑创立者张书绅、原《萌芽》诗歌组长宁宇、原《新地》主编刘章、原《诗林》主编巴彦布、原《青年诗坛》主编杨光治、原《滇池》诗歌编辑米思及、原《诗神》主编戴砚田、原《诗潮》主编罗继仁、原《青春》诗歌编辑吴野等老师接受了我的访谈,内容非常精彩,披露了很多诗坛重要事件的秘闻,具有独家性

  特点,正在联系诗歌刊物和文学杂志连载发表。

  第二件事是目前我已经编著完成中国第一部诗歌民刊史《诗歌民刊的前世今生》(1978——2008)——中国诗歌民刊30年历史备忘录,全书共计43万字,共分5卷,卷一是访谈卷,卷二是史料卷,卷三是评论卷,卷四是回忆卷,卷五是图片卷。正在寻求赞助,力争早日出版。其中,我策划的“改革开放30年中国民间诗歌报刊收藏家访谈录”系列24篇文章(包括刘福春、柯雷、中岛、张桦、哑默、世中人、姜红伟、阿翔、赵思运、庞清明、吴幼明、刘春、冰客、谢宏、徐玉成、戴泽峰、发星、钟鸣、徐江、西域、胡亮、严力、张智、梦亦非等)正从今年第一期开始在安徽《诗歌月刊》每期两篇连载发表。

  第三件事是正在写作长篇诗歌史料著作《中国1970年代末期至1980年代末期大学生校园诗歌运动档案》。

  第四件事是将自己的地震诗歌研究系列文章和收集到的300幅以上诗歌图片资料编成《中国5.12汶川大地震诗歌运动史料图文录》一书,争取出版;

  第五件事是利用自己收藏的地震诗歌资料举办大型《中国5.12汶川大地震诗歌运动诗歌书籍报纸杂志展览》”;

  第六件事是利用自己收藏到的几万首地震诗歌,编选一本国内最权威、最经典,以后能够经得起历史检验并流传于世的地震诗歌选本《中国5.12汶川大地震诗歌精品佳作选集》。

  第七件事是希望全国各地的诗友能无偿提供给他更多当地出版的与地震诗歌有关的公开发行或内部发行的各种报纸专版、诗集、刊物,以便进一步丰富自己的收藏品,准备以后创办中国5.12汶川大地震诗歌资料收藏展览馆。

  远观:您认为自己做的这一切需要得到回报吗?有没有政府关心过您过的这些事情?

  姜红伟: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做好每件事,至于说回报我不想考虑更多,那是别人考虑的事。我所做的诗歌建设性工作只是我的爱好,但是它的意义与价值却很大。我非常希望能得到中国作家协会和其他文化、出版部门的大力支持,或者能得到有眼光、有头脑的企业家的无私资助,从而帮助我完成这几件大事。

\

  远观,本名袁东峰,1981年12月出生,满族,河北宽城人。作家、诗人、易学家。邛崃市教育学会诗歌研究室特聘首批客座诗人。现主编先锋民刊《我们》。各种作品散见《作品》、《文学界》、《诗歌月刊》、《诗选刊》、《青年作家》、《红豆》等百家文学期刊。著有诗集《美色》、《远观五年诗选》,散文集《远观散文集》、《那些错过的时光》、《最后的盛典》(与张悦然等合集),中短篇小说集《怒的爷们儿》,长篇小说《梦飞瑶台那片红》等。入选诗歌散文小说等选集几十部。并获得诸多文学奖项。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远观)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当前共有0人发表了评论.
验证码: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