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一个诗人在他生活的隐秘部分——王彦明诗歌观感

2012-12-03 22:24:17 作者:芦苇岸 来源:80后注册 网友评论 0

  芦苇岸

  关注王彦明及其诗歌的时间不算短了,作为80后诗人,他表现出来的老成持重和在诗歌中的平和淡然与理性的掘进态势让人惊异。他沉稳的“青年写作”在当下汉诗场域中的舒缓气息,和经由技艺而靠近对人事景物的“认识”倾向,以及“企图在语言的世界里,求得一种平衡”的诗歌信仰,都散发着恒常的体温。

  撇开如《沉湎》等几首显见的“匠心”之作,我更喜欢他那些看似平淡,细读深觉,深藏不露,重“印象”而非“主义”,锲入“骨质”,值得反复玩味的“主见”之作。他就像是《青年》中那只潜伏于“黑暗”中的“硕大的犀牛”,“听着世界的律动”,随时好奇着世界明亮的部分,“归于平静”却不屈服于“平静”,“半蹲于荒原之上”,这是一个随时准备出发的姿态。警觉、敏感,而略显笨拙。如此的诗意观照,是需要极强定力的。这种完全剥离了表征的混淆视听,直接在喻面上探进,将心绪压得很低,甚至将参照物内化,归零,冷处理的写法,在今天已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臧棣认为,诗歌不具有不朽,但有深刻的魅力。这一说,符合“无限中的少数人”的诗学公论。

  作为80后诗人,他在趋向先锋的路上,没有复制那些暴戾的恶俗的下作标签为反传统的支撑,而是在可控的灵魂制动下进行艺术实验。他的诗歌带起了我的一个严肃的思考,诗歌写作,真的要堕落到道德底线之下才能证明一个人的“天才”吗?其实,如果以诺贝尔获奖诗人作品为标准梳理诗歌中的“良善”诱因,我们会发现,道德的不被忘是一个起码的准绳。只不过,这时候的道德,接近“真诚”的替身,诗人对伪善的反感,对犬儒般的道德体系是呲之以鼻的,换言之,将道德境界化至真化是当下诗人必须承纳的和探索的重要一环。卢梭说:“最高的道德是消极的,同时也是难于实践,因为这种道德不是为了做给人家看的。”将这话用于诗人自身,意味着,作者进入自我的诗歌写作时,会自觉地求真务实,因为一切写作行为不是为了插花带帽只为给人看稀奇,而是“对自己的真实”,对“自己的善待”,不过,这确是“难于实践”的。“被拉扯的影子。/被掺入了太多思想的石块。/被破坏的自然。/被和谐的完美。”(《浮雕》)只有把握了一种艺术形式的局限性,才能理解他的优越性。雕塑是诉之于直观的,而诗是语言艺术,并不直接诉诸读者的视觉,而是诉诸读者的想象和经验的回忆,从而产生新的创造性的力——一种忧虑性的真实和道德律的诗意警示:雕琢的手艺对自然之物的破坏所产生的变形殃及到“影子”,如此按照某种“规范”所定制的“完美”是违背艺术的,当然也就是反诗歌的。而“被和谐”在生活中的普遍性可谓触目惊心。一首诗,以小见大,具有揭示性意义,和以潜藏的讽喻之力维系着艺术生命,为诗人梦寐以求,这并非偶得,而是经由观察与思考,发现与再造的结果。

  在诗歌实践上,我比较赞同诗评家梁雪波的这句话:“优秀的诗人艺术家进行创作的时候,也需要一种灵魂出窍又重返的能力和体验。”以此看待王彦明的诗歌,会发现这种“出”与“入”的力道是显在的,他的诗歌写作,技艺与本真相得益彰,读之,能够实实在在感受得到句子附着的思维走向,节制的情感与游走的情绪的分行,诗句打开了轻盈的翅膀但只作缓慢滑行。“疼痛,折磨着经年的盘算/从人群里出走/就像被命运剔除,你/如一根刺进手指的芒刺/折磨着别人和自己。”(《练习曲》)关于“疼痛”,具象的推进和虚实的转换,是清晰的前提,同时也是步入“下一刻”的情感开关。“我们要习惯于粗茶淡饭。/把自己退回到原处,/偶尔被石子硌牙,或者吃到夹生饭/也没有关系。要学会舍弃/学会安排,让石子去铺路/让生米粒回到锅里。”(《总有一些日子会暗淡无光》)当下,吁请诗歌辉映人间烟火气的分贝很高,但具体的文本落实上却总是难尽人意。那些娇居城市却满纸的村庄满口的爹娘的抒情新乡土诗被青睐,诗人也因此而风光无限,那种同质化严重却被某些“权威”的偏执口感宠坏的伪情感劣作何以能够大行其道?其实无外乎把关者的阅读审美力出了问题。王彦明的这首写日子的诗,肯定是接地气的,但却是独特的,语言的日常性与诗歌内容折射的人性况味是一致的,作者采取的不是拖腔拿掉的盲目迎合,而是审视与冷静的独白延展,因此读来格外有味。

