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诗意的写实,写实的诗意——评王彦明诗集《即景》

2012-12-02 14:31:09 作者:高博涵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高博涵

  中国是诗的国度。林庚先生指出:“中国文学史事实上乃是一个以诗歌为中心的文学史。”[①]诗歌是抒情的,需要诗意氛围的营造,中国古代男耕女织的农牧生活满足该条件。时至现当代,程序化的城市生活使得诗人远离田园牧歌情调,抒情性遭受威胁。依此情状,新诗写作出现分野:一是跳离现实,以雕琢精美的文字刻画想象,语言酝酿抒情。二是贴近嘈杂的生活,以质朴的文字寻找诗意,写实酝酿抒情。王彦明无疑属于第二者,诗集《即景》诗风显然。

  一

  王彦明擅以质朴文字写实,营造整体情境。《自恋》一诗:“对着镜子,那不是面壁,那只会让你/徒增悲伤,忧伤的氛围会爬满镜面/一只蜘蛛黑色的肚皮/贴着玻璃”,画面感紧随文字而出,诗人对着镜子直面自己的脸孔,镜中形象被投射,内心的忧伤影印而出,忧伤再次反射回镜面,成为与脸孔一样的具象,形成了形象——内心——形象的回路。诗末的蜘蛛意象,明显是枯索心态的客观对应物。整首诗营造出浓重的忧伤情境,不仅在描述镜子、玻璃上的蜘蛛,更是在描述内心,描述面对镜子的感觉。《黑夜》一诗:“迷失于黑夜/我也就成了黑夜的一部分/跟着黑夜游行跟着黑夜唱歌/跟着黑夜迷失别人/让别的人和我一样成为黑夜/直到我们把黑夜全部占领”这首诗营造了“黑夜”这一整体情境,诗人将黑夜笼罩自我的感觉平移至该诗,每一句都有“黑夜”的出现,使人读来有密不透风的笼罩感,诗歌的立意并不在“占领黑夜”,而仅是呈现出未知于黑夜、随从于黑夜的刹那感觉。《小雪》一诗的题材本身带有浓浓的诗意:“黑色的枝丫,一只鸟逃跑了/雪花簌簌坠下,像从手中/筛去的时光。”黑色的枝丫逃飞一只鸟,白色的雪花簌簌落下,画面对比十分强烈,诗人是安静的,好似正眼见时光簌簌从手中筛去,整首诗读罢,如身临其境。《在小镇》更是在整体上营造出远方小镇的氛围:“正处于初秋/十月的天气/这里忙于庆典、纪念/和埋葬。”在这整体的少有变动的小镇氛围中,“我”作为“一些人”,“来了,又走了”,打破了一些,获知了一些,最终还是要离去,“夜色之中,灯火辉煌/而我,要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慢慢地回家”,诗人在画面中出现,又在画面中消失,各中滋味只有自己品味。

  如此擅于营造整体情境的诗篇在王彦明的诗歌中尚有其他,《我在读你们的诗》、《月光下的剃须刀》等皆是这样的作品。实际上,这样富于诗意的整体情境距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人们每日都要照镜子,在黑夜里行走也是常事,小雪也是冬日里平常的景色,诗人文字中也并无过多溢美雕琢的成分,但这些诗却营造出了浓浓的诗意。早期新诗人穆木天即注重诗歌的感觉,认为这是诗歌语言区别于其他文体的关键所在。真正的诗歌确实需要独特情境的营造,并非简单的辞藻铺排所能做到。王彦明的诗歌就是这样注重感觉与整体情境的文字。这些感觉性的东西往往带人获得超生,在现实情境下,每首诗作除了本意之外,也获得了一定的象征指向,诗歌内蕴得到有效的增大,令人回味无穷。

  二

  《即景》中更多描写的是日常生活。诗人常常游走于写实与诗意之间,时而笔锋一转,诗歌的氛围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阴谋》一诗起初只是平淡的叙述:“今天我和小平在校园里散步/路旁的小花开了/黄黄的,小小的/在风中摇啊摇,摇啊摇/小平说多美呀/她比春天还美呢”,仅只停留在这里,此诗不过是一首很普通的写实作品,然而诗人并未搁笔:“那个时候我就暗下决心/今晚夜深人静的时候/一定要把她采回来/放进自己的花瓶/然后看着她/再开大一点儿/最后凋零”,整首诗歌的诗眼便在最后一句,读至此处,诗人所谓的“阴谋”也便“昭然若揭”,我们可以从这里感受到诗人对美好事物的留恋,以及对美好事物必将消逝的清醒认识,诗人因过于明白这一规律,故在赏花之时也难有完全的快乐,整首诗因最后一句的点睛忽然升华,由一首平淡的写景之作转为慨叹人生的心灵感悟,诗意盎然。《拆迁》一诗乍一看是实写拆迁的作品,诗人也确实以此为描写对象:诗人被拆掉篱笆墙、鸡窝和猪圈,等待成为城里人。但表面的写实服务于内心的状态,实表达着诗人抨击城市化的愤慨,待到诗人的家园拆尽:“然后就请用钢筋混凝土/再重现建造一座大厦,把我这样的乡下人/圈养成一个有些文明样子的城里人。”所谓“有些文明样子”实乃是讽刺之言,表达着诗人失落了心灵家园之后的悲愤之情。这不禁使人联想到戴望舒的一首《乐园鸟》:“假使你是从乐园里来的,/可以对我们说吗,/华羽的乐园鸟,/自从亚当,夏娃被逐后,/那天上的花园已经荒芜到怎样了?”

