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诗歌是一种内在的命运与精神——《漂泊的一代:中国80后诗歌》11问

2012-12-04 19:58:56 作者:卢山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提问:卢山(80后诗人,南京师大硕士研究生)

  回答:王彦明(80后诗人,诗评家)

  方式:电邮(南京—天津)

  卢山:《漂泊的一代:中国80后诗歌》终于出世了!这里,我先要向您和为该书付出劳动的编委们表示祝贺。新世纪第二个十年已经悄然而至,确实需要做一个总结,尤其是在当今社会对于处于相对边缘的诗歌而言,这也是对这一代人的保护与鼓励。应该说。这本书及时的为一代人的写作作出了一个认可与祝福,同时似乎也是某种形式上对80后(也是我们)新的期待与送行,它为当代中国诗歌的血脉与文学史的延续提供了某种专业文本的支持。彦明兄觉得这部“黄皮书”有没有将所有的80后优秀诗人“一网打尽”?任何选择,都是“体现编者的审美观和判断,都是主观与偏见的结果”(赵卫峰),您也说过“一个选本,如何选都无法做到讨好所有人,这就像做人一样”。这部书的“主观”与“偏见”究竟是什么呢?

  王彦明:对于这本书的出版,我和其他编者有一种期待:作为终结,也可以成为一种开始。十年光阴匆匆而逝,它足以成就很多人,也足以湮没很多人。这是历史和自我的双向抉择。作为我、其他编委和主编赵卫峰兄,我们只是充当了“好事者”和义工的角色。诗集出版被看成出版“毒药”,那么这本诗集的出版,是我我们为自己的青春制作的带有兴奋剂性质的“毒药”——有害身心,却乐此不疲。正是由于“主观”与“偏见”,才带来了这种让人深陷的“兴奋”——对无本近乎苛责的要求。

  编书是做人的延续,尖刻的脾性要求我们对这本书的文本期许是最好(起码是以我们的眼光要求)。具体而言,这种“主观”与“偏见”,包含摒除强大的公共话语力量在我们认知中的破坏力,剔出自我主动突出诗歌语言的作者和精心挑选具备诗史的文献材料等。我们只是努力做好自己,虽然难免有所遗漏,但我们期许做好。

  卢山:为什么叫《漂泊的一代》?聂鲁达曾在《孤独》一诗里写道“而明亮的鸟/飞着,在地上没有根”,我们的漂泊是因为“无根”,我们的“根”在哪里?您曾说过“把80后诗歌归结为‘漂泊的一代’,并非完全传承了70后诗歌‘尴尬的一代’的意味”,“漂泊”的指向是什么?“漂泊”状态何时结束?

  王彦明:“漂泊”是有“在路上”的意味的,这里的漂泊是一种生命的状态。当文化、历史、哲学、意识形态等重荷在80后一代的内心世界被释放,诗人退守内心世界,他们的创作往往可以达到发现新大陆般的新奇感受。“漂泊”的状态里,路、行走和强大的内心,就是根,在路上,是一种苦行僧般的修行,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动荡不安,“根”在此间会不断发达,藉此年轻的80后才能更好地吸收养分。

  “漂泊”的指向,是生活的动荡感、个人情怀的飘忽状态和写作的不稳定性。这种状态不是坏事,心不死,“漂泊”不止。

  卢山:我们就这个“根”的问题再来“顺根摸瓜”吧。新世纪第一个十年之后,可能我们这一代人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样的困惑:写作资源的枯竭或者说书写的重复与堆砌,一种迎面而来的写作无力感、自我挫败感;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当90后诗人开始拾级而上的时候,我们是否感到了新的压力?作为该书编委的刘波先生就80后诗歌曾提出了“从青春书写到精神成人”的问题,丁成亦曾发问:我们还能以青春的名义坚持多久?唐不遇也说:三十岁后不坚持就真的意味着前功尽弃。您作为诗与诗评兼为的“老80”,有没有遭遇过这样的困惑?或说您是怎样度过某一阶段的“精神断乳期”的?

  王彦明:每一个代际的写作者都有自己的无奈与困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你所涉及这些问题,第三代和70后是否同样需要面对?写作的历程是淘洗的过程,最后成金的未必是胜利者,但是一定是最有韧性和毅力的热爱者。自己的身心应该在其间得到了洗礼。压力也可以视为动力,在历史的衍进过程中,最先被淘汰的一定是“坐井观天”的盲目自大者。90后的冲击,才让80后奔跑,才能让他们运动,一直“漂泊”。这恰如世纪之初,80后对70后的赶追。

  从“青春期”的荷尔蒙般的书写到成为具有人格的写作者,需要超越自己我的极限,还有对技艺的重新磨洗、对生活的再次体认。度过“精神断乳期”最重要的,还是深入生活和拓展视野。内心的强大,往往可以帮我们度过难关。

  卢山:这本80后“黄皮书”不仅集中了一百多位80后诗人的诗歌,也是一次80后诗人的集体亮相,无论如何,它都让当代诗歌见识了80后诗人的磅礴之态,可说是当下关于80后诗人和诗歌的权威文献。当初你们怎么会有编著这本书的想法,有没有留下什么遗憾之类的?它与之前如《80后诗歌档案》等关于“80后诗歌”的集中展示有何异同?