  “兼收并蓄”是王彦明诗歌写作的一个明显特征,他的诗,混成、杂糅,有的品质高洁,气息柔和,把持稳靠精微;有的成色粗疏拙朴,刚硬浑浊,对应生活显见明了。内容上既有像《每一个清晨咳嗽的人都是父亲》、《提灯人》、《手捧鲜花的女人》、《我不在医院就在去寺庙的路上》等外视,对接生活之作,也有如《拆解》、《钟摆》、《青年》、《练习曲》这类内敛、着力于解构的审智笔触。这些实践,显现了他的接纳能力,但就个人偏好,他更喜欢“内转”品种。“迷恋词语、技术和‘性灵’,把诗歌演绎成一种花枝般的戏耍。这种感觉持续久远,这种技法如何在长久的写作修炼中,成为一种给养。”一直为他殚精竭虑。也许桑德堡的“诗是揭示彩虹怎样构成和为什么消失这一奥妙的幻象的脚本”的观点更为他钟爱。于是,他进入了《即景》的写作。这组诗歌共11节,每节行数少则三四行,多则七八行,整体干净澄明,格调优雅,白描手法的运用是最突出的艺术特征。于他而言,这是一组少受研究性阅读影响的诗歌,其中“物”的原初状态得到了最大限度地尊重,或者说,他在追求“物”的诗性扩张,让“空间”的美感和“距离”的哲理意味,以及色彩的比对效度,充盈在行进的诗行中。“火车道旁的铁栅栏/在一片阴影里生锈//北方的白桦树/枝干高大/那些藤蔓植物正在缠绕/他们都已枯黄。”(《即景001》)“铁栅栏”在静静地“生锈”,这里赋予了静态的事物以动态的沧桑感,而“阴影”的不定性,使“火车”的动与“铁栅栏”的静互为参照,由此而形成的冷色调将阅读情绪带向了更为旷远的境地,接着,“白桦树”的高大与“藤蔓”矮小互为映衬,而“枯黄”照应“铁锈”,即遵从了自然的合理性,同时也加大了内涵的外延:一种关于存在的思考与生命的空寂,以及诗人处静惊心,波澜壮怀的激越情思,在高度自控中放缓节奏,于是,更多的深微画面接连跳出,牵引着思考的雅兴跟进。

  评述他的诗歌,一个有趣的命题在脑海反复呈现,即一个诗人在他生活的隐秘部分究竟会产生多大的能量?闪耀多少诗性的亮光?王彦明的写作,在无声地正解这个话题。当然,或许由于不可控因素的干扰,我发现王彦明的写作摆幅较大,这方面,需要他付出更大的心力与定力;同时,他的格局还比较小,如要对应宽阔的生活,显然得付诸于更大的实践。别林斯基说:“诗歌是生活的表现,或者确切地说,就是生活本身。”若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今后的诗写方向则不言自明。

  2012年7月17日匆成

  (芦苇岸,曾用名:映晴,男,1971年12月出生,大学文化,籍贯贵州德江县,土家族,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诗人》杂志编委。1989年开始公开发表作品,迄今已在《人民文学》《十月》《江南》《山花》《诗刊》《星星诗刊》、《中国诗人》《诗选刊》《民族文学》《北京文学》《青年作家》《诗潮》《诗林》《扬子江》《绿风诗刊》《扬子江》《中西诗歌》《诗歌月刊》《西湖》《福建文学》等刊物发表诗歌、小说、散文、评论等作品近百万字。1999年出版诗集《蓝色氛围》。2000年10月27日,由平湖电视台、中国黄河电视台拍摄和选送的专题片《和鹰一起飞翔》在美国斯科拉卫星电视网第3646期节目48小时滚动播出。诗作多次入选各类选本并获奖。2003年12月与好友创办“中国诗文网”,任网站站长,《中国诗人》编辑。2006年被评为嘉兴市十大杰出青年,现供职于浙江嘉兴日报社南湖晚报编辑部。)

(本文来源:80后注册;作者:芦苇岸)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