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余一:王锡亮和他的诗歌创作

2011-11-21 23:26:10 作者:余一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王锡亮(194—),笔名王钰,山东省郓城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郓城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菏泽市诗词学会理事、郓城县作协名誉主席等,出版新诗、散文集选集《彩练》(国际炎黄出版社2007)和长篇叙事诗《见证》(国际炎黄出版社2008)。

  王锡亮是上世纪40年代初出生在鲁西南的一个偏僻乡村,童年是在兵荒马乱中度过的,从小就饱尝了贫穷农家的诸多艰难困苦。解放后他从师范学校毕业后成为正式教师,先后在小学、中学耕耘了近二十年,他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开始写诗,并有作品发表。后因工作需要被调到县文化馆搞专职文学创作,又到县政协做文史工作,直至退休。王锡亮在任郓城县政协担任文史资料委员会主任期间,发起成立了郓城县政协联谊诗社。这个诗社对加强全县诗歌爱好者得交流和郓城诗歌创作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在任社长期间,编辑出版《郓城诗词选》11集,辑作品2万余件。他自己本人创作新诗、散文诗千余首,多篇作品在全球华人迎奥运征文中获奖。特别地,散文诗《惊蛰雨》《小城的和弦》、童谣《捉泥鳅》等获国家级大赛一、二等奖,仿古诗《稼轩祠感怀》获国际大赛一级佳作奖,报告文学《自强者之歌》被评为菏泽市建国50周年首届文学作品大奖赛二等奖。有作品被选入《中国散文诗佳作选》《中国新诗集粹》等权威选本。他本人辞条辑入《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山东作家》等书典。

  短诗集《彩练》共收集王锡亮120余首诗歌,写作跨度历时40余年。综观他的诗歌,历史的印痕显现的尤为明显,有“三代人的纺车”,有“程控电话”,有“放歌十六大”等等,但写作的切入点都是以农业、农村、农民为核心的,字里行间洋溢着“缠绵的乡土情,不朽的田园牧歌”。

  乡土是人的物质家园,也是人的精神家园。在王锡亮的笔下,乡土成了人类永远的情怀。这与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又长期工作在农村是分不开的,散文家金锦先生在《彩练》的序中说“他的作品十之八九是写农村,写农民,写农事,写农情。”①如:《故土》

  故乡这把土

  热乎乎,软稣稣

  这把土,不可无

  丢了耳聋眼模糊

  ……

  故乡这把土

  伴我不孤独

  遍走千里心似镜

  永远不迷路

  在诗人的眼里,“故乡这把土”几乎成了一位恩人,作者用一种感恩的心态完成了这篇诗作。这种浓重的乡土情结,体现他对家乡这番热土的眷恋,“丢了耳聋眼模糊”,“伴我不孤独”“耕耘拉折千张犁”,“挖草累直万把锄”这些富有口语和歌谣体的抒情方式,是王锡亮乡土诗的典型特征。

  王锡亮这种用“口语体”和“歌谣体”相结合的新乡土诗写作,其精髓仍是“乡土味浓厚”,仍讲究和谐幽默,切忌空泛的说教。笔者将王锡亮这种乡土诗称之为“当代性乡土诗”。这种新乡土诗首先要以乡土风物、民风民情为题旨。王锡亮似乎比较认同儿时的乡土,而涉及现代都市的乡土是甚至又少,这主要认为在工业化、商业化、资讯化、全球化的现实境遇下,原先那种多少有些田园意味的乡土正在消失。如在《我是蝈蝈,我是歌》中,将自己化身成为蝈蝈,“摇着银铃唱歌”,“最满心窝”;在《耕牛》中将自己化为“驭手”,化为“扬鞭”人,然而自己却害怕耕牛的那双眼睛。然而在《老街》中更为鲜明:

  老街是新街的母亲,

  新街是老街的难产儿。

  多年了,躁动于母腹,

  盼不来那神圣的啼哭。

  因为老,生起来不易,

  专家们常围着议论:

  站马?横胎?可能还要剖腹,

  呵,血痕斑斑,有伤口滴血。

  老街毕竟老了,扭曲的是力量,

  生下来的仍是怪胎!

  这首诗表达了作者对现代意义上的乡土的一丝失望。将老街比喻成新街的母亲而产下的却是怪胎。这种反讽具有强大的张力,“剖腹”、“怪胎”和“老街”、“新街”这组意象,寓意深刻。意象,是中国古典诗歌的审美范畴之一,也是组成新诗作品的重要元件。作为诗论范畴,意象二字最早见于中国著名文学批评家南朝刘勰的《文心雕龙·神思》“窥意象而运斤”。当然,刘勰关于意象的阐述,与西方意象派的意象理论相比,缺乏系统性、完整性,但其产生毕竟要早于西方意象派的意象理论。意象组合的独创性是一首诗成功的要素之一。

  从某种意义上说,王锡亮的新乡土诗总喜欢使用一种“过去时”式的写作方式。不仅如此王锡亮的新乡土诗还突破乡村生活的表土,挖掘到乡村生活的内涵,那些最能体现乡村底蕴的是千百年来的陈陈相因的民间风俗。而这些正是在现在看来是极其土气的东西,但正是它们才使一个民族、一个地域、一种群体通其他民族、地域、群体区分开来,换句话说那些在现在看来最土气的东西却是一个民族、一个地域、一种群体独特的“文化身份”。如:《乡村元宵夜》

  炮打灯,蜡烛,起火,花树,

  高空飘撒,低空曼舞,地上喷出。

  传统的巨剪铰段银河,

  乡村汇成拍岸江流,粼粼玉湖。

  龙灯浴着光波逶迤起伏,

  花船出港摇橹摆渡。

  绿似翡翠,亮似珍珠,

  鸳鸯戏水,莲灯轻浮……

  整首诗都是围绕郓城农村过元宵的情景展开的,作者通过一组意象群“炮打灯”,“蜡烛”,“起火”,“花树”奠定了这首诗的基调。并运用虚实相生的手法将现实和想象巧妙地连在一起,表达了农民的过元宵的欣喜之情。字字华美,句句歌唱,似乎“春柳萌动,春桃燃沸,春在复苏”。真是土到极致,土也是一种美;俗到极致,俗也是一种歌。

  其次,王锡亮的诗歌时代感强,在历史跨度中揭示了历史的变奏,体现了主旋律与多样性的有机统一。在诗集《彩练》中,有很大部分诗歌他歌唱祖国,歌唱人民歌唱共产党及其伟大事业。在全国四届人大胜利召开,他写出《擎天大柱人民铸》《送俺支书去观礼》,表现出人民当家作主的喜悦和参政议政的自豪;党的十六大开创了历史的新纪元,他写了长篇朗诵诗《放歌“十六大”》,倾情讴歌时代的春光;华夏祖国45岁华诞,他写了《母亲的路》,表露了对祖国母亲的赤子之情;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他写了《麻利嫂》《截杀日寇司令阪田》,表达了对抗日烈士的崇高敬仰;长征胜利70周年,他写了《巨著》《瑞金的红土地》,是对长征精神的有力宣扬;山东省委“突破菏泽”战略启动之后,他一首《春潮》,发出了“能添彩的添彩,能抖俏得抖俏”的呐喊,如此之类,还有很多。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余一)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