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陶林:当代“儒佛”之争的思考

2014-03-17 09:30:35 作者:陶林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老邵兄:

  看了兄对于南怀瑾老先生关于《大学》的批评,深感鞭辟入里。特别是兄所提出的南怀瑾暗藏的“佛儒”之争,很与我心有戚戚焉。我看来,新时代的“儒佛之争”在无声无息地酝酿着,这次的争论是旧王朝时代的固有的历史演绎,也是新时代的新状况。兄对于南怀瑾对《大学》解读的批评很有意见,觉得他的“推儒入佛”实在是搞不清本源与分支的别有用心。这点我回头看南先生的书,似乎的确如此,他以传扬儒家精神和阐释儒学经典而闻名,但似乎又是一个佛教徒。这种错位,需要那些本心归于儒家的学人才能洞悉。虽然说佛道儒在中国文化里长久以来就是互相渗透的,但就儒家的信念而言,何为本,何为末,一定要分得很清楚,并且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当然,佛家也是如此,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我见佛家人讲法理,排他性也很强。我想到,排他性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佛家与儒家到底哪一种能够促进当下社会进步的问题。

  我们知道,现在整个社会崇佛、礼佛的气氛非常浓烈,特别是整个社会的上层,即官员和富人阶层。这一情况的表现是,佛教的物品形象到处被消费(诸如佛珠手链、车饰、佛像等等),佛教音乐的广泛流行(诸如萨顶顶之类歌手、到处可以听到的梵歌),佛教文化因素在电影电视等作品(比如周星驰的一些电影)里慢慢渗透,各地兴建佛寺,造大佛的成了流行的风尚。大和尚的们受到了政府官员在内的人群的普遍礼遇。很多精明的骗子,诸如王林这些人,除了彰显自己的特异功能之外,会把自己打扮成与佛有缘的人等等。

  随着一些领导者对上层佛教徒的肯定与赞誉,佛学某些慢慢似乎被附丽成官学一支的味道——当然不会是官学,当下的官方意识形态学说是“马学”,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论与世界观。佛学不过有一点“官方上宾”的味道。因为他可能是沟通权力阶层与财富阶层的一道文化桥梁,我们知道,富人阶层中流行开光、大师做道场、佛教名家被追捧(诸如星云和尚)、奉为人生的导师等等。我看过这些高僧们写过的书,并不觉得他们说出什么至关紧要的大道理,因为佛门人士研究社会、历史、文化、现代科学等等不甚用功,阅读视野颇为狭隘,限制了他们对当代世界的深度的思考。

  在我看来,佛学容易被官方倡导和亲近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的学说肇始——与印度人乔达摩·悉达多的个人历程有密切的关系。这位先生从悉达多王子成长为释迦摩尼,是因为他已经拥有了一切,在拥有的基础上感悟出“空”和“无”的哲学。除非这样的官富二代,是无法体悟这种丰足后的落寞与虚空。因为大多数人所过的,或许还是紧缺性的生活,甚至可以说,从生至死,都未曾离开紧缺性的焦虑。他们劳碌至终,即便有人不断提醒他们的虚与空的意义,他们也不会有丰裕过后的空虚感。应对“紧缺性”的问题,一直是人类历史的核心。用儒者的见解来说,未知有,安知“无”。佛学的核心意见,对于“觉悟”有限的大众而言,是不成立的。成功者爱佛,特别是中国式成功人爱佛,或许因为佛教的模糊性。不同于儒家对孔孟严格定位为人,基督徒视耶稣为神,也因为佛教介于有神和无神之间,释迦摩尼可以化身为具体形象的神,也可以说是超凡脱俗、大彻大悟的人——事实上,在造神方面,佛门的热衷程度从来没有降低过。这种属性的模糊,我以为,是一种学说骨子里的“流氓”意识。适宜于中国的权富阶层,权力需要“人之佛”,仅仅需要姿态性认同,是统战的一步;财富需要“神之佛”,需要信仰庇护,是对更大主宰力量的精神寻觅。佛门的神通与香火的兴旺,正是与之相关的,是千变万化中的中国现实。对于成功者,并不求信仰力量的宽恕和怜悯之类,而是求更大的庇护。中国的财富分配,其绝大部分依然依靠“软暴力”(并不乏硬暴力做基础)实现积累,在行业改进有限,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孵化都,人凭借良好的职业道德和素养、开拓的创新精神、严格的市场操守、果敢的冒险精神等等能创造的财富甚少,靠各路“神仙”、“佛爷”庇佑获得的暴发多,这是重要原因之一。马克思说“宗教是精神鸦片”,并不无道理,更重要的,宗教是现实的隐喻,宗教的内心,是外界的投影。比如,很多信佛的人做公益事业,如佛家讲的名曰“做慈善”,有我佛慈悲的意味在里头,不过也正如佛徒说的,那是一种“施舍”,“布施”,积功德之业。我以为这是顶不好的念头,其实我们应该把富人反馈社会作为一项义务,而不仅仅是购买功德的“施舍”。以“善事”喻公益,其效果是否以善扬善,我不知道,但就实际情况看,倒是能培育不少诸如不少腐败官员或者刘汉之类的“伪善”。

