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数码 游戏 IT 汽车 软件 手机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余一:雏鸟文学社及董克勤、商登贵的文学创作

2011-11-21 23:37:09 作者:余一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菏泽文学30年(1978-2008)》之文学社团部分

  雏鸟文学社及董克勤、商登贵的文学创作

  一、雏鸟文学社概况

  20世纪80年代的春天也是中国文学的春天,文学的春风荡漾着祖国大地,温暖着每一颗生命,催生着每一粒种子。在这种朝气蓬勃的时代感召下,曹县诞生了雏鸟文学社。自从1985年诞生至今20余载,雏鸟文学社成为曹县历史最悠久、成绩最突出的文学社。

  雏鸟文学社前身为雏鸟诗社,1985年6月“雏鸟”诗社破壳于山东菏泽曹县城南。雏鸟的最初的发起人是刚刚参加工作的郑玉森,他联系高考落榜的农村青年李如田、邢良军、李玉宽、何永福、崔得红,以及后来的北京某军校学生付星宇等;继而教师董克勤,中学生曹雨河也纷纷加入雏鸟,后来甚而波及到大兴安岭的姜红伟,南京的邱春华。近期,从曹县移居济南的商登贵也都成了雏鸟的重要作家。

  随着人员增多、文学作品样式的丰富,《雏鸟》诗社更名为《雏鸟》文学社。油印的《雏鸟》诗刊逐步刊登了散文、小小说、小评论等;当初刊在《雏鸟》上的作品有董克勤的《海水》、邢良军的《树》、曹雨河的《鹰嘴》等,后来相继刊在各地的报刊上。《雏鸟》首期(1985年6月印)由郑玉森一人组稿、改稿、评论、刻板、油印分送,(费用也由他一人承担),后来规范运作,轮流值班分工合作;共印制了10多期(郑玉森至今还保存着油印的首期《雏鸟》)。

  文学这支魔笛深深吸引了郑玉森、曹玉河、董克勤、商登贵、邢良军、李如田等歌手,在《雏鸟》文学社的舞台上吹奏出不同的曲子。

  《雏鸟》的发起人郑玉森,笔名卜水。自1989年在《东昌文学》上发表诗歌《八月》以来,在各地报刊发表了很多诗文,菏泽地区文联刊物《牡丹文学》曾经集中推出他的组诗八首《悄悄的岁月悄悄的歌》,并附有编辑短评。其诗清秀委婉,有难得的画面感又不失简洁。

  邢良军,笔名钟君,是《雏鸟》最早的成员之一。他卫校毕业以后先后做赤脚医生、乡镇医生。他1982年在东北借读中学时创作的诗歌《课堂上》发表于《大兴安岭日报》。后来又在《三角洲》、《牡丹文学》等发过诗歌。其诗俊秀精巧,韵味绵长。

  青年民办教师李如田也是《雏鸟》最早的成员之一。他高中毕业以后做了多年民办教师,但是坚持笔耕不辍。1988年在《诗与散文》上发表诗歌《野玫瑰》后,诗作连绵不断,《母亲》《一直受伤的鸽子》《哈哈镜》《生日烛光》等作品先后刊登于《中国新一代》《青年科学》《铁道建设报》《牡丹文学》等报刊。陈模评其诗句“文字间闪耀着珍珠的光,意向里流动着鲜活的血。”

  中学生曹玉河,笔名雨河、雨荷,高中肄业后经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生涯,又漂泊多年,曾在魏都遗址品味强酸,曾在胡地领略松花江的锐风,曾在山西老窑冶炼筋骨,现为乡镇教师。自1987年《鹰嘴》发表于《许昌报》后,陆续有诗作《龙骨》《我的季节》,散文《蝉歌余响》《在生活里磨砺》《人格在擂台上较量》,小说《月碎秋谭》《空坟》《虫》《窑师》《盲牛卧雪》等见诸《中国校园文学》《牡丹文学》《辽宁青年》《做人与处世》《山东青年》等处。曾自编印行文集《布鞋蓄满阳光》。曹玉河的创作充满了悲悯情怀,他用乡土化的语言写就成具有人文底蕴深厚、直刺心灵深处的文学作品,受到很多读者青睐,张炜、董克勤、陈进轩等人曾予以褒扬,也有评论文章见于天涯网和人民网。一位秦淮河的网友“梧桐”在人民网上评论雨河的小说《月碎秋谭》:“雨河骨子里的悲悯情怀和深厚的人文底蕴使这篇小说读起来不仅流畅,而且有一种温暖的气场效应,人物性格、情节设计合理,叙述的激情被合理的控制,对人物内心的描写既到位也有节制。在这篇不长的小说内部,似乎也看出来雨河心急的一面,急于把故事展现出来的心情有些迫切。扩成一个中篇或者长篇,或许更有意思,更有意义。”而他的《盲牛卧雪》也以朴质无华的乡土语言,道尽世态炎凉,控诉了自私冷漠的人性对人与动物之间和谐关系带来的破坏!

