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在风中捕捉灵感的植物 ——许多余诗歌作品解析

2012-04-10 17:19:53 作者:潘建设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许多余诗歌作品解析

  编者按:作为状态主义写作主要理论家,潘建设首先把许多余的诗歌作品进行了状态主义分析。具体划分为冷静状态、抒情状态、反思状态、虚无状态、胡思乱想状态、歇斯底里状态、梦幻状态等等各种不同的状态加以归类解剖,此为利用状态主义理论对诗歌进行文本分析和评论的第一篇论述,具有状态主义在诗学范畴内分析的范本意义。

  状态主义的创建者

  对于一个诗人的作品,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分析?前人在分析作品时总是就诗论诗,并没有触及到诗人背后的精神状态。诗人的精神状态其实就是诗人写作这首诗的心理状态、精神背景和生活背景。首先这些诗是脱离派别的,不是简单的婉约、豪放,也不是无章可循的随意抒情。它是心灵的在某种状态上的停顿,它不是单一的,而是多样性的,只有把它们集合起来看才能形成对心灵比较全面的认识和把握。理论批评家们研究诗歌,大多习惯于以一种不怎么全面但看起来很牛逼的哲学来分析。这样既曲解了诗人,也支解了诗歌所面向的本质,即心灵和精神的状态问题。

  西方影响巨大的流派理论哲学主要有比较学、阐释学、逻辑学、存在主义、印象主义、后现代主义、马克思主义、表现主义、达达主义和未来主义等。可以说,那些主义拓展了诗学的哲学视角和研究方法,对当时的诗歌产生了巨大影响。显然,我很难说,许多余的诗歌是属于上述中的哪个主义。一个当下的诗人他并不是生活在哲学中的,即使他有自己的哲学见解,他也是融会贯通,有取有舍,按照心灵的脚步,与生活融为一体,它是哲学的多重视角的。那么,我们不妨把它定义为状态。这种分析方法是和当代心灵的多元化复杂状态同步的。而心灵同时又是和这个瞬息万变、错综复杂的世界及社会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许多余所坚持的状态主义就是以一个开放者的姿态,让人的心灵状态和世界的万般状态进行对话,让心灵处于一个广阔而自由的天地,自由驰骋,无疑,这是符合诗歌精神的。正是因为它以无限包容,不断地接纳和迎接新的世界,反复地观察和考察着心灵,才使得心灵得到反复锻炼,不断坚强,具有这样品质的诗歌才富有当代性和世界性,才不狭隘,不片面。

  冷静的思考者

  许多余正是坚持集体主义下的“一个人”写作,才使得他的诗歌表现出个人在应对世界中的态度,这种态度是冷静和清醒者的态度。他不是一个人的独语,而是和这个世界对话,和世界的多种复杂的状态对话。因此他的诗歌状态并不是单一的,而是不稳定,不确定的。正是虚无让诗人冷静、思考、胡思乱想,正是因为虚无才显得复杂,才斗争,才歇斯底里,处于梦幻状态,当然抒情是最根本的,只是到了后来方式却由最原始的叹词,变成了多样性的抒情。这归根结底,是因为诗人的多重心灵状态。