  《泊平》一诗:“那天,说到诗歌/就说到泊平下午的火车/天津的气温/一直在上升/在意大利风情街相遇/两个熟悉的陌生人/因为过于羞涩/终于只是简单地寒暄/互致问候。”这首诗也是一首由生活写实渐入诗意的作品,“简单地寒暄”、“互致问候”,短短的几个字便在读者眼前呈现出一幅生动的画卷,两个过于羞涩的人,一瞬间相遇,只是简单地点点头打个招呼,便又擦肩而过,那一刹那凝结着难以言说的遗憾与美好,似乎恰是这样的相逢,才能够给人更深的回味。《阳光》一诗是诗人怀抱小儿之时的感受,通篇诗作满带着阳光,给人舒适惬意的感觉,似乎人生将永停在这样一个美好时刻:“如果随着时间停止/那多么好/我可以一直看着/阳光和你。”但时光并不能停止:“可是我知道/阴影迟早会来/或许就在午后。”如果诗歌在这里收尾,我们感受到的则是诗意之后稍稍的伤感,然而诗人并没有停止,最后的一句酿造出完全不一样的意境:“到时候/你可不要哭啊。”伤感的诗人一下子变成了慈爱的父亲,这一句“你可不要哭啊”,作为一个年轻父亲的真挚之态跃然纸上,父亲亲切地同儿子对话,隐隐地透露着不安与担忧,若我们可以亲见这样的生活场景,必觉得极为温馨而纯粹。整首诗也因最后一句的出现,由一首舒缓的抒情之作转而更贴近了真实的生活,叙述者也由一位喜爱阳光的诗人转而成为真切的体贴小儿的父亲。除却这些短诗,诗集末端较长的组诗更是摹状现实的力作,如《即景》、《理智之年》,诗人亦能在日常生活的情境中发掘诗意。

  新诗写作遇到的一大问题便是取材之惑。当代生活迅捷高速,现实生活早已脱离基本的诗意,蓝天、白云、田野、河流似乎早已成为古人的专利,即便生活于农村,也必须跳离生计之苦才可以尽情于诗意。一些诗人转向于空灵的想象之作,作品唯美却脱离实际,一些诗人苦战于现实生活,却又流于琐碎的叙事。相对来讲,王彦明的诗歌是成功的,他能够取材现实,并以写实的姿态挖掘诗意,这样的诗意殷实可信,距离读者并不遥远,颇有亲切之感。

  三

  《即景》中有一些作品常以天真之笔勾勒现实,体现着诗人尚能在繁芜世相间保持一颗天真的心。如《单相思》,诗人以细腻的笔触刻画着某一场精神恋爱的心思:“想象她诡异的坏样子/模仿她的口气和自己说话,逗自己玩,告诉自己:/我喜欢上她了,枕着她的名字入睡/吐着她的气息醒来。好像她就是我的恋人一样。”当代人的生活或许枯燥乏味,诗人却仍能在此中寻觅诗意,一句“告诉自己:我喜欢上她了”,诗人便展开了精神恋爱的序幕,此间无关实际现实,只是极度纯粹的情感体验,当代人普遍步入速成爱情时代,诗人却能保持一颗童心,感受真实的情感,触摸心灵中最温暖的地方,实在令人欣然。《朝三暮四》也是这样的诗作:“早晨给我三个,那晚上就会/给我四个喽。亲爱的/这样很容易发胖的,而且现在/我又饿了,我决定/还是让我一下子吃下七个好了/你看呢”,满纸的调皮之言,令人读后会然一笑。诗人的情感总是率真的,在《野生的曼陀罗》里,诗人强烈地被曼陀罗吸引,即使死去也毫无悔意:“我爱你,我大声地说,我爱你/你的刺让我如此的着迷。你的媚态/令人神魂颠倒,足以使我死去,足以/让我体无完肤。”这一刻,我们可以感受到浓浓的诗意,以及作为诗人所特有的诚挚心灵。在《小丑》中,诗人的天真演化为纯粹而真实的心性:“你不必为了讨好我/扮鬼脸/请卸下你的油彩/我要看到你清秀的面容。//在我的面前/我的兄弟/你完全不必/隐藏你的犹豫。”现代生活使每一个人都带着面具,彼此的心灵互相伪装,难以见真心。而诗人却诚挚地呼唤他的朋友,卸下一切伪装,同他一起真诚地生活。对于诗人来讲,最美好的生活是一种纯粹简单平静的生活,正如《我越来越……》一诗中所说:“我越来越喜欢独处和宁静了/坐在暗淡的灯光下,读书或者写字/或者静想,一个人的时光/会显得愈加珍贵和久远。”

  王彦明正是这样的诗人。他不求戏剧化的情感波澜,不凭借精细雕琢的华丽辞藻,只以朴质简单的文字刻画身边的生活,将诗意融化到日常情境之中,诗意地写实,写实地诗意。《即景》似乎可以解释为即刻触摸的风景,题目也印证着诗人渴望触摸现实生活的要求。《即景》拉近了新诗同日常生活的距离,并证明着枯槁时代依然有诗可作。

  [①]林清晖:《谈古典文学研究和新诗创作》,见《林庚诗文集》第9卷,第241页。

  (高博涵:四川大学现当代文学硕士)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高博涵)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