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余一:笔走偏锋的平衡术——浅谈中间代诗人

2012-04-01 15:37:47 作者:余一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在全球性的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不断有人想把诗歌圈进常识的围栏;不断有合流的势力想降低诗的标准;不断有蒙昧的姿态想遮蔽诗的伟大责任。但是,在我们有着悠久的诗歌传统的国度,诗的火种是不会灭绝的。中间代!这个新生而不陌生名字,为当代诗坛点亮了一株高亢的火焰。从《诗歌与人: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2001,民刊)、《第三说:中间代诗论》(2002,民刊)、《中间代诗全集》(海峡文艺出版社2004)、《诗歌月刊·下半月》“中间代特大号”(2006年10/11合刊)到《诗歌月刊·下半月》“中间代诗人21家”(2007年5/6合刊),已经以强势力量进入了中国文学史的版图。

  在走过的6个年头里,中间代诗群呈现出一种多元共生、求同存异的态势。要对这种态势作一种全景式描绘是比较困难的,但是这个群体具有一个总的特色,我概括为“笔走偏锋的平衡术”。一方面,这个诗群有效地整合了民间写作、知识分子写作、第三条道路写作、荒诞主义写作、不解诗群写作的中青年诗坛精英以及一批一直坚持独立写作的诗人,意欲达成“诗歌的共产主义格局”(赵思运语);另一方面,这个群体中的每个诗人又是独一无二的“这一个”,各自彰显出“笔走偏锋”的诗写个性。二种貌似悖谬的元素完美的辨证在一起。具体说来,这种悖谬中的统一可以从三个扇面展开:宏大叙事与日常经验并存,严肃的历史感与俗易的口语化并存,群体意识与个体意识并存。

  一、宏大叙事与日常经验并存

  这里的“宏大叙事”,不只是围绕重大历史事件的写作,更包括史诗性写作。它不再是传统意义上单纯的外化呈现型观照,而是比以往的宏大叙事更具有个人特质与精神锋芒。在中间代诗人群体中,几乎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的代表性长诗或组诗,而长诗和组诗恰恰最能披显一个人的综合诗写能力。安琪的《轮回碑》[1]和叶匡正的《“571工程”纪要样本》便是典型文本。

  在安琪的《轮回碑》里,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对于史诗的一往情深和建构自我史诗体系的野心”(赵思运语)。长诗将家族记忆、政治事件和个人精神分裂融为一体,既审视世界,与外物对话,又在多层自我之间对话、独白、驳斥、辩解。诗中又以多层自我的分裂为主线,把历史、神话、民俗社会、自然、和平、战争等融合在一起,时空交错,视野开阔,展现了现代社会的方方面面。正如诗人自己的诗观所写“我的愿望是被诗神命中,成为一首融中西方神话、个人与他人现实经验、日常阅读体认、超现实想象为一体的大诗的作者”。[2]

  叶匡正的《“571工程”纪要样本》更是具有孤绝品质的文本。他出人意料地把史料文本与文学文本嵌合在一起展开诗性言辞:把个人的情感话语与严肃的政治话语自由穿插其中,诗人思维的跳跃性与诗整体的反讽性表现得淋漓尽致;诗中通过不同的字体标示不同的内容,为文本的阐释和阅读提供了多种可能。

  很多诗人把一些取材于重大时事政治进行小型制作,以其独特的构思和对人性的张扬,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老巢的《我和我的北京》(组诗),这首诗从十四年前对北京的印象写起,涉及重大题材——圆明园、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八宝山、中央电视台等意象,但老巢并没有从正面宏观去描摹它们,而是以一种戏谑的语气让人在宏大的题目下产生莫名的渺小,给人一种发人深思的疑问:圆明园怎么啦?天安门广场怎么啦?人民大会堂怎么啦?八宝山怎么啦?中央电视台怎么啦?在读者的众多疑问中,达到了作者写诗的目的所在。

  日常经验入诗,在中间代诗人中,表现形形色色。或在冷静的观察基础上客观地描述生活场景,如陈先发的《黑池坝笔记》让人感到来诗源于生活而又不拘泥于生活,所以更多的人读起来有泰戈尔的《飞鸟集》之境,另外还有赵丽华的《廊坊不可能独自春暖花开》等。或描写人物对话,把个人情绪与客观情绪融于一炉,如余怒的《病人》中,剑走偏锋,带着变焦镜来写“病人”,诗中的“苹果”意象是“病”的象征,而“苹果”又是将“病人”与“见习护士”连在一起的纽带,作者的这种善于将生活中的各种感受提升到异常尖锐和精准的程度,着实让人佩服,这方面的还有黄梵的《悼老师》、《风中老人》等。或设计戏剧性场景来间接地抒情写意,如王明韵的《不死之书》(诗剧),表达了诗人对生命的某种思考和探寻,虽为诗剧,但无剧情,还有远村的《大飞》(荒诞剧)以一场莫名其妙的围棋赛为线索,来折射历史、文化、现实的诸多内蕴。或还原一个生活细节以拓宽视野和情绪容量,如侯马的《过年》、《杀鸡》等。

  二、严肃的历史感与俗易的口语化并存

  中间代诗人大多以严肃的责任感触摸历史的体温,而又以俗易的口语,以瞬间直达的力量显明这种命意,此之谓“深入浅出”,严肃的历史感与俗易的口语化达成了平衡。

  庞德曾说:“诗人是一个民族的触须。”诗的历史感是一个古老的话题,就中间代诗人来说,可以从两个方面来阐释这个问题:一是从中间代诗人的诗观,一是从中间代诗人的代表诗作。

  从诗观上看,中间代都体现了一种历史、文明的、理想的思想迸发,即使风格多种多样,甚至一个个特立独行,但是都体现出严肃的诗写态度,而无更年轻一代的快餐式消费欲望。安琪是一种纯粹的史诗诗观,陈先发是一种极具探索性先锋诗观,侯马是一种平中见巧的“贴地”诗观,黄梵是一种“从血液的乱流中”的不枝不蔓的诗观,蓝蓝是一种以“爱与美”相结合的诗观,老巢是一种漫不经心而又别具心裁、站在诗歌门槛上的诗人诗观,潘维是一种美与健康的诗学诗观,祁国是一种具有荒诞色彩和后现代气息的诗观,桑克是一种“诗来源于心灵工作”的尚美诗观,树才是一种运用大量意象书写心灵律动和灵魂震颤的智性诗观,王明韵是一种从容面对一切,具有独特审美标准的诗观,徐江是一种认为诗是不停地写的诗观,叶匡正是一种诗以表达沉默和揭示自由心灵、完善人格的诗观,伊沙是一种以“我的形式唤起你的表达欲”的诗观,余怒是一种“永远做少数人中的一份子”的诗观,远村是一种运用各种手段写出诗意之美的诗观,臧棣是一种把“诗作为生存处境中的纯洁之源”的诗观,周瓒是一种坚持以理性节制情感的诗观,赵丽华是一种“以分行就是诗,但只有好坏之分”的诗观,赵思运是一种“诗能进入读者心灵、能探究与考量人性”的诗观,朱朱是一种注重诗歌节奏感、古典与现代意象并存的诗观。[3]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余一)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