  许多余的诗歌作品,偏向冷静的状态,其他如抒情状态、反思状态、虚无状态、胡思乱想状态、歇斯底里状态、梦幻状态也都有冷静的思考和批判的精神包容其中。在《这是一个寂静的夜晚》中他写道,“这是一个寂静的夜晚/有位姑娘打算怀孕了/我想这对我来说的确是个好机会/可惜无从把握”,诗人既有幻想,又不沉溺于幻想,在短暂的幻想之后,他马上能够转身回来,“可惜无从把握”。诗人那颗敏感的心能够细腻地体会到事情状态的种种情形和变化,而且又以现实依据来考究,他的敏锐来自于冷静状态,“牵挂是无用的/而只有无用的牵挂/才叫牵挂/这不是想念/长辈的教导/或者箴言/但说无妨/保守的是秘密/这不是秘密/这是公益广告”(《牵挂是无用的》)。在“我”的婚礼上,他更是以冷静的状态最大程度上还原了真实,这种冷静来源于他对事物属性的深刻熟悉和知晓,所以“在他缓缓落座之前/他朝临座那位貌美的姑娘/暧昧一瞥/仿佛刚刚又经历了一场艳遇”,但是“我”丝毫没有表出的紊乱和不安,他只是冷静的描述着自己在与世界相交的过程中心理演变的过程,让心灵上的自由审美不断和现实相撞,显示出心理之真和现实之真是两个过程,不能混为一谈,人既有自己的社会归属,又有自己心灵和想象状态上归属,即不触犯现实生活下的无限自由感,彰显了两种不同的真实,保持了特别的冷静状态。诗人在冷静状态之中偶尔也有激动情绪的波动,“山从四面八方涌来/将我包围/将我封锁/山顺着小河滑着/坐在船上看着我/“我想念你们……”/口中这样说/手,却在哆嗦/不用多说——“你他娘的,就这样给我站着……”/树用他锋利的手指着我/落叶塞满我的耳朵”(《封锁》)。但激动的情绪是极其少见的,他更多的时候是冷静的,并且冷静的让人感到窒息。“今夜/很冷清/也许是九点多的夜/太深了/深得/淹得死人”(《没有日月的潭》)。诗人的冷静,有时也充满着极端而残酷的欲望,在《我梦见熟悉的味道》中他写道:“我勃起/是因为她/雪白的头发如此美丽/让我忍不住幻想/又不忍心卸下伪装/终于我也买了束菊花/插在她的坟头上/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正是清明节”。

  卓越的冷抒情

  在持续冷静的过程之中,许多余也会在冷静中注入些许抒情元素,以把这种冷静带来的紧张感稀释,而这些冷静中的小抒情,恰好展示了诗人卓越的抒情才华和扎实的诗艺。“你是被繁华抛弃的旧房子/沿着风吹的方向倾听/你是虚荣前世的寄生者/清醒的脚步正寻找着新的归宿/你是怯懦与卑微的旧情人/疲惫的时候也会和它们欢聚(《黑夜黑夜》)。这些介于叙述和抒情之间的语言,正是诗意的感觉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孤独、寂寞在《黑夜黑夜》中得以真实的再现。“你迅速伸出魔掌/对准蓝色的天空/你要将这白一览无余/再将这蓝一网打尽”(《盗梦者》)。整个诗歌里没有一个词语是抒情的,但在这样一种冷静的梦幻里,诗人所描述的每一个小动作都深深地打动人心。一个想“将白一览无余”,还想“将蓝一网打尽”的人,除了诗人,那是谁呢?这种状态是诗人最彻底的状态,是美不胜收和忘乎所以的对诗歌以及诗意陶醉和痴狂的状态。

  抒情对于一个诗人似乎是必须的,诗人的气质大都是体现在他的热情和他对爱与美的无限赞美中,当然反面也有抒发自己的悲愤郁闷之情,这样的诗歌一般来说都是畅快淋漓的、歌唱或夜曲式的,作为诗人的许多余当然也不例外。我想每个最初写诗的人,大概都是处于这种咏唱的状态吧。这种状态可以是长久的,但是歌唱和抒发的深度可能前后期大有区别,南唐后主李煜即是个明显的例子。屈原、李白、徐志摩、海子、普希金、洛尔迦无疑都是伟大的歌者。许多余也时常处于这样抒情的状态。“我要终其一生/住在你的乳房上/我要喊你——妈妈”,在《献诗》中,他把这样的话献给某位女士。抒情诗之所以长生不衰,是因为人需要处于这样的状态,他的语气是肯定的、亢奋的,他时常是正面而催人上进的,一个国家的抒情状态,很能反映一个民族的昌盛和活力。《致命的情书》里他也表达着自己炽热的爱恋甚至是愿意为追求自我牺牲的精神,“我回头发现你/已躺在一片血泊之中/你根本不给我任何机会/让我为你而死”。这些美好的品质都是难能可贵的,它告诉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能一味的怀疑,而丢掉了那些最本初的美好。

