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余一:为80后开路! ——评《80后诗典》及80后诗人

2012-04-01 15:44:31 作者:余一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评《80后诗典》及80后诗人

  作者简介:余一,原名余宏超,1985年出生,安徽桐城人,现为广西民族大学文艺学研究生。有文章发表于《诗歌月刊》、《诗潮》等。

  摘要:《80后诗典》首次将80后诗人作品结集出版弥补了自《70后诗集》以来的诗歌史的文本空白,但也引来了诗坛的众多争议。文本从80后一代人的视野出发,阐述《80后诗典》宏观意义及80后诗人的创作简况。

  人实际上是在经历着尚要经历的生命空间日益狭小的情况而生存的,文学的力量在于恢复昔日的琼楼玉宇,再现历史黑暗中的芳草鲜花,甚至可以看到楼宇在历史的镜子中跳荡,闻到鲜花散发出幽香的味道。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切文学史都是虚构的,都是人类的心灵镜像,诗歌史亦是如此。继《80后诗歌档案》后《80后诗典》诞生了,这是一种弥补,一种填充。它像一道闪电,劈开了世人心中的隔膜,“为80后开路”成为一声惊雷的呐喊!

  中国是诗的国度,诗歌借助文字表达思想、情感和生活,文字本身就是一种状态,《80后诗典》就是记载着80后的状态。如果说《80后诗歌档案》作为“档案”一面的真实性存在的话,那么《80后诗典》作为文本是对80后最好的解读。由于缺乏必要的时间和心理上的距离,80后的诗歌文本和诗人写作状况只能为后来的研究者提供资料线索。纵观诗典,它主要有以下几个特征:

\
80后诗人春树(80后之窗配图)

  首先,从诗歌史角度来说,《80后诗典》首次将80后诗人作品结集出版弥补了自《70后诗集》以来的诗歌史的文本空白。中国现当代诗歌史的进程中曾出现了多种选本,其中重要的有《中国新文学大系·诗集》(上海良友图书公司1935年出版,朱自清编选)、《鱼化石或悬崖边的树·归来者诗卷》(北京师范大学1993年出版,谢冕、唐晓渡主编)、《朦胧诗选》(春风文艺出版社1985年出版,阎月君、高岩、梁云、顾芳编选)、《后朦胧诗全集》(四川教育出版社1993年出版,万夏、潇潇主编)、《中间代诗全集》(海峡文艺出版社2004年出版,安琪、远村、黄礼孩主编)、《70后诗集》(海风出版社2004年出版,康城、黄礼孩、朱佳发、老皮编选)、《第三代诗新编》(长江文艺出版社2006年出版,程光炜、洪子诚编选),从这些选本来看都未从涉及到80后诗歌及80后诗人群体,但是在21世纪,特别是在80后已经成为一股力量、一股潮流被诗坛不容忽视时,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80后诗典》拂去眼前的迷雾将80后展现在诗坛最前列了,它选取的80后中60名代表诗人的优秀诗作,将80后的诗歌大致面貌展现在读者面前。

  著名诗评家、诗人陈超教授曾说过,“诗歌的想象力就是改造经验记忆表象而创造新形象的能力。”【1】尽管他是在阐释先锋诗歌引出的概念,但是把它引用过来也正适合。80后的诗人就是通过对个体生命、灵魂、历史文化的理解和表达,诗歌创作不再依赖任何技术,没有对仗,没有押韵,没有典故,也没有各种限制,什么都能写到诗里,甚至口水诗都成了一种“让你意识到你自己仅仅是一个小的生命”的合理借口,如刘新源《怀疑》:

  请允许我

  拥有自己作为一个孩子的胎盘

  请不要把它拿出来吃掉!

  它很有营养,

  可毕竟曾是我的兄弟、同志、和战友

  假如它和我一样懂得思考,

  可我突然想到那不是重点,

  假如它可以长得像我,幻化成人形

  假如你可以不对我的假如提出质疑

  我也永远不会怀疑你,我的兄弟

  而所有生命将会永存

  即使死掉,亦将如此。【2】

  这组奇特的想象靠的是诗人的基本生活敏感,“胎盘”这个普通的字眼在诗人的脑海中就成了一首诗的核心词汇,诗人的基本能力再次被强调。在这里,语言不再是一种单纯的意义容器,而是诗人生命体验中唯一事实。可见,一句话,在这一刻是诗,在下一刻也许就不是了。在80后诗人的眼里,诗意永远是转瞬即逝的,绝不能用一个套路和一个什么格式把它限制住。它是一种瞬间的笼罩,瞬间的闪现。