  王彦明:追根溯源,编选这本书的初衷是“中国80后诗人十年成就奖”虚拟评选的延伸或是进一步的有效而完整的总结。但编辑的过程中,赵卫峰兄的思路一直在拓展,以求从文本和诗人的“以点代面”逐步触及现象学与史学层面的“80后”诗人生存状态和精神境界。

  万事都无法做到完善,我们也在自己力所能及、目力所及的范畴里,进行最为完善的整合与修正。在现行的中国环境里,该书有极少内容有妥协的因素,这是不可避免的。

  我手头已有各种80后的诗歌选本,包括《80诗歌档案》,其实彼此间有的明显是设计倾向的差异,思路的差异。《漂泊的一代:中国80后诗歌》由于晚出,类似各个选本的总结,也借鉴了它们的优点,所以相对更文献性,全局和多维。

  卢山:《漂泊的一代:中国80后诗歌》的核心价值观给出了这样一种可能:80后诗歌文本精粹,80后诗人精神脉象。您也曾指出这部著作“将文本与‘精神’契合。呈现的意味,远大于编选本身。精神的梯度,在这本书中显得清晰异常。”赵卫峰是70后,隔代如隔山,比如说,文本精粹,是指在诗艺的选择上有突破?“精神脉象”?据你所知他是如何判断和定义的呢?

  王彦明:现代人爱讲的“代沟”一词,放在诗歌界里部分是失效的。80后可以选择近乎70后那样“起义”般的登场方式(70后的潘漠子说“你不给我位置,我们坐自己的位置/你不给我历史,我们写自己的历史”;80后的春树说“1、我们的诗还没有形成气候;2、没有人关心我们,没有人扶植我们,我们自己关心自己,我们自己扶植自己;3、可能也是太无聊了吧,青春本来就需要轰轰烈烈的事件来点缀。”,两者殊途同归),我们就不难理解70后如何能恰到好处地为80后把脉了。再说“医不自治”,老大夫是不是更让人信任?在70后里赵卫峰、刘波等诗评家他们不断为80后诗歌立言、呐喊,其相对准确的探测与清晰的指认,无疑对80后诗歌是有效的,至少是“另一种证明”。

  诗艺的突破,更多来自于写作者内部,于编选者而言,“文本精粹”,更多是指对类型文本代表性选择,这就能避免一本选集风味单一的情况了。“精神脉象”则是80后这代人带有共性的精神倾向,在面对历史、时间、意识形态等“庞然大物”的态度和在个人世界里的内在精神。显然这本书已经从这些层面做到了,这是值得庆幸的。

  卢山:对于80后而言,我们这代人曾经乃至现在都热衷于把诗歌倾吐于虚拟的空间,在这过程中,网络似乎怂恿我们一开始就欲谋取话语权,但是此书出现似乎以要表明,话语权其实也是写作质量及其基础上的诗人个体影响力,它最终仍然取决于文本的质量?能否预测,下一个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后,我们这代人究竟会选择以怎样的方式来呈现其文本并继续其诗歌生命?

  王彦明:网络世界洞开,写作门槛降低,加之网络依赖症正在影响着年轻一代的生活方式,80后诗人基本上网都是比较早的(但不是最早的)。从世纪之初,春树在“诗江湖”振臂一呼般的呐喊“所有80后诗歌爱好者联系起来!!!”迄今已经十年有余,这个过程中,确实存在一种预谋般话语权争夺战。不说80后与其他代际,仅就80后诗歌群体内部而言,这样的争夺战、分裂就在一直发生。登场、位置,成为80后迫切的需要,他们努力为自己“写历史”,本身是不自信的体现,而最终对话语权起决定作用还是文本。历史里湮没的风尘,只有金子最终不变成色。

  下一个十年,甚至二十年后,我们这一代呈现文本的形式,除了当下的刊物(包括官刊和民刊),更多要依赖于多媒体的方式。网络是多媒体的一种,我们不可排除地对手机等其他形式要抱有期待。从传播学的角度看,诗歌的呈现与发展,依然要与媒介紧密结合。当然前提是文本的过关。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卢山)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