  同样的抒情,并不仅仅指爱情,还有一些是被震撼或者有感而法。当诗人漂浮在水中之时,他以水为帝,为王,为镜,对自己进行忏悔,对人民发表忠告。“它的沉寂或跳动/都将引发一场灾乱/在你面前/我就像一个野心勃勃的小偷/可就算偷走了您的王位/也无法拥有您/作为一个王者的尊严……那些胆小如鼠的人/那些胆大妄为的人/他们忙忙碌碌/终其一生也只不过浮于您的表面”(《水》)。

  也有一些比较愤怒的抒情,当诗人处于这种状态的时候,所表达的抒情情绪往往是直接的,具有一种直达人心的刺痛感。“简单/再简单/——以至于独自霸占的空间里/再没有任何字眼……手握镰刀/你把自己的历程/收割的粉碎/铺在路上/扎行人的脚/直到你的血液喷涌而出/那路才被粉饰太平/直到没有任何怨言/直到你打寒战时/牙床相互碰撞/发出脆弱的声响”(《非礼》)。姓徐的,你记着!……我们的脸/曾被单纯涨的通红/伸往彼此的手/不约而同地/缩了回去/那时我们很喜欢乌龟/特别是头/它总是缩的那般迅速/像飞驰的闪电/做着鬼脸/而局促与不安/又总是窜上脸颊/让彼此害怕/流泪/让彼此随便地选择/一个方向/以免分离时/再次喝下彼此蜜舔的背影……噢,孩子,别让风扬起衣角/那样,阳光会使你早熟/那样就有人的欲望泛起嘴角/并向你说出动听的话来……”(《黑夜降临的过程》)。

  愤怒的智慧

  一个人情绪往往与他的生活状态有关,诗人也是如此。2005年前后,许多余处于一种颠沛流离的漂泊状态。2005年上半年,许多余在合肥的各个大学演讲,风光无限;下半年却蜗居于南京的一个城中村,一个暗无天日的贫民窟里,抽5块钱一包的红河烟,最穷的时候,身上只有几十元,差点就去捡破烂。那时的许多余对生活肯定是不满和抱怨的,肯定是愤怒的,那时的他几乎时常处于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之中。“如果张开嘴/云朵飞进来/吃下第一颗奶糖/孩子的幸福,使每个人痛楚/爱飞翔和爱歌唱的鸟/带着自己的羽毛/象征一年四季/天啊……天……/习惯寻找和习惯跳跃的人/微笑是你的第一扇栅栏/没有表情的石头/仰望/你的灵魂在土地里偷情/被埋没/把手放在额头/放在山坡/牙齿/也发出本能的抗议/衣角随风扬起/天在颤抖,发出朗朗笑声——/天——”(《天》)。诗人在茫茫人海和车水马龙中寻找着诗意,可是连微笑都变成了栅栏,企图将诗人隔离。诗人痛苦地发现,连灵魂也背叛了自己,因为偷偷地藏在土地里偷情而被埋没。无可奈何的诗人只能对天长叹。