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对话王彦明:诗人应有堂吉诃德的美德

2012-11-13 12:38:34 作者:丁东亚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

  问:丁东亚

  回答:王彦明

  时间:2012.7.1—7.20

  1.《80后诗丛》的出版,可谓是诗坛的一件大事,在某种角度上,它是对80后诗人的一次不完整的展示,那么,此次诗丛的出版初衷是什么?它的选编是以何为标准,立场何在?

  我想这个问题应该属于主编单占生和刀刀两位先生,他们才有发言权。从我个人收到的信息分析,其初衷是展现80后一代诗歌的原生态,甚至包含呈现一些潜隐的实力作者。在“80后”这个概念之外,将个体和文本呈现出来。

  编选的角度是80后、在场、文本,三维互动。立场自然诗歌诗歌文本的质量。

  2.如今诗丛出版泛滥的时代,你认为《80后诗丛》的出版有着怎样的意义?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如今出版诗集,就像从超市购买东西,只要按照流程、兜里的钞票足够就可以随心所欲出版。大量伪诗、假诗混淆出版市场,出版后基本就是以赠阅为主,仿佛是伪诗歌的宣传单。不少装帧精美的诗集,甚至成为“最美图书”,最终都消失于纸浆之中……这是巨大的浪费,纸张浪费,精神浪费。

  “80后诗丛”,我尚未完全阅读到,但是看到的名单,足以让我安心。这套丛书的出版,将第一大规模让把80后诗歌以诗集的形式集体出场,同时也是对现有荒诞的出版现象进行纠偏。

  3.对于《80后诗丛》,作为一个入选者,你有什么样的看法?你觉得在一个诗歌被商业化的今天,自己的诗歌创作有着怎么样的价值?你对“80后”这个诗歌概念怎么看?你的诗歌有着怎么样的人文关爱呢?

  能成为入选者,感觉非常荣幸。在一个诗歌如同出版“毒药”的时代,有人愿意为诗歌奉献力量,这样的人一定永远西西弗斯或者堂吉诃德的精神与美德。

  在一个商业与物化的年代,诗歌创作更加珍贵,更加不可或缺。王家新曾写过“我的写作摧毁了我,我的写作拯救了我”这样的语句,这样的一个时代,诗人是矛盾的,但是也有足够的精神意志去坚守自己的清洁的内心世界。

  “80后”这个诗歌概念,已经争执多年。十年的代际划分,有牵强和“一刀切”的味道,这种划分更多是方便了批评家和“造势”者。十年作为终与始,是含混的,但是我们不能否认这个群体里也有其相对清晰的面容。每个个体都有其个性的一面,也都有其不能逃脱时代和个人命运共性的一面。赵学成就认为80后诗歌有其内在的有效性的,这就说明这种代际的分野也是有其有效性的。

  我的诗歌关注自我、人的生存状态,对于重大事件,我基本不让自己缺席。我希望我的诗歌始终是在场的。

  4.在诗歌写作的过程中,你是否受到外国诗歌的影响呢?你都受到了那些人的影响呢?你觉得中国诗歌在世界范围内有着怎样的地位?

  影响是无法回避的。中外诗歌都是我的给养,我不挑食,所以身体很结实,写作也能做到从容和得心应手。外国诗人我比较偏爱里尔克、彦尼斯·里索斯、阿赫玛托娃、叶芝、希尼、米沃什、阿米亥……本国的诗人我影响我比较大的有古代的苏轼、李白、王维、归有光等,近代则包括了于坚、伊沙、徐江、沈浩波等。

  尽管我们今天达不到盛唐诗歌在世界的影响力,但是中国诗歌的前行道路一直是让人乐观的。现有的经济水平,影响了人们日常的诗歌欣赏,但我我相信这会改变的。在诗歌影响和地位方面,中国无疑是“超级大国”。

  5.中国诗人有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诗歌圈,你对这一现象怎么看待?你对中国的诗歌流派有着怎样的看法和认识?你觉得中国那些诗歌流派具有自己真正的特色,具体是什么?代表人物有哪些?