  二、董克勤的诗歌创作

  迄今为止,《雏鸟》成员中文学成就最高的是董克勤。他曾在《诗刊》《北京文学》《星星》《山东文学》《东海》《黄河诗报》,以及港台的《蓝星》《葡萄园》等各大文学期刊上发表诗歌200余首,出版诗集《根》(海事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土喉》《黄河出版社即将出版》。他的诗歌创作受到山东作家协会主席冯中一、台湾诗人向明、山东大学教授吴开晋等人的好评。

  董克勤,原名董广勤、又名董光勤,1950年生于曹县一个农民的家庭,父亲学过私塾,兄长毕业于一个地质专科学校,他从小就接受了文学的熏陶。文革前期,他就开始模仿郭沫若的《女神》写出了一些习作,同时也写了一些粗浅的表达内心苦闷的抒情小诗,多为普希金的模仿之作,也有一些“紧跟形势”的政治抒情诗。1972年,经“推荐与选拔”董克勤到单县师范学习,毕业后在曹县的公社、乡里从教。期间开始写出一些基础不错的诗,如《醒》《我看着你,孩子》等,但产量很少,且时断续。

  1980年,偶然的机会董克勤结识了菏泽教育学院的何项教授。在他的指引下,董克勤的诗歌创作进入辉煌期。1985年当代诗歌发表了他的诗《酒宴》,其后至1996年,每年在地方报纸和省级及省级以上的报刊上发表的诗约在20余首左右,1996年至2003年,董克勤的大部分作品发表于港台海外。2004年以后,主要侧重于小说散文的创作。

  董克勤的诗,是“在各个时期都不合时宜的一种孤独自赏式的悲剧坚持”。80年代的朦胧诗时期,他的诗歌晓畅易懂;90年代的平民化时期,他的诗是高尚庄严的;21世纪的以来的软诗、轻诗、臭诗、皮肤诗、胭脂诗、口水诗的背景中,他的诗是悲壮隆重的。在这么个发疯似的追求“变、新、俗、异、小、怪、淡”的时代,他的诗始终如一地把对人类命运的悲怜、对世界现实批判失望的抒情,把对自己软乎乎温乎乎的心在和硬邦邦冷冰冰的生活接触时的体会,把对世界俯瞰式的气势磅礴的把握及细腻如画的叙写,作为他诗写的自我定位。一般说来,80年代以来至当今的诗状况,是反“文革”其道,完全摒弃了浪漫主义写作营养的一段维生素严重缺乏的病历史。而董克勤却把我们传统的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同西方的新技巧糅合以来,形成一种带着特殊灵魂血肉又为众人接受的“合流”“集成”的语言。总体上说,他的诗悲壮雄浑,深沉激情,想想飞腾,奇崛大气,偶尔也有真纯美洁之作。他的部分古体诗也体现了这个特点。

  董克勤先后荣获“‘珠江源’优秀奖”、“‘全国农村题材和扶贫题材文学艺术作品大赛’纪念奖”、“‘艾青杯’优秀奖”、“‘金谷园杯’银奖”、“‘突破菏泽征文大奖赛’一等奖”等30余项。1995年,董克勤出版了诗集《根》。这本诗集里收藏了他大部分发表过和少数未发表的诗歌共91余首。菏泽教育学院何项教授在《黄土地底的生命之根》中评价到他的诗“清纯明澈,映出诗人不泯的童心而时时迸发沉思的火花,为短章带来耐嚼的甘醇隽永的后味”“汇成深沉的忧患,闪耀着历史反思的光芒”……(《菏泽教育学院学报》1997年第二期)