“就是因为无知/我们还曾一度拿它做资本/存储进道德账户/索取一点可怜的利息——良知/我们总爱拿它美容……先把僵化麻木的大脑做个化疗/——就从你们/拖垂到地板上的肚子开始/一刀/划破肚皮,让白花花的肠子/流出来/流进光线直射的人群里/淌淌汗/让胃也滚出来吧!/让我们也见识一下/——那里有的是思想/和真理….是时候了,现在/让我们走进人才市场/就带上那张/以无知换取的利息/设计的简历吧/我知道,面对那些杀人犯的目光/我们可能会/无所适从/因为,我们天真的幻想很害羞/我们还不懂得/欺骗的价值/我们还没有学会/把自己当作商品/出卖/交易/剥下我们的胎衣吧!/因为——因为那里还保留着母亲的体温/那刺痛的叮嘱/和沉重的/如铅块/一样的爱/让我们轻装上阵/使劲地/挤吧!/挤进鱼龙混杂的人群/——这焦急的/细胞一样的求职者/使劲的挤吧!/新的生活即将开始/让我们都挤出几个微笑来”(《人才市场》)。把这种愤怒的智慧发扬到极至的,还是他那首被誉为80后诗人颠峰之作的《李白来了》。“那天李白他喝了点小酒/小娘们儿都知道他/是个喜欢嫖娼不喜欢给钱的老无赖/就都早早地躲进理发店/稀里哗啦手淫去啦/李白冲身后的几个跟屁虫说:/哥们儿,老子今个带你们去见见世面!……据说/那天有一万多个孙子跟着李白后面跑/背他妈的唐诗/李白闭着眼开着他的手扶拖拉机/奔驰在长安街上/据说/那天还有两万多个孙子跪在玄武门前/想找他们的偶像李白签名/我们伟大的李白先生有点得意忘形了/他一边骂着粗口/一边想都没想就把拖拉机从他们的身体上开了过去/开进了一个据说已经没有了什么诗意的年代”(《李白来了》)。这是一首不拘于格式的现代诗,在传统的韵味中植入了口语,采用了强烈的讽刺手法,其意并不是嘲讽李白、杜甫等诗人,而是借以反讽当代的追随物质潮流的年轻人。诗中的李白是“开着拖拉机来的”,跟这个没有诗意的年代格格不入,那一万多个跟在李白屁股后面跑且背唐诗的孙子,他们真的了解诗歌的内涵吗?他们真的体会过诗的意境吗?只是在跟风般的机械地背诵。那两万多个跪在玄武门前想找偶像李白签名的孙子,不就是当今社会盲目追星迷失自我的年轻人吗?在这个泛娱乐的年代,诗人李白将被包装成一个诸如影星、歌星之类的人物,想想都觉得恐怖,作为诗人的许多余同样惶恐自己会流入这种世俗的氛围中。许多余以丰富而大胆的想象力和排山倒海的颠覆气质,彻底解构并描绘了一个生活在现代的“李白”孤单、愤怒、狂敖、放荡不羁和无可奈何的悲情形象,生动地描述了80后诗人整体的困惑和焦躁不安。