  圈子不是中国特色,并且不可避免。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俱乐部和沙龙,都是形态各异的圈子。诗歌圈的存在,也是一种情感需求,里面暗含认同感和砥砺的诉求。一个圈子如果不束缚,不拘谨,是创作的源头活水,是思想精进的助力。

  流派古已有之,今人注意谋求更大的发展。如果是纯粹的艺术之心包孕其间,是非常有意义的,然而当下的诗歌流派更多是谋上位、追位置的噱头和幌子,忽视了内在的精神气韵。有人注册了“诗歌流派网”,是很好的存档,但是里面的名目,还是让人眼花缭乱。

  比较代表的诗歌流派,应该有起码的美学追求和像样有效的文本支撑。我试举一二。(1)莽汉主义。代表人物有李亚伟,万夏,胡冬,马松等。(2)“撒娇派”。代表人物有京不特、默默、孟浪、锈容、胖山、软发、土烧、撒撒、泡里根、刘不流等。(3)他们诗群。代表人物有于坚、韩东、小海、丁当、吕德安、普珉、于小韦、朱文、吴晨骏、陆忆敏、杨克、刘立杆等。(4)下半身写作。代表人物有沈浩波、尹丽川、李红旗、南人、朵渔、巫昂、盛兴、轩辕轼轲等。当然这种理解带有明显的“主观”与“偏见”。

  6.在诗歌创作中,你是否有着自己的写作理念?有的话,是什么呢?你怎么看待诗歌批评对诗人的影响?你认为当代的诗歌评论界是一个怎样的群体?

  我的写作一直比较摇摆,诗观也一再更改,但总的来说我“信奉诗艺”。具体而言,我希望我的创作不疾不徐,在沉静中展示一种结实的力量,并且保持一种精神的前倾性。

  批评本应该是一种有效的对接诗人与读者的形式,但是当下的评论,有很多写得比诗歌本身还“朦胧”,这就有些可笑和无意义了。诗人往往对评论充满期待,但最终关注的只是批评与己相关的部分。好诗人应该兼及评论,在一种双向互动中,不断提高。

  当代的诗歌评论界和人群一样,参差各异,稂莠不齐,平静待之为上。

  7.诗的语言表现方法主要有比喻,起兴,借代,反衬,象征,通感,矛盾修饰,虚实组合等。此外还有其他的一些修饰方法,它们都有助于诗情诗意的表现,你认为这些在新诗创作中它们的意义大不大?若有,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我一直对我们的传统心存敬意,也一直在其间汲取养分。这些传统的技巧,在抒情和表达上的作用,依然不可忽视。我们一直陷入一种误区,认为“先锋”或者新锐之类,就是要不断转换技法,从“翻译体”(欧式句式)中寻求新空间。实际自己的祖屋都没有关注,你看了洋房,就是“洋人”了?此外,形式和技法都是次要的,内在的精神才是诗歌潜藏的力量。朴素的传统技法,需要更大的能力驾驭。

  显然,这些技法在新诗的传统中依然不可或缺。聚斯金德的《香水——一个杀人犯的故事》,就是运用了最为传统的手法,却写出了引人入胜的故事。在新诗创作中,简单举一例:一直有人提倡“拒绝隐喻”,可是隐喻却从未消失吧。传统的技法的意思是回归、鉴镜和发展之基。

  8.对于民刊盛行的年代,你觉得它们对诗人有着怎样的积极作用?你对那些民刊印象较为认可?浅谈下你对民刊的认识和看法?

  我一向比较关注民刊,并对民刊的价值和精神倾向进行过研究。作为从民刊起步的诗人,我对民刊充满感激。民刊应该是诗歌的活水,在驳杂的空间里推动着诗歌发展。

  在我头脑里,印象较为深刻的民刊有《诗歌杂志》《滴撒》《野外》《后天》《红色玩具》《葵》《白》《本地》《出路》《奔腾诗歌年鉴》《靠近》《现代汉诗》《领悟》……这些对文本的严格要求和对自我气质的独特定位,并且始终坚持,逐步成为一种内在的传统,且不断更新意识,是我比较钦佩的。

  当下的民刊大多依然起着同人交流和分类归档的作用,但是部分民刊“面目可憎”,出版的民刊无美学诉求、无选稿标准、无精神立场成为“三无”的附庸产品。他们目的在于成为巨大的“目录”,招徕人气,幻想官刊“招安”。这是非常可鄙的事情。

  9.你对诗歌奖有何看法?你觉得官方的诗歌奖和民间的诗歌奖有着怎样的区别?你觉得自己的诗歌创作需要一个诗歌奖来证明吗?

  有一种比较强悍而无赖的逻辑:存在即合理。事实上,存在的不一定都合理,诗歌奖就是一例。也许创办的初衷是促进诗歌的创作与发展。而事实上,诗歌奖发展着就背离了自己的规划。此外写作本身是一种内部的问题,外界的刺激,并不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在今天,官方的诗歌奖正在向“见不得光”转变,而民间诗歌奖也在向官方靠近,成为“准官方”。最近的柔刚诗歌奖,所请评委、嘉宾还有几个是纯粹的民间评委?一旦性质转变,宗旨和过程都显得可疑。诗歌奖正在成为个人权柄新的砝码,这不利于诗歌的发展。

  我不拒绝别人的认可,但是写作终究是个人的事情。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丁东亚)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