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天鹅之歌与清澈目光——王彦明诗集《我看见了火焰》短评

2012-12-02 14:30:10 作者:管淑珍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管淑珍

  在读王彦明的诗集之前我想:80后思想上的动荡和摇摆,会不会让我这个60后感到迷惑不解?这是我写这篇评论文字之前本能产生的一种抗拒心理。王彦明是在社会转型期生长起来的年轻人,他们对待文学和世界,往往表现出一种欲擒故纵的从容和进退失据的茫然,这两种态度纠结在一个受过文学训练的诗人头脑中,产生的诗歌便有一种内在的张力。这是我读了王彦明的诗集前几篇之后产生的第一印象。

  火焰与梦想,不只是年轻人的专利,我读了第一辑《我喜欢这样的生活》,瞬间即逝的青春仿佛又轮回到我的肉身中,我似乎看到一个当年年轻的我与此刻中年的我在争论,我以为,这便是王彦明诗歌的内在张力在鼓动我将成灰烬的热情。难道我就是王彦明在《知音》一诗中提到的“千里迢迢而来的”并且“执著地迷信着自己的预言”的那个人吗?他已从快马加鞭的状态慢慢转向疲惫,而我则回光返照般地从中年的疲惫中复苏,这难道不是诗歌的力量?我的精神状态正如王彦明在《叶子》中所描述的那样:“当叶子侧过身来/让雨水和尘垢/滑落/我低下头来/目光如炬/我相信/那种光洁的质地/来自一种向上的灵魂。”读了王彦明的这些诗句,我有所震动,有所领悟,有所回味,这一点正是他的诗歌的魅力所在。

  第二辑《一只大雁可以排成什么字》,其视野之宽类似行吟诗人,海盗、乞丐、嫁给洋人的女人、非洲黑皮肤的孩子、木偶、纸人、家乡与外面世界中的那些人和事、逝去的史铁生先生等,全都在王彦明的纸笔下过滤着,我揣想着:这些事情印成文字之后其墨香该有些苦涩吧?他对生活细节的捕捉能力是极强的,《缝隙》中母亲、“我”、妻子和孩子四个人物比较突兀的关系最后使“我”与妻子之间隔出一段距离,这段距离并不因为孩子被母亲抱走而缩短,孩子不在他们之间时,他们之间依然保持着孩子睡在他们中间时的那段距离。此诗不长,写得不动声色,却将复杂的人性和难以言表的情感纠葛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哈瓦那》,让人明了,80后对政治的关切并不比我们这些生长于“政治挂帅”年代的60后少一些,只是他们以善于反讽的态度冲淡了一些严肃色彩而已。

  第三辑《拟梦或理想》中的《致李贺》,让我对这位80后诗人重新打量一番。诗人差不多都同李贺一样“有孤独的内心”,也差不多同李贺一样身份卑微,怀才不遇,不过,这些诗人不是在别人同情的目光中写作的,而是在读者的仰慕中读书、写作,用诗句将锦囊盛满。“一生唯有苦吟为乐”(《肖像记》)的诗人哪怕落个同李贺一样呕心沥血的结局也无怨无悔。第三辑中对梦境、灾难的描述都带有一种沉郁的调子,想必是诗人看到的都是一些厚重的现实,而头脑中涌出的都是一些深邃的想法。

  唐弢在《琐忆》中曾回忆到,鲁迅曾说年轻人是清澈的小溪,而那些夸夸其谈的学者是烂泥塘,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年轻人对容易导致自己异化的规训会持有一种抗拒态度。读了王彦明的诗集,我感觉我们身处的混沌不明的生活渐渐被诗人的清澈目光过滤着,清浊虽然不能立即发生变化,却有一种心灵上的震动。因为只有清澈的心灵才能涌出真切的诗句,否则虚伪和做作,让读者受不了。这种诗歌可以激活一些什么,而那些被激活的人除了日常生活层面的具体操作之外,总算有了更鲜明的人生意义。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管淑珍)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