  虚无和梦幻的盗梦者

  有人说,对于许多余,一些原本存在的定义是失效的。比如,你可以说他是一位诗人,也可以说他是一位先锋作家,还可以说他是一位出版策划人,一位实验行为艺术家,一位慈善家……诸如此类种种头衔,都可以戴在他的头上。但没有任何一个单一的身份最适合做他的标签,身份的多重决定了他生活的开放,从而决定了他思考的深广——这一切决定了他具有常人所根本无法具有的多种状态。

  从诗歌的角度来说,许多余有存在着虚无和梦幻的状态,在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和碰撞中,诗人的灵魂得以全面的“纠结”,灵魂的因子相互排斥、对抗,过于疲惫的身体在夜晚里得到休眠,而他的大脑却依然在运转,于是梦幻变成他夜晚的“中心”,在黑夜里,只有幻想主宰的诗人,终于摆脱了现实生活的干扰,时而虚无,时而做梦,时而产生莫可名状的幻觉。

  在《雷雨》中,许多余像是在描述一个美妙的梦境,我们不知道这里的雷声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是自然发生,还是人为的身体摩擦制造。只知道它沉闷而温柔,并为诗人营造了一个浪漫、暧昧的夜生活环境“它使尽全身力气拼命敲打一块石头/长在我们头顶上的海棉/从一粒尘埃中跳出/一路平安/他伸出细嫩的爪子/轻轻地挠了挠穿黑睡袍的姑娘/空气挟持着一阵阴风/拂过饱和的睡眠/它舒醒/吸盘贴近地表/贪婪地吸收千奇百怪的梦境……”(《雷雨》)。而在《广寒宫》中,他一开始就好似在描述一个噩梦,“我多愁善感的美人儿/或者根本不可能(她一直以来只是虚构)/你的完美形象为一个个流浪汉提供想入非非的可能/你是画皮/假装慈悲的人有救了/她们最善于制造假象/于是/你以一片诚心换取了她们的指责/再来一场大火吧!/再来一场大火/或许就可以让侵入骨髓的寒流退避三舍/于是我开始迷惑:没有一只脚的生物站得最稳/它们的身体最贴近表面/以局部的整体向我们诠释/生死和爱情/我们彼此紧紧相拥/只是证明自己寂寞……”(《广寒宫》)。原以为是美人,却不知是个画皮,诗人被种种假象所迷惑,不能自拔,只能企求通过发生自然灾害来达到自焚和毁灭。但,显然自然灾害不可能应诗人的要求而来,诗人只能像一位流浪汉一样,尽量把画皮的形象想象的完美。诗人因为恐惧而死死地抱紧自己真实的爱人,才发现这仅仅证明了彼此的寂寞。

  在梦境之中还有梦境,在想象之中还有想象,梦幻中的梦幻是珍贵的,但大多数人都王法感悟,或者无法拥有较为真切的记忆,因此,这梦幻中的梦幻便显得弥足珍贵,艾略特的许多诗歌所呈现的正式这种介于神秘的理智的梦幻。“从一把刀中吸取营养/我还是没能理解你/关于你胸怀包容海的事实/我一直不能接受/一开始我们就离想象很远/铁和砂纸磨合/过程/愉悦躁音产生引力/于无意之间时间之外/在一个死流浪汗眼中的烟头的故乡/那里,水渐渐吃掉了铁农具的声音”(《一开始我们就离想象很远》)。

  许多余是一个技艺高超的狡猾而心细的“强盗”,他有一把万能钥匙,他调皮地捅开了人们藏在内心深处隐蔽的潘朵拉盒子,盗取了人们心里最柔软的痛苦。尽管这种被隐藏的痛苦是虚无的,但当它被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时,还是让人心惊胆战。“无法触摸的/是你自己的内心/那里永远跳动/却不知为何/被谁左右”《陷阱》。这个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的陷阱,每个人都难以发现,却极其容易陷入。最令人恐怖的是,还不知道这个陷阱是谁挖掘的,它到底在什么地方,以及自己一旦陷入之中,其后果将有多么可怕——但你却可以感觉到这个陷阱,它就摆在你的面前,你因此不再敢挪动半步!

  有人说,不会玩的学生不是好学生,同样可以得出一条结论,不会胡思乱想的诗人,不是好诗人。当然诗人表面看起来的胡思乱想,可实际上却有严肃的想象逻辑。一个诗人如果没有广博的知识和探求世界的好奇之心,他就会显得眼光狭隘,显然许多余不是这样,他经常把玩着事物之间的关系,他把诗人当成一种可以入药的植物来写,可以看看他给诗人做的研究,“品名:诗人/原产地:亚热带沙漠地带高山峡谷地狱坟墓天堂/品种:分纯种和杂交两类/物理性质:……化学性质:……与酒精反应后生成红色沉淀/易结晶。/功能与主治:/肾虚……有肿块……不良反应:尚不明确。/注意事项:/精神过度敏感,切勿给予过强刺激,以防造成自杀或他杀。/男女不可同放一室/孕妇慎用/对本品过敏者慎用/本品性状发生改变时禁止使用/不可作为广普抗菌药/服用本品后易做白日梦,并有可能伴随梦游发生。/可能具有一定的副作用……”(《标签》)。《标签》中概括了诗人的产地、品种、生长习性、颜色、形状、质地、化学成分、功能与主治、不良反应、贮藏方式等十几个方面来写,可谓考究精细,恰如其分。并且,这首《标签》可以说是世界上第一个把“诗人”进行植物化分析的诗歌。人们常常思考人的“兽性”,却从不思考人的“植物性”,其实人——特别是诗人,是因该具有植物和药物属性的,许多余在胡思乱想的状态下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个领域或许将来应该会有人去研究,也确实值得研究。

  (本文作者为青年诗人、诗评家潘建设)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潘建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