  那么,何以而佛学比儒又易于转向的官方认同?我看来,恐怕原因在于,佛教宗旨意识并不强,它主张“空”,因为空却什么都能装,什么古今中外任何价值都可以是“零”,都可以纳入它的学说体系。正如我前文所说的,它可以说是一种明确的有神信仰,也可以说仅仅是对成“佛”的期望与向往。当然,对于个人来说,无一不能入“我佛”的法门,正如你深刻指出的,南怀瑾老先生不就是驱儒入佛了么。在我看来,信仰是,并且从来是,纯粹个人之事。佛教仅仅适用于个人,不适用于人群事务。群体关于空的信仰,只能导致精神的无责化,“流氓化”,无所皈依和荒原状态。特别是南老先生意欲用宗教性的佛学去包纳伦理性的儒学,非常牵强,并且有把马鞍子扣在马头上的嫌疑。

  在我看来佛与儒本来谈不上争鸣的意味,因为儒教虽名曰“教”,其实是一种误会,儒学是什么,大概像兄这样致力于研究它的人最有发言权。它是一门学术,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学统。它有它的学术规范、研究领域和适用指导领域,它的主要创始人孔子,至今也只是圣贤,也并非是神。他不接受膜拜,仅仅接受一些纪念性的祭奠。有关佛与儒的争端,在漫长的历史至今已经说得太多了,包括兄对南怀瑾老先生的批评都在其内,我不拟跟兄鹦鹉学舌。儒学的知识分子性,表现在一种精神的规范。事实上,从过去到现在,儒家之所以不为大众所喜欢,是因为相比之下,佛家多讲的灵魂的放松,而儒家多讲对灵魂的规范。儒家提倡的“大人”之文明、君子之文明,是一个考虑得很成熟的文明范式。比如,我看西方现代文明,就是很成熟的“大人”文明,一个成人的责任、义务、要求、规范都很明确,而所谓的“礼仪”、“礼节”、“绅士风度”仅仅是这内在规范的外在表现一斑罢了。关于儒家在当代中国地位问题,于我看来,其实是一个鸡肋的位置。我们国家在全世界推广“孔子学院”,但仅仅是一个汉语和中国文化学院,并不一定多推崇儒文化。最近,儒家学者们纷纷在引入西方文化的宪政主义,力图把西方的民主宪政学说与儒家经意结合起来创建儒家宪政学说。我看这也未尝不好,民主宪政,说到底也是一种确立人间秩序、调整人际关系的游戏规则,就根本信念上,与原儒学说差别不大,甚至与主张众生平等的佛家也不抵触。能考虑融合民主宪政,我以为这是儒学的进步,更证明儒学并非与现代政治文明格格不入,打破了传统权术家的奇谈怪论,认为儒学必须依附于传统专制体制与专制文化的。当然,也只有儒学及儒家知识分子,会去做这样的探索,因为儒学毕竟是一门与时俱进的学说,帝王将相皆不在,不灭士魂千古流。

  当然,我对佛教、佛学和佛门中人并无反感,也无“灭佛”之念,只是本能觉得佛儒之争在历代王朝的中期都会上演。这种历史的旧路,现时代没有必要再重温。我对佛教的审美观感是有批评态度的,佛教的审美也相当狭隘,对人格的塑造方面,我曾经跟潜心佛学的明祥居士,也就是清越兄,争辩过很久。人生的幻灭感我是有过的,但并不一定非要引向于悉达多的理论,或许可以引向于存在主义,或许可以引向于老庄的哲学,或许引向于唯美主义,叔本华或者是尼采的哲学。或许,是自我从无生有的一个重生的契机,而不仅仅只是个结束。

  当然,拿历史相比,儒佛之争之外,又有了一个基督教。因为基督教教义西方新传的属性,且基督教徒大都是底层的贫民,所以似乎对国家精英意识层面影响甚少。所谓“富人归菩萨、穷人归基督”,社会底层贫民信仰基督教的越来越多,也引起一些虔诚的佛教徒的注意。我看见在乡野流传的一些小册子,是佛教徒用以批评基督教徒的。我仔细地读过这些小册子,大致上说,与佛教的严格戒律相比,基督教戒律少,相对宽松。因为佛教抓住了上层,普通民众受洗于基督教的更多。基督教旗帜鲜明地主张“有神”,有实体,有形象,并且坚信不移,易于被民众所接纳,他们紧缺感很强烈,有神作为内心的依靠信念很坚定。基督教(新教)的先知耶稣,出身于贫民之家,仅仅凭着信仰以感召大众。他未经过佛陀式的沉思、觉悟,也不需要太多的经卷来证明自我信念的正确,唯有新旧约一部圣经。基督教唯灵主义和审美观感极强,它不需要大殿和偶像,也不需要香火和繁琐的仪式,马丁·路德改良后的新教徒把人间生活看成天国之路经历阶段。它对中国普通民众的吸引力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当中有心向善的人们。而我发现基督教也在慢慢地本土化了,它开始接纳中国的春联、对中国传统一些文化也并不排斥,并与之巧妙融合。它将是佛教最强劲的竞争者,并将又一次从民众角度改变中华文化的诸多细节。我们也不应该忽略这一点,基督教文化和作为当代官方学说的马克思主义的马学,是一母同胎,是真正一个大文化传统下的不同表现,那是绵延至今的古希伯来文化之根上的诸多结果,其立论基因中有很多的形似因素。官有马学,力无神,民从基督,主有神——其中的张力,或许隐藏未来中国文化流变的若干奥秘。不过,我依然主张宗教归于宗教,学术归于学术,三教都可以直言,九流百无禁忌,自由地争鸣,小心地变革,这是高于任何真理的更高的原则。

  问兄好!春日美,天地在!

  弟:陶林上

  2014年3月10日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陶林)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当前共有0人发表了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