  一直保持着自身最新鲜最单纯的状态是80后诗人的共性特征。从80后诗人的诗观来看,诗人七月认为,“诗生活的心,定能把生活捶打的五光十色”;月满西楼认为“诗歌是掌心的花朵,借以抚慰苍凉的人生。”《80后诗典》副主编董喜阳则认为,“诗歌是用灵魂的良知敲打着的文字,是对汉语写作怀有真挚的心,坚守或是传承。”【3】可见自由、新鲜、单纯是80后诗歌创作的主旋律,不是没有经历世俗,而是他们向往的是另一种世界。他们在经历“现实——抽象——新的具体”后回到了80后的圣地,这里只有诗歌,只有人,没有国家。如诗人木鱼在他的写作中乡村气息非常浓厚,“父亲、返乡、麦子、春天”成了他永恒的话题。他用泪水写尽乡村的一切,周围的一切,他说,“活着,写着,快乐着……”,这一切构成了他的诗歌创作的主体,也是构建他精神的唯一支撑。创作手法灵动,不拘泥,不做作,是他的又一特点。“我不安心的游走他乡。我要回到故乡/问问岁月,听听光的声音,顺便/读读爹的鞋子娘的叹息……”用心灵独白的方式彰显内心的孤寂和向往,“游走”和“回到”形成强烈的反差,也是一种矛盾的心理,把80后经历的心灵创伤凸显在世人面前。【4】

  其次,《80后诗典》是《80后诗歌档案》的有力补充,08年《80后诗歌档案》面世后,《南方都市报》曾出现了狂批《80后诗歌档案》的文章,像“作为档案重要部分的访谈,本应是以提问呈现出诗人创作、生活的面貌,可成为诗歌之外的鲜活记录,编者也非常注重这一点,在每个诗人单元都会附有访谈,但是我所见大多数访谈让人啼笑皆非,不似采访,更像一场漫无边际的闲聊,提问者的自我表现更是让人不忍卒读”【5】这样的论调很多很激烈,而《80后诗典》采用纯文本性自述,用作品说话,将80后诗人客观公正地显现在读者面前,他们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和诗体语言表达方式,他们用不同于70后的“反崇高,反艺术”而直接将诗歌私欲化,自我化。不论怎么说,《80后诗典》的出版引来诗歌界的议论是不可避免的。武夷山第五届现代诗研讨会上,就有专家指出80后诗歌语言大众化、雷同化,读完了一遍真正留存脑海的诗篇少之又少,语言都大致一样。但是我们面对艾略特《荒原》中的“对弈”,奥登的大量诗作,许多纯是当时流行俗语,这又怎么理解?难道就因为他是名人?其实在任何一个诗人的早期写作中,谁都离不开对先代既成诗歌话语的模仿、体悟,特别是对某些原型语象的移用,即使在一些优秀的诗人身上,我们也能发现这一明显的文本间性特征。重要的是诗人能将日益变滑变薄变滥的大众信息能上升为本质的,根源的诗性话语。【6】。而我们的诗评家们,不能只关注那些已经入流的80后诗人及作品,更多地应该关注诗歌文本,陈晓明曾说,批评一旦成为作家的附庸,批评也就丧失了自主性和尖锐性。批评应该通过认真的研读和专业化的分析,应该在作者与读者之间建立一个有效的桥梁,使读者能够更科学更全面地了解作品,而不是抓住一两个所谓的“细节”问题便粗暴地堆文本加以否定。【7】

  当阿斐、巴彦卡尼达、崔澍、春树、丁成、谷雨、嘎代才让、何晴、解渴、李傻傻、镭言、木桦、秦客、师永涛、三米深、唐纳、唐不遇、王东东、熊焱、潇潇枫子、玉生、郑小琼、张进步等二十三位诗人入选《80后诗歌档案》,并正正当当地入流后,有人给他们诗歌取名叫“口水诗”,他们像一串随意流出、挂在嘴角的清凌凌的口水,玩酷远远大于精神承担。但是《80后诗典》的入选作者却绝然不同,他们似乎多了些理性和思考:“不断地吹向他的断指,他瑟缩的铲除积雪/我不断的流泪”(木鱼《父亲的断指》)【8】“我拒绝升入天堂,那里有很多人披着面具/我拒绝遁入地狱,那里的诗歌没有光/我拒绝重回人间,那里埋葬着我的泪水。”(钟国昌《拒绝》)【9】等。然而在现实面前,他们不拒绝隐喻,不拒绝口语,采取的是一种自由放纵的方式,一种“感性关照”的方式。也正是这种“感性关照”的方式区分开了80后与70后在写作方式和写作立场。如被收入诗典的小佛。他的作品陌生化语言颇多,句子的拆迁和变异能力极强。在诗歌《残》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借助机器的非理性骚扰/谩骂或不说……/扭曲纸张上你画来的实景/透视和阴影/话不投机,河道不同”【10】这些语句本身没有实质性的含义,是对现实的一种解构,暗含了作者某种感情遭遇。在一种万念俱灰的情境下,极度抨击而成的语言断层、词语颠倒的语言表达方式是小佛诗歌的典型特征。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余一)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