  从总体上看,这本诗集既是一个时代的印迹,又记录了董克勤的心灵历史,主要包含六个方面的内容:一是讴歌时代先锋,如运用大篇幅写人民公仆焦裕禄同志,《开阔地》《复活》《焦裕禄在兰考的沙丘上》等是对时代的歌颂,引领的时代的主旋律,也寄寓着作者深深的悼念之情。

  二是借对民俗风情及亲人的描写,表达董克勤的浓厚的乡土情结。如《十月》《夏日里》《黄河》《吟爆竹》《祖父》《妈妈》等。以《石磨之旋》为例:

  生活弃你于古槐树足下

  驯从地含岁月一嘴青苔

  但饥饿凶光仍铿然四射

  浮尘墓土不能将其遮盖

  紧闭的唇间驻有千军万马

  刀枪剑戟喊杀声滚滚袭来

  这是两个坚不可摧的死之圆阵

  生物之生是为领受其粉碎蹂躏

  肉体、容颜、种子、小麦、节日、青春

  永远被夹击于两股顽强敌人

  因此理解了老祖父目光的沉郁

  也明白了他越活越瘦小的原因

  ……

  整首诗的语言“犀利中带冷峻的笔锋和举重若轻”,可谓运数千年历史于咫尺方圆之间,有着演绎不尽的历史内涵。他笔下的意象总是带着狰狞粗壮,带着剑拔弩张的火药味、血腥气让人感到严正甚至残酷,总是带有一种原始美。

  三是董克勤的诗歌具有童心未泯的想象。如《牧童杏花村考》《风筝》等,这类诗歌寄寓了他的理想和对现实巧妙的讽刺。如《风筝》:

  全部的命运

  系于一根细线

  握在别人之手

  带着一身风

  冒碎骨的危险

  惶惶地放眼

  千万个万丈深渊

  颤抖的心

  喊不出悲声

  ——天空铁青着脸

  对挣扎不予理采

  作雄鹰的梦

  至少了雄鹰的翅膀

  颤颤地爬过

  布满陷阱的空间

  却引起了他由衷的大笑

  把自己比作“风筝”,对自己不能把握自己命运的无情讽刺,造成了理想和现实的巨大张力,读起来引人深思。同时,诗中表达了诗人要摆脱命运控制的欲望,提倡人性解放的主张跃然纸上。最后一句,“引起了他由衷的大笑”和“布满陷阱的空间”形成鲜明的对比,构成了鲜明的反差,表达了诗人阔达的胸襟。

  四是对历史的重新诠释,表达了诗人的理想。如《辛亥革命》《诠释自己》等借鉴吴思的观点:如果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历史学家,一个是读者,读者自己不碰历史,只有通过历史学家才可以了解历史,那么历史可能成为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问题是这个世界上不止有一个历史学家,而是一群历史学家。如果你这么打扮了一个小姑娘,很多其他史学家就会说你骗人,诗人通过诗歌重述历史重述自己,巧妙地表达了诗人自己的理想和人生目标,并且具有童话色彩。

  五是对纯真爱情的直白赞颂。如《我们的爱情诗》《倩影》《蒙娜丽莎笑的一种存在方式》等。讴歌爱情是诗歌永恒的主题,诗人董克勤借用独特环境下的独特爱情描绘,表达纯真爱情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整部诗集中浪漫主义情调的直观表露。

  六是咏物诗及其他。如《悲哀的唢呐》《吟爆竹》《酒宴》等,特别是一些对社会不公平及丑恶面的揭露,表达了作者的人道主义精神。以《悲哀的唢呐》为例:

  幸亏有这样的一根竹管

  延长我们的喉至天空

  心里的悲哀

  将给远方

  将给风

  讲给庄稼

  以一种啼哭的音调

  天幕因此黝黑而肥厚

  ……

  台湾诗人向明对此诗大加赞赏:“新加坡诗人周灿在其名诗《管弦篇》里写唢呐为华彩的报喜声,而董克勤的唢呐吹的是人生末路“棺材升起来牵一口棺材”的啼哭音调。诗人通过唢呐发声的诸多联想,契合人生悲情,把唢呐形象成一管向天空远方倾诉的喉舌,意象之妙,堪称一绝。”(台湾诗人向明《八十四年诗选》第42页,1995年